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和“事业”有什么不同?我要如何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打出一片天?让职场前辈织田纪香,告诉你一个故事⋯⋯

“老板,可不可以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能跟你一样? 在你二十八岁这年纪,掌握一间数百名员工的公司,并获得许多人信赖,其中有没有什么方法或公式,能获得如此高成就及收获。”那年,我才二十六岁,无知的问出此问题,试图想找出成功的捷径。

执行长没有回我,他只告诉我一句话:“事情不像你表面上所看到的那样简单、单纯。”

隔年,一位董事长与我闲谈之间,间接解答了这个问题。

“纪香,你有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董事长问。我那时候还在摸索,没有很清楚,只是简单的说出“成功的人,能赚钱、可以拥有一间了不起公司的人。”

他再追问:“那你觉得成为那样的人需要做什么事情?”“我不清楚,但应该不会是我现在做的事情,可能会是一些更了不起的事情或机会吧。”他又问:“什么事情会让你觉得了不起?”董事长不停的问,让我有点慌。

“像是董事长一样,做那些大事、了不起的事、没有人能做到的事。” 董事长听了竟然大笑。

“哪些算大事,哪些又不算是?你又怎么去区分呢?”

我还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的:“比方说谈合作、拿下大案子、赢得更多合作夥伴的加入,诸如此类的吧。”董事长摇摇头,他说:“没有小事堆砌出来,又哪来的大事可做,你懂这道理吗?”我表示不太懂,他换个话题:“你怎么看这份工作呢?现在这工作对你的意义为何?”这问题不好回答,因为一个没回好,可能工作就没了。

“是一份好工作,公司环境很好,同事相处的气氛很融洽。”

“你没有回答我的答案,这工作对你有什么意义?”我知道不认真回答这问题肯定不会被放过,于是很直接的说:“对我而言,可能不过就是份工作而已。”

董事长点点头,他靠近我说:“对,你讲的没错,其他员工可能也是这么想,而我想再次问你,如果这份工作对你的意义不过就是份‘工作’罢了,你怎么会觉得能去做什么大事呢?”我还没听董事长讲完,立刻答:“可是那些主管或是你,因为坐在这位置上,才有机会接触那些大事不是吗?”

“如果没有你们每天堆砌、推动各种事情,那也不会变成大事。”他说。

那时,听他这么讲,感觉像是在敷衍我的说法,当下没有特别听进去,但他继续跟我说:“工作对你来讲,可能不过是份工作,但对我来说,那是一份事业。”他说出这句话时,我没意会到也就是这句话,让他变成现在这个人,成为照顾千人以上的董事长。(推荐你看:没有说不的基因!商周执行长王文静:“我追求的不是头衔,而是志业”

董事长跟我分享了他年轻的一段历程。

刚退伍时,我实在不知道能做什么工作,学历不高又没有社会经验,同学们一个又一个进工厂去做。可是我真的不想做那些事,看起来无聊又无趣,而且其中一位同学还因为意外失去手掌,现在工作不便,想做点事都显得困难。我不想跟他们一样,因此失业了好阵子。在我们那年代失业很丢脸,街头巷弄的邻居会把你看得像垃圾或废物一样,特别大学毕业的人少,基本上退伍都肯定有事做,像我如此无所事事的人,实在非常少。

那一年,我每天到菜市场闲晃,看逛菜市场的人们都在做什么,顺便跟那些婆婆妈妈聊天,也看看菜市场里都在卖些什么。菜市场里当时卖的东西不多,但有几样东西吸引到我的注意力,特别是衣服、饰品、化妆品。我发现菜市场里很多婆婆妈妈在买菜、买肉的时候,会顺便去逛逛晃晃那些化妆品或服饰。我看了好久,一直在想“为什么菜市场可以卖这些东西,而那些摊商又是为何在这摆?”

我观察好一阵子后,跑去问其中几个摊商,他们的答案大多相同,于此设摊的理由是“来买菜的都是婆婆妈妈,大家买菜的同时,可能就会顺便逛街买衣服,或买化妆品。”我问他们卖得好不好,他们说普普通通,买的就是那些人,不买的也就不买。我后来想想,反正也没事情做,干脆叫那些摊商卖不掉的东西给我卖,让我来帮他们卖,我只卖化妆品与保养品。摊商们想说有人愿意免费帮他们卖,很快就答应。

起先,他们以为我要一起做摊位生意,但我完全没这打算,我把一些看起来还不错的商品整理包装起来,放到一个大行李箱里,然后手绘些装饰用的海报,接下来,我拿着商品向左邻右舍说明、推荐,并且告诉他们商品有哪些特色、好处,甚至我自己一开始先投资买了几项商品作为试用品,提供对商品有兴趣的人能够尝试去用看看。第一年,好惨,亲戚朋友看我一个大男生做这种事情都觉得很丢脸,同学们知道我在做这时常取笑我,还把我当做同性恋,认为我是个娘娘腔。在那六十年代,没有太多人接受我的作法。

我硬着头皮,一条又一条街的拜访,一区又一区的去跑,从一个客户变成两个客户,从十个客户变成一百个客户,花了快要五年的时间,我慢慢做出知名度,甚至还有曾经嘲笑我的同学加入一起卖。我记不得一条街走过几次,我也不清楚到底坏过几个皮箱,可是我却记得每一个买了我商品后的感谢笑容,他们的笑容,成为我每天最期待的鼓励。

我不懂做生意的方法或技巧,我不了解要怎么卖才能把商品卖得好,可是我既然选择要做这事,我就不能去想、去挑剔这事会有多困难或麻烦。毕竟,是我的选择,我的决定,我没有放弃的理由,即便这事看起来有多鸟、多没面子,甚至根本没人支持我,社会氛围鄙视像我这种没有生产力价值的男人,可是这是我的事业,是我人生想要闯一闯的事业。年轻不闯,难道要等老了才来遗憾、后悔吗?(推荐你看:给职场新鲜人的一封信“走自己的人生路,让工作配合你”

因为商品卖得越来越好,我得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像样,所以我开了间公司,从原本不到十人,慢慢变成二十人、三十人,由一间默默无名的小公司,变成很多化妆品、保养品争相合作的销售公司,我意会到这不再只是我个人的事,公司成长远超乎我的想像,要管人、带人,我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单纯去外面跑业务,因此,我得花更多时间留在公司里,帮忙大家打理许多事情,像是下订单、处理瑕疵品、做客户联系,好多好多的事情快把我压垮,可是如果我不做好,那些在外面跑的同事就会被我卡住,而且这些事情又非得最熟的我做,我得成为支持他们的那双手。

曾经,我一度想把公司收起来,因为疲累,真的太累,我不知道继续下去会怎么样,可是看着同事们一张张相信我、信任我的脸孔,我只能告诉自己,再苦,都得撑下去,再累,都得奋战到最后一分一秒,是不是我要的已经不重要,比起我自己想要什么,我更在乎我身旁的人想要什么,他们想要稳定的生活、快乐的家庭,他们重视的事情变成我重视的事。(延伸阅读:【女人迷儿说工作】明白不足,是快速成长的开始

同事们想要的我就去做,我想要的他们会为我而做,没有人当这是一份工作,每个人都当这是自己的事业在冲,大家不会去计较大事、小事,即便没事,还会特别去找事情做。其中有一位同事让我印象深刻,他看到一位同事没有业绩,还把自己的客户介绍过去,告诉他自己的客户说:“嘿,这是我最信赖的兄弟,他比我还会做,以后就让他来服务你们,有什么需要跟他说,他处理不好我会修理他,给他试试看吧!”

后来我终于想通。虽然我做的事情于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正因为过去我做过如此多的各种事,慢慢堆砌出现在的成就。

我发现把工作当事业做,很多事情从原本的“怎么可能”会逐渐变成“原来如此”,而你得到越来越多的“原来如此”后,则会变成“就这样做”。所谓“就这样做”,则是我跟其他同事间培养出的默契。

当我们在想一件事情该怎么做时,不会去计较你我,大家在过程中遇过的麻烦、问题会拿出来互相讨论,讲久了,每个人会有自己一套处世方法,事情“就这样做”,做多就有默契,彼此有默契事业就会大。

如果你只是把你的工作当工作看,你会相对消极、被动,反正有人找你做你才做、有人需要你做你才做、有人要求你做你才做,你遇到问题不会想怎么解决、你遇到困难不会想要怎么跨过、你遇到障碍不懂得要避开,你只会硬着头皮迎面撞上,撞坏头后受了伤,再催眠自己公司就是这么烂、这么糟糕,而这样的公司不仅要为了做不好事情的你付薪水,还得为了你去收烂摊子。

想想看,工作到底对你而言是什么,你是把工作当工作看,还是当事业看,你是做事业还是做工作,你是为了什么而做,再者是,你是怎么看主管、看这间公司、看待在你生活周遭的所有人,请想清楚,因为你不仅是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你还得对所有跟你相关的人负责,负起那个他们对你有所期望,你也不想让他们失望的责任。(同场加映:【张玮轩行笔】当你觉得自己在做小事,你就把事情做小了

董事长那时一番话,深深震撼了我。原来那些我看不上眼的小事,在他过去的日子里,每天都得去做,才能去发掘、发现让自己更加茁壮的养分,才有机会去培养出做大事、闯事业的可能。

如果,你会产生那种不想去公司的念头;如果,每一件事情做的都令你有气无力;如果,生活提不起劲、找不到动力;如果,你觉得做再多都得不到想要的;如果,都是事情找上你,而不是你找上事情;如果,因为一些职场上的大小事,会影响你一天、两天、三天的情绪。那么,你必须重新思考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因为显然你做的,远远不及你自身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