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一月发生之印度女童奸杀案演变成宗教冲突,性别快讯带你细看种姓制度对女性造成的潜在压迫与宗教分化下的印度。

今年一月,印度新德里八岁女孩阿希法・巴诺(Asifa Bano)身着紫色连衣裙,于印度北部草地放牧马匹,一位男人示意她往森林走,她跟去,就没再回来。

几天后,人们在森林中发现了阿希法遭性侵蹂躏的身躯,她身上连衣裙,沾满血迹。

据案发地查谟・克什米尔邦警方调查,八名涉嫌与本案相关的男子被捕,其中包括一名退休官员、4名警察和一名青少年,多数是印度教徒。警方表示他们逼迫阿希法吃下安眠药,将其拖至附近的一间寺庙软禁,强奸后杀害。

整起事件看来,是印度又一起女童遭性侵的骇人性暴力事件,但在阿希法被杀害后的几个月内,该案件掀起了印度宗教分化之战争。

嫌犯被捕后,一些印度激进分子声称嫌犯是冤枉的,并指控阿希法所属的巴克沃游牧民族,试图改变当地原本以印度教徒为大宗的人口结构,并且掠夺印度教徒的森林与水资源。部分印度教徒在煽动下走上街头示威,要求释放嫌犯,两名 BJP 党籍省厅长也参加这场集会。

这起以宗教为由,煽动群众释放嫌犯之行为,经由媒体披露,现已在印度社群媒体引起大众关注。

精心策划的犯罪:强暴成为政治手段,以女童的身体为战场

根据《New York Time》报导,随着这起强奸案有更多细节水落石出,一些印度明星举办了场社交媒体活动,表达他们对性侵案频传的厌恶。许多印度人表示,他们感到厌恶——这种对于政府的愤怒,类似于发生在 2012 年首都新德里的巴士强奸案。

社会学家 Deepa Narayan 特别针对巴士强奸案与此起奸杀案的动机发表看法,“强奸是强奸,这可能更糟。”“巴士强奸是一群醉酒的男人,试图透过控制、侮辱女性寻求一段美好时光,而阿希法的案件,则是一场事前规划、精心设计的犯罪,将强暴女童作为一种达成政治目的的手段与武器。”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或许很多人想问:为何一场宗教冲突,会以强暴作手段,以女童身体为战场?

这与长久以来深植印度的种姓制度与父权毒瘤有关。根据《BBC》报导,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密集的邦,人口超过 2 亿,同时也是印度最贫穷的邦,40% 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像大部分北部地区一样,北方邦仍是家长制和封建制,妇女地位非常低下,同时,印度社会有严格的种姓之分,关于性别、宗教等的偏见根深蒂固。(推荐阅读:“她应该闭嘴让我们性侵”《印度的女儿》纪录片揭开印度轮暴案的不堪真相

除印度社会流传的种姓制度,导致许多身为贱民阶级的女性地位低下,流落街头,生活得不到保障,往往成性侵案的目标与受害者外,印度社会极度重男轻女的观念也加深女性歧视与性暴力之风气。堕胎、杀害女婴、童婚现象频传,在印度女性普遍没有地位、没有财产,遭到歧视和暴力威胁,甚至被认为是用来被“享乐”的对象,性犯罪严重。

从巴士奸杀到女童强奸案,遏止性暴力政府始终无所作为

《Independent》报导也指出,这起女童奸杀案再次引起全球关注印度普遍存在,针对妇女的性暴力问题。

从 2012 年的巴士轮暴案到 2018 年女童奸杀案,无论是当时的反对党成了现在的执政党,印度政府当局从未对性侵议题做出积极作为,皆以装聋作哑的态度面对层出不穷性侵问题,性暴力在印度从未在政治上获得实质解决或政策推动之改善。

引述《TEDxTaoyuan》专访,过去曾拍摄《棕色女孩性别指南》("A Brown Girl's Guide To Gender")之印度女孩 Aranya Johar,被问及一问题,印度种姓制度对印度现存之童婚、轮奸、性别歧视造就了怎样不可小觑的影响?她当时这么回答:

这绝对是个需要被提及的议题。我们的政府在这一块做的努力并不多。

以童婚为例,童婚是违法的没错,但乡下地方的作法是早早为孩子指定婚约,等到合法适婚年龄一到,立刻举行婚礼。纵使从法律上看,这些孩子并未遭遇童婚,但实际上是婚约老早就订好了。孩子甚至得在年纪还小时就为彼此负担开销。如果生在乡下,我(18岁)早已被许配给某个男人了,这是很不幸的事。

会特别盛行在乡下地方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在收入不佳的农夫家庭,将女儿“卖掉”成为新娘会是一个必要的事,因为在传统上,你得准备庞大的嫁妆给男性家里,身为新郎的男性则会得到摩托车、汽车或一大笔钱。

这像是一种“新娘交易”,在这样的文化里,女儿被视为赔钱货,一旦家里稍微有钱足以支付女儿的结婚开销,他们会毫不犹豫即刻送她出家门。在大城市,童婚极为少见。我的确听说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 18、19 岁就结婚,但那是少数案例。而上述的各类议题在城市区域被广泛讨论、重视。性侵、家暴案件的受害者感受到更多的支持,而愿意公开事情经过,甚至接受媒体访问。

但在乡村地区,许多女性(受害者)会认为是自己亏欠男性伴侣的性需求。而这种耻辱、卑微心理正是我们想要翻转的。进一步看,这样的改变、努力要同时在两性进行,不只是改变男性的观念,也要为女性建立正确的心态。

跳开这个议题本身,从民众本身做起大声量的讨论似乎是比较实际的做法,以我的观点来说,要将议题带入政府、与真正能够制定政策或有权做大幅改变的人接触,是大费周章的。


图片|来源

奸杀案引宗教分化:印度教与穆斯林的资源争夺战

阿希法遭奸杀案,除了让我们重新正视印度社会对女性的歧视与性暴力频传现象外,受害者与嫌疑犯间的宗教身份,也引起一场宗教分化之示威游行。一些印度执政党政治人物及激进印度教分子,以宗教分化言论发动示威,要求释放涉及轮暴且杀害 8 岁穆斯林女童阿希法之嫌犯,引起印度各地民众愤怒,并在社群媒体发动抗议。

根据《New York Time》报导,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已经把这变成了一个战斗口号——不是为阿希法伸张正义,而是争相为被告辩护。

所有被捕男性均为印度教教徒,而阿希法的巴卡瓦拉(Bakarwals)游牧民族,是穆斯林,一些调查本案的警察也是穆斯林,因此,印度教活动分子称,此案的调查结果不可信。

本周,一群印度教律师用身体阻挡警察去路,不让他们进入法院对嫌疑犯提起控告,中一名律师沙尔马(Ankur Sharma)告诉BBC,穆斯林游牧民族正试图改变当地已印度教为大宗的人口结构,“他们在掠夺我们的森林和水资源”,他认为这些被告是冤枉的,真凶仍然逍遥法外。(推荐阅读:社会与宗教的双重污名:那天,印尼同志被当众鞭刑

周三,示威者走上街头,导致印度北部靠近阿希法遇害地点的小城阿索亚陷入瘫痪,其中有几十名女性印度教徒挡住公路,绝食抗议,“他们与我们的宗教作对,”其中一个抗议者比姆拉・德维(Bimla Devi)扬言,若不释放被告,“我们将会自焚。”


图片|来源

阿希法的父亲普瓦拉,面对女儿因身为巴卡尔瓦拉族人而被杀害之理由感到哀伤且疲惫:“我们的土地和人生都在这里,这是我们的家园。”

周四晚间,反对党国大党主席拉胡尔甘地于新德里举行烛光守夜,要求在阿希法案中伸张正义,另外还有另一起涉及强奸指控对抗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JP)政治人物的指控,“就像数百万印度人一样,我的心今晚受伤了,”胡尔甘地在印度门战争纪念馆的守夜中向约 5000 人发表讲话后在 Twitter 上写道。

“印度根本无法继续像以前那样对待女性。阿希法发生的事情是种危害人类的罪行。它不能不受惩罚,”他表示,“如果我们允许政治干预无辜的孩子这种无法想像的残暴行为,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因此事件,反性侵与反宗教分化的愤怒在印度社会延烧,人们透过社群标签的串联活动 #JusticeforAsifa,在印度各地的社交媒体上号招社会大众关注印度女性处境与此一事件,并透过正当合理的司法程序,给予阿希法案一个公正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