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波娃写《第二性》何以称作女性主义圣经?她点出男女地位不平等,是社会文化建构的结果,女性应有改变自己不平等,争取两性平等的可能。

不知你有否发觉,随住年纪愈长,身边的女性朋友好像“倒模”似的,都不自觉遵从一套模式展开自己的人生∶小时候努力读书,中学和大学时拍拖谈恋爱,踏入社会工作几年后,便和伴侣拉埋天窗,叠埋心水做一个别人眼中的贤妻良母。有时,不按照这个模式生活的女人,在别人眼中总觉得怪怪的,特别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别人的流言蜚语和目光尖锐得能够杀人,这使得不少女性朋友经常感到心慌,甚至有时候,即使别人不在场,自己亦会不自觉以这套标准自我审查一番。

亚里士多德曾言,哲学起源于惊讶。哲学有时候不需要给出绝对准确的答案,但能够在日常生活中,靠敏锐的直觉,察觉人们日常认为理所当然的地方,根本不是理所当然,已经了不起。在上世纪,着名的存在主义女性主义思想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石破天惊地指出,为何女人要这样生活?为何女人铁定要按照恋爱、拍拖和贤妻良母的三步曲来安排人生?女人和男人本质上有什么不同?男女之间不平等的基础是什么?一连串连珠炮发的问题,令一众认为男性至上的人晕头转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的立场。


图|作者提供

波娃的名字在当今,应该是响贯各地学界,几乎无人不知。在年轻时,她父母亲的关系并不融洽,父亲一直想靠妻子的丰富家产发达,可惜世事往往没有这样简单,结果她父亲的鸿图大计并没有实现,一家人最后只能住进尚算过得去的房子。她的父亲其实想要一个儿子而不是女儿,但上天既然送他一个女儿,他便只好把死马当活马医,把女儿当作男孩子来培养。据说他的父亲经常对她说“你有一个男人的脑子”,事实上,思考方式这个东西,其实无分什么男女,但在波娃看来,父亲这个举动,应该是最为顽固的性别定型。

后来波娃在上大学时,遇上了她的终生伴侣哲学家尚—保罗.沙特(Jean-Paul Sartre),而波娃和沙特各自风流,但又能终生保持伴侣关系,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一大话题。(推荐阅读:【关系日记】初恋与伯乐!西蒙波娃与沙特的爱情合约

女人与第二性

要数波娃的重要洞见,肯定是她的大作《第二性》,在这本书中,她直截了当地指出,女人和男人肯定是天性的差别,但女性和男性则是社会文化建构出来的产物。换言之,是谁有权力一直操纵住历史的进程和社会文化的建构?无疑是男性。在波娃看来,在以往数千年的历史中,女人一直未能做回真正的自己,毋宁说,历史上的女人其实是男人眼中的女人,亦即女人一直有意无意,半迫半自愿地扮演男人心目中,理想女人的形象。所以着作的名字《第二性》实指从属的意思,意指女人一直以来都是作为男人的附属而存在,而有第二性就有第一性,谁是第一性?其实就是自认为高高在上,凌驾于女人头上的男人。

波娃非常清醒,她固然认为女人如此卑微,主要原因固然是男人压迫的结果,但女人本身亦要负上部分责任。

她深受伴侣沙特的存在主义哲学影响,认为人铁定是自由,每个有意识的行为,都是人自愿作出的选择。这样说来,女人作为男人的附庸,自己要负上共谋的角色。波娃竭力指出,男女之间的地位不平等,只是社会文化建构的结果,并不是先天地就决定好,因此,女性有改变自己不平等,争取两性平等的可能。由此可见,波娃一直希望争取的,并不是女人能够挤掉男人,成为第一性,反过来打压男人。尼采曾经指出,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亦凝视你,当你打倒一只魔鬼,你如何不成为新的魔鬼呢?波娃希望达到两性都能平等共处,彼此尊重大家的自由,打破性别定型的刻板形象。

坦白而言,波娃的哲学思考始于反抗男人至上,但她最了不起的地方是能够保持异常的清醒。她没有被愤怒盖过自己的思考,由指出两性的定型不是先天就决定好,而是文化建构、女人亦要为自己的从属地位负上一定责任、到坚持两性平等,不是单个性别外于高高地上的地位。说到这里,已经感受到她的思考极其平衡,避免剑走偏锋。

但波娃的清醒还在于,即使有几个女人能够凌驾于男人之上,亦不表示女人能够改变整体社会地位低下的事实。哪怕有一个国家由女皇执政,这也没有改变女人的次等地位,因为这个女皇所实现的法律和社会都仍然是男性意志的产物。整个社会结构模式,即为何社会是这样子而不是那样,都已经是由男性的产物。(推荐阅读:再读西蒙波娃:神秘,是不分男女的性别特质


图片|来源

女性主义的大旗手

波娃一直希望以存在主义哲学鼓励女性争取自己的自由,女性不应该回避自己拥有自由这个事实,应该努力解放自己。如果女性还在惧怕承受自由,继而回避自由,自己欺骗自己并没有自由,就只会一直成为男人的附庸。波娃努力唤醒女性追求自由和自主,摆脱女人作为男人附庸的地位。因此,她被后人公认为西方女性主义的重要思想家,其着作《第二性》更被誉为女性主义的“圣经”。

事实上这本着作在 1949 年在法国刚出版,便引来多方赞誉,其中曾经和波娃伴侣沙特发生激烈争论的人类学家李维.史陀便肯定了这部着作,但这书亦引来相当多的诋毁,梵蒂冈更把这本书列为禁书。但这正好从一个侧面肯定了《第二性》在思想史中的不可忽视的地位。

波娃的思想,启发了后来众多的女性主义思想家。其中赫赫有名的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就提出了“异性恋矩阵”(Heterosexual Matrix),指的是一个性—性别—性向(sex-gender-sexuality)三元系统,它根据我们所看到的身体特征推论出我们该如何行动。它表明社会的性别来自于身体的性(大部份时间是指外显性器官),而性向就来自于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