阿德勒心理学应用篇,三个让自己变得幸福的小秘密,无论好坏试着接受真实的自己,并在接纳自己的过程中,学着信赖世界,贡献他人。

在阿德勒流传至今的各种轶事中,最常见的就是他很容易与孩子及年轻人建立对等的横向关系,阿德勒心理学认为纵向的人际关系是损害精神健康最大的负面要素。那么,人人耳熟能详的亲子教育目标、以及甘于平凡的勇气这几点在内,怎么样才算是精神健康的状态呢?

首先,其中一个条件就是接纳自我。

阿德勒认为重要的不是你有些什么,而是如何运用你所拥有的东西。“我”这个器具和其他的东西不同,不但无法替换,也确实有些怪毛病,但为了能够好好运用它,就必须真心喜爱这个器具,或是像英语所表达的,接受(accept)它。

为此,我们必须接受现在的这个自己。克里斯坦森在说完自己被老师德瑞克斯提醒“现在的他就很好,不需要特意让别人印象深刻”的故事之后,还说了下面这段话:

“请接受现在这个自己。今天在场听过我这番话的人,从这个瞬间开始就能变得幸福;如果做不到,就永远也得不到幸福。”

不可否认地,当时他的这段话让我有些反感。但是,对于只将心理学视为哲学的一部分、从未深入了解的我来说,阿德勒心理学确实引起了我的兴趣。


图片|来源

接纳自我,不是乐天主义

我是一个哲学家,自然曾经思考过“什么是幸福”,但我却发现自己不曾想过“如何让自己变得幸福”。哲学家们努力选用精确的言词去辩证什么是幸福,幸福更是哲学重要的主题之一,但身为哲学家的我却可能完全不幸福。

就像克里斯坦森说的,“变得幸福”说不定远比我们想像的要简单,但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我在前言曾提过精神病学大师莉迪亚.吉哈说的一段话,就像她在看完阿德勒的书之后所感受到的那样,世界真的很简单,但为何我们却不这么认为?吉哈觉得,那是因为我们将世界复杂化了,是我们给予了世界复杂的意义,只要能停止这种神经质的定义,我们就能拥有“地上的天国”。

阿德勒认为没有人拥有完全相同的经历,因为人不是活在客观的世界里,而是依自己的兴趣及关注的重点去定义这个世界,再用这种方式去了解它。所以他也严谨地提醒,我们要为自己做出的所有行为负起全部的责任——只是看到这样的说法,或许有人会觉得,吉哈所主张的“天国”境界根本就是遥不可及吧!(推荐阅读:《打不倒的勇气》阿德勒心理学:接受现在,也原谅过去的自己

再把话题转回来,德瑞克斯教授对克里斯坦森说“你现在这样就很好”,就是要他接纳现在的这个自己,但这并不是要我们装作没看见自己的现实状况。

阿德勒心理学并不是一种让我们不必面对现实,然后拚命美化自己的乐天主义。

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世界闻名,据说那块被雕成大卫像的大理石最初有一道巨大的裂痕,因此没有人敢尝试雕刻,但米开朗基罗却在这块大理石当中看见了大卫的灵魂,将他从石头里释放出来。

对米开朗基罗而言,那块大理石的致命缺点,也就是巨大的裂痕,反而是让他发现大卫的契机。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道裂痕的存在,这世上就不会有大卫像的诞生,而那道裂痕在他的巧手雕琢下,更为大卫像增添了生命力。米开朗基罗犀利的眼光,让他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也看出了这块石头的真正价值。因此,我们不需要改变自己,只要改变对自己的看法就好,或是从不同的角度去发现自己的亮点。

印度哲学家、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灵性导师—吉杜.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你的父母、师长时常告诉你要得到某种成就,要像你的叔叔或祖父一样成功。而教育的意义是要帮助你从孩提时代开始就不要去模仿任何人,永远都做你自己。——《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Think on These Things)

然而,现今的社会却和这样的想法背道而驰,藉着亲子教养及教育,硬将期望的理想形象套在我们身上,要求我们模仿伟大的英雄、或是“成为”什么人物。但是,那个理想形象是虚构的,眼前存在的只有“现在这个自己”。如果我们不喜欢原本的自己,就不可能变得幸福。

“无论你是丑或美、羡慕别人或嫉妒别人,永远都要做你自己,并且去理解它。做自己是非常困难的事,因为你总认为原本的自己是卑劣的,并且认为把你变得神圣是很棒的事,但它永远不会发生。如果你认清真正的自己并且理解它,这份理解会带来真正的蜕变。”(克里希那穆提,前书)

阿德勒提过生活型态要比我们想像中容易改变。这听起来很简单,但要一个性格内向的人在一夜之间变成粗神经的乐天派,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而一个觉得自己不擅长人际关系的人,因为被他人指责而认为自己“个性阴暗”,恐怕也很难接受这样的自己。

这时就要思考阿德勒说过的“重要的不是有些什么,而是如何运用它”,然后改变对自己的看法;若是别人困在那样的生活型态之中,也要帮助他去改变对自己的看法。

就像“个性阴暗”,可以转而用这样的角度来思考:“你不是个性阴暗,你只是不愿意伤害别人,总是替别人着想而已,因此你可以是个温柔的人。”

这么一来,里面装着生活型态、被标为“个性阴暗”的抽屉,在标签被换成了“个性温柔”之后,连生活型态的模样也都跟着改变了。


图片|来源

信赖他人,世界并不与你为敌

但是,光只是接纳或喜欢自己还不够,如果一个人总是将身边的人视为敌人,认为他们一有机会就要陷害自己,就算他再怎么喜欢自己,也不可能拥有健康的生活型态,而且也很难幸福。因为他敌视别人,认为自己身处敌国中心,随时都可能有危险。对他来说,人人都不是夥伴;更消极一点,还可能觉得“如果自己不存在,其他人说不定会过得更好”。

我的朋友曾经告诉我一件他小时候的回忆。在阿德勒心理学中,这种有时间、地点的故事性回忆叫做“早期回忆”(Early Recollections),可以用来判断一个人的生活型态。

在他小时候,社会上对于家狗和野狗的管理还不是那么严谨,他的母亲叮咛他,如果看到狗绝对不要跑,因为狗看到人跑就会追。“某天,我和两个朋友走在路上,前面来了一只狗,我听母亲的话乖乖站着不动,另外两个朋友却跑走了。”结果发生了什么事呢?──那只狗一口咬上了他的脚。

从此之后,他开始觉得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危险,走在路上会担心车子突然撞过来;待在家里会害怕飞机掉下来;在新闻上看到疾病的相关报导,就怀疑自己得了那种病,一直过着惊弓之鸟般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如果不能信赖他人,就无法变得幸福”这样的说法,便突然想起已经被他遗忘的一段回忆。

“一直以来,我只记得自己当时被狗咬了,却不记得后来发生的事。但最近我却想起来了,后来是一个不认识的叔叔用脚踏车载我去附近的医院接受诊治的。”为什么他会突然想起这段已经遗忘那么久的回忆呢?如果他仍然觉得世界是危险的,恐怕不可能想起来。因为他的想法改变了,他开始明白世界并不危险,他身边的人也不是敌人,而且还帮助了他,这段他所忘怀的记忆才被释放出来。(推荐阅读:《你的名字》背后的荣格心理学:遗忘,是为了再次想起

在意周遭的人,因为你能够给他们一段“有你”的时光

现在我们能接纳自我、信赖他人了,但这样还不够。虽然周遭都是好人,但自己却完全是个没用的废物――如果对自己的观感是这样,那么我们离幸福的距离还是很远。因此,在接受他人好意的同时,也要懂得付出;或是在别人对我们好的时候,也要予以回馈。

有些孩子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认为外界充满艰困,其他人全是自己的敌人;有些孩子则从小被教育“只要管好自己的事就行”。

这样的孩子没有意愿与他人的人生和谐共处,他们太过担心自己的处境,以致于没有余力去关注别人的遭遇。

这个社会不是只有自己、还有我们的夥伴,对阿德勒来说,如何认同自己的夥伴,是最根本的问题。如何让孩子注意到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夥伴,是母亲的责任。如果对外扩展关系的任务失败了,孩子就会想和母亲建立独自的关系,这是因为孩子失去了安全感,已经没有能力去关心别人。

阿德勒却希望孩子能学会如何认同夥伴、与夥伴和谐共处、对夥伴有所贡献。当然,这里所说的贡献,并不是指强迫性的自我牺牲。有些人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人生,阿德勒认为这样的人是“过度适应社会”。“付出”虽然是一项很重要的特质,但要是过度为之反而不健康。

如果在付出的时候,认为只有“特别的事”才称得上贡献,很多时候“贡献”就会变成一件很困难的事。但“贡献”的意义并非如此。就算没有实质可见的事迹、就算现在没有发挥助益,也要觉得自己是有用处的,自己的存在本身对他人就是一种贡献,自己所做的事与人类全体都有联系,也能产生影响。

个性过度紧张、无法将他人视为自己夥伴的人,可以试着去担任聚会主办人,努力给朋友一段开心的时间,或是去关注他们在意的事。

阿德勒认为,一旦有了那样的经验,之前在人际关系中不曾感到快乐,或抱怨谁都不关心他、只等着别人付出的人,很可能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至于对待孩子,阿德勒认为,父母不应该代替孩子做他们做得到的事。如果父母抢走孩子们的工作,就等于夺走了让他们相信自己有所贡献、具备能力的机会。孩子们只有靠自己亲手完成一件事,才能获得自信。

某次,阿德勒去拜访一个家庭,那家的五岁男孩将许多玩具散放在客厅,让人几乎寸步难行。他的母亲正准备要斥责他,阿德勒却朝男孩走近,蹲下来对他说:“你很会摆放玩具呢!那你一定也能好好收起来吧?”

不到一分钟,男孩就把玩具收好了。

对于老人,阿德勒也有同样的看法。他曾经说过,如果一个老人认为自己不再被需要了,他不是变成一个对孩子百依百顺的好好父母,导致过度宠坏孩子;就是变成一天到晚碎碎念的挑剔父母。

阿德勒对于老人们被逼到绝境的这种状况甚为痛心,因此他建议“即使已经六十、七十,甚至是八十岁,也不要劝他们停止工作。”

接纳自我、信赖他人、贡献他人,这三者缺一不可。能够接纳自己,才有能力贡献他人;想要贡献他人,就必须信赖他人。

当你想要达成“我是有能力的”目标,就相当于接纳自我。人一旦觉得自己是有能力的,就能够接受自己,而且这份能力不能只是对自己有益,还必须对他人也有所帮助。而且,人是不会想对自己不信赖的人有所贡献或给予帮助的,因此这三个条件缺了任何一个,都会让人无法变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