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妈咪亲喂哺乳根本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理所当然?!新手队友的第一手育儿直击,带你看哺育婴儿初体验。

简单?

在我成为父亲前,我将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认为哺乳是轻而易举的事。哺育婴儿的过程是精巧的设计,足以证明人类进化的成果。大自然赋予女人养活下一代的天然食品,而且供应源源不绝,即用即食、绝不啰嗦,就连乳头的形状也正好与婴儿的唇形吻合。在我浅薄的知识里,母亲只要将乳头塞进宝宝的嘴里,一直喂到他们可以吃鸡块为止,喂奶就大功告成了。

但这个设计实际上是有缺陷的。宝宝似乎不知道他们的唇形跟乳头“吻合”,也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进食,因为他们生来对一切懵懂无知,需要有人教他们怎么做。问题是,这些处于原始型态的小人儿根本无心学习。

人们在产妇出院前就鼓励她们为宝宝喂奶,当乳头成为所有目光的焦点,宝宝却还在瞎子摸象。经过漫长的演化岁月后,宝宝仍像嗅闻松露的盲眼猪四处摸索。他们懒洋洋地探头探脑,直到嘴巴碰到乳头尖端才停下。正当他们看起来准备要“含乳”时(这个含蓄的词令人想到拖车与牵引杆连接的画面),却在最后一刻改弦易辙,再次将头转开,让所有人发出哀嚎,宛如他们好不容易将球踢向无人防守的球门,最后却因失去准头而丢分。(推荐你看:写给新手妈妈的哺乳指南:如何喂母乳?


图片|unsplash

宝宝秉持乳臭小儿的坚贞气节,继续跟我们抗战到底。即使他们在适应期对周遭一无所知,仍表现的像条逆流而上的鱼,坚持不肯向命运低头。

宝宝迟迟不肯吃奶有许多原因。有时是母乳尚未分泌,有时是他们无法成功含乳,有时则是他们的吸吮反射不强,天知道他妈的原因是什么,说不定是因为他们根本提不起劲。

在初期那些令人沮丧的日子里,我们努力地让宝宝遵循本能的呼唤,也因此对所有潜在的阻碍如数家珍。不过我们最后还是徒劳无功,只能期待查理有天会忽然“开窍”。但这跟设定无线网路有点像,就算密码无误、接收器灯号亮着⋯⋯只要装置无法连线,不能上网就是不能上网。

最后,一位经验老到的护理师终于让宝宝卸下最后一丝矜持。他开始推挤阿琳的乳房,就像农夫激励一只毫无干劲的乳牛产乳。这位叫班奈特的护理师脸色红润、态度一丝不苟,有一度我甚至以为他会拉出三脚凳,然后一边坐下来挤奶,一边拍打阿琳的臀部,口中叨念“好女孩,妳做得很好”,试图将牛奶一滴不剩的挤进脚下的水桶里。

但他成功了。查理突然“开窍”,让我们终于迎来胜利的一刻。

每当我回想这段千辛万苦的历程,不禁觉得恍如隔世。当我撰写此章时,查理正旁若无人地享受母乳,模样像个痛饮白兰地的酒鬼。但对阿琳与其他女性而言,哺乳仍是苦差事。(同场加映:【亲密摄影集】镜头下的爱,亲喂母乳的动人片刻

不过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让查理断奶。人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宝宝学会喝母乳,可不想这么快就放弃。现在谈断奶,就像在生产时建议“一只脚放在地上,一只脚踩在母亲的胸口,抓住小孩的脚踝,然后用力往外拉”一样不合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