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在公开场合哺乳碍到谁?细看新手父亲的育儿日记,所谓乳房,不该只代表性。

哺乳时遇见的怪咖们

无论是配方乳与母乳的优劣,或哺乳的难易程度,这些议题难免会引起许多争议,但比起在公共场所哺乳引发的风波,前两者可说微不足道。某些名人每几个月就会跳出来大声嚷嚷,认为这行为“很恶心”。有些思想落后的餐厅或饭店还因为要求几位可怜的女性顾客“遮起来”(讲得好像她正赤身裸体的去吃自助餐,而不是在哺乳)而害自己的 TripAdvisor 评等直直落。


图|作者提供

顾人怨的凯蒂.霍金斯对哺乳的看法就是典型的例子:

女孩们,把乳房收起来吧。妳们没有权利让那些在茶里加牛奶的人食不下咽。

前英国独立党主席奈杰.法拉吉应该同意这句话,毕竟他曾建议哺乳的女性应“坐在角落”。

至于品味高尚的道德指标凯蒂.普莱斯(英国着名模特儿、艺人、话题人物与作家,笔名“乔丹”。她曾因在实境秀大谈性事而引发争议,作者在此也挖苦她一番。)呢?这位暴露成性,波涛汹涌的身材有如人体充气城堡般晃动的女士这样说:

我不想在吃晚餐时看到女人的胸部跑出来。

讽刺的是,这十年来,全英国人没有一天不在电视或报纸上看到“波神乔丹”的胸部在大家眼前晃来晃去。

就连社会哲学家金.卡戴珊(美国模特儿、艺人与话题人物。曾因炫富、争议言行、性爱影片等事件引发争议。2015 年被时代杂志选为“全球前 100  名具影响力人物”之一)也来参一脚。当坐在附近的某位女人开始解开上衣喂奶时,卡戴珊以恶名昭彰的“一字千金”风格在推特留言“恶”。

彼此彼此。

看到女人含辛茹苦的哺育宝宝,却被这些怪异言论与公开抨击的声浪泼冷水,的确令人相当沮丧。坦白说,我原本以为这类反对声音只是迷思,在现实生活中的例子应该不多,真实世界里不可能会有反对公开哺乳的人⋯⋯结果发现确有其事。(推荐阅读:被性化的女性身体!总统千金的哺乳照,为何引起轩然大波?

我在粉丝团“Man vs Baby”谈到自己的发现:

哺乳时遇见的怪咖们

我知道这不是新鲜话题,不过那些对户外哺乳有意见的神经病他妈的到底是谁?还有那些声称只要女人“小心遮掩”就没关系的怪咖又是何方神圣?

呃⋯⋯好⋯⋯我看到你们举手了,话说回来,你们何时看过女人哺乳需要“小心遮掩”的?我从未看过女性一边跟着尼力的“Here Comes the Boom”混音高能舞曲摇摆,一边夸张的轻解罗衫喂奶,胸部甚至还有以流苏装饰的胸贴。而且我也没看过有人把宝宝绑在旋转的标靶上,然后在鼓声的伴奏下,从六英尺外将母乳射进宝宝嘴里。

事实上,我在女人哺乳时根本看不到乳头⋯⋯因为那是宝宝含着吃奶的地方啊(卫教知识又来啰)。你们想想看,根据生物学的设计,小孩的嘴巴应会刚好盖住乳头才是。(也可能是因为,我不像被乳房吓傻的怪胎们死盯着别人不放。)

宝宝吃奶时,你看到的东西应该只有他们的后脑杓⋯⋯如果连宝宝的后脑杓都会让你恶心,那你真的该瞧瞧他们肛门的产物。

奇怪的是,男女似乎都有类似的问题,他们到底是谁啊?什么样的女性会如此娇弱,光看见胸部就会令她们吓昏过去?还有那些被保护过头的男性也是,他们只看见未遮掩的乳头就会心脏病发?(跟兴奋过度无关)

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有人竟会对吃晚餐的小朋友感到反胃,而且他们自己也正在用餐啊!说真的,在喝汤时偶然瞥见一团乳晕是有多恐怖?

讽刺的是,如果妳就是我说的那个人,那么妳的胸部分明是全餐厅最大的嘛!像妳这种王八蛋,就算听到挨饿的宝宝哭泣,也只会不耐烦的咂着嘴吧!

为什么我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

话说我们刚刚去酒馆吃饭,结果对桌的某对男女显然对喂奶的阿琳很有意见⋯⋯(他们用了不少国际混球专用的标准语言,例如翻白眼。)

我第一次碰到人们对户外哺乳表露明显的敌意(我以前一直以为这是传言)。接着⋯⋯虽然我当时一言不发,但为了给他们好看,我故意脱下衬衫,然后光着上身吃烤肉拼盘。(我在圣诞假期吃太多了,所以胸前的垂奶还挺可观)

无论如何⋯⋯我很高兴能跟读者分享我的小小胜利:他们连点心都没吃就落荒而逃,而且混球先生的啤酒还没喝完呢。

但我还是付出小小的代价,我的乳头被约克夏布丁的肉汁烫到,而且阿琳一看到我苍白臃肿的身体,就吃不下起司跟焗烤花椰菜了。

不过,当我看到那两个脑残夺门而出,并气愤地摇头时,顿时觉得跟阿琳有种姊妹淘似的革命情感。


图片|来源

平心而论,以上所述可能只是单一事件。说不定我当时太过敏感、戒心太强,或疑神疑鬼。要不然就是我们想太多了。

不过从那天以后,我们又遇过好几次类似的反应。

此外,这篇文章下面也有许多光怪陆离的留言,显示这个上流国度的公共空间充斥着此种没品的厌恶反应。

我收到的意见与讯息以分享轶事为主,母亲们在公共场所哺乳时常引来不少侧目,有人以消极的方式表达不满,也有人堂而皇之的表示敌意。如果你认为这些女人只是疑神疑鬼或捏造事实,那么反对户外哺乳者的留言应能让你看清一些真相。留言显示这些怪咖不但存在,甚至为数众多。当你阅读这些意见时,你会发现它们重新定义人类癫狂的极限。如果普世的疯狂等级是一,这里的疯狂就是十⋯⋯相当于女神卡卡将查理.辛从老二射出去的那种疯狂。(推荐阅读:成为新手父亲:我一直以为,哺乳就是把乳头塞进宝宝嘴里

这里有个例子,它回应的就是“哺乳时遇见的怪咖们”这篇贴文:

典型的自由派狗屎废文。为何女权纳粹这么想在全世界面前秀她们的(假)奶?我不想看我的家人也不想看。麻烦遮起来谢谢。

嗯,这则留言充满偏见、逻辑模糊,而且风格诡异,但不算太疯狂啊。言之有理,那么换这则试试:

照你这样说,我也有权让蛋蛋吊在裤裆外放风啰。反正它们的功能与性无关,只是储存槽而已嘛。又是一篇女权自助餐的标准范文。女人想要的不是平等,而是高人一等的权利。

或是这则:

如果男人露鸟闲晃的理由只是为了能随时小便,社会大众会怎么想?这种行为在动物世界跟蛮荒部落是家常便饭,但假如你们男人如法炮制的话,我可不敢想像大家会怎么说。

看到没?这些人根本脑袋进水了嘛。我可以理解有些人无法忍受在公共场所看到乳头,但等我把石头掀开,才发现下面根本是怪咖反对者的次文化大本营,而且他们的怪异思维似乎将整件事与性混为一谈。以上例子只是反对意见的一小部分,它们坚持社会应对乳房与阴茎/睾丸一视同仁,且乳房要遮起来,避免妨害风化。

老实说,我通常不会回覆此类留言,因为我觉得还是不要跟精神不稳定的人笔战为妙,说不定你回文后,下一秒他们就站在你家后院的灌木丛里滴口水了。不过看在他们应该读不懂长句子的份上,我想讲点自己的看法:

如果乳房对你的意义只有性,那你的思维相当诡异。虽然我是热爱乳房的异性恋者,但我清楚它们的原始功能不是让我揉着喊爽,而是提供食物。身为身心健全的理性成人,我会将乳房视为性欲的对象与孩子的营养来源,而且会根据当下的情境来定义它们的各种功能。毕竟有些身体配件的用途会随环境而改变。例如阴茎是洒尿的器官,除非你在公车站把它掏出来乱挥。举另一个更适切的例子,屁股原本是排泄的器官,但如果你把这个字挂在嘴上,那又是另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