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须女 Conchita Wurst 透过社群贴文出柜,并向世人公开自己身为 HIV 感染者身份,她说:“没人可用感染者的身份来威胁我,我很好,我更为坚强。

去年探讨 HIV 倡议团体 ACT UP-Paris 历史的电影《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BPM》上映,片中描述一般民众对于 HIV 感染者的偏见(stigma)与歧视(discrimination) 是那么的真实,致力降低偏见与歧视,也在联合国爱滋病联合规划署(UNAIDS)近年来的工作目标之中。(推荐阅读:音乐与性别革命:〈小镇男孩〉的同志音乐文化风潮

这几天,有位公众人物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上写了一“出柜”文,引起巨大回响:

我身为 HIV 感染者多年。

这位胡须女 Conchita Wurst,先前有介绍过,她在 2014 年代表奥地利参加欧洲歌唱大赛以一首《Rise Like a Phoenix》夺冠。当时不遮掩其同志身份的这位胡须女,在接受冠军奖杯时,向大家说了:“这晚将献给相信和与自由的未来的每个人。你知道你是谁。我们是一体的。而我们将势不可挡。”

Conchita 的再次出柜

虽然在 2017 年电影《The Greateset Showman》上映,Conchita 代表奥地利的影响人物参与电影主题曲《This is Me》的共同演唱,并与男主角 Hugh Jackman 与片中饰演胡须女的 Keala Settle 畅谈她也有时会质疑自己是否正走在正确道路上的念头:I'm not scared to be seen, I make no apologies, this is me./被人所见无所畏惧,没什么好对不起人的,这就是我。(推荐阅读:“怀疑自己很正常,但走在梦想路上就别怕”跨性别胡须女与休杰克曼对话录

这次 Cochita Wurst 选择无所畏惧的“再次”出柜,坦承自己是 HIV 感染者的身份原因无他:“这其实与公众无相关,但我的前男友正在要胁用这项私人资讯公诸于世。”

I will never give anyone the right to frighten me and influence my life because of it.

我从不给任何人用这感染者身份来威胁或影响我的人生的权利。

这势必对于今年五月将在 Lisbon 举办的欧洲歌唱大赛担任表演嘉宾,另外在下半年与维也纳乐团合作推出专辑的 Conchita Wurst 造成不少影响,但她也在这则贴文里说到为何站出来的原因:“我希望能鼓励并让那些 HIV 感染者有勇气去面对污名化,不论他们是因自己的行为或遭受无妄之灾而成为感染者。”而她的家人与亲密的朋友都是“无条件的包容”,这次向世人坦承是因为先前的亲密爱人要胁公诸于世,不得不在被黑函攻击之前抢下发语权。

并且她也提到跟医疗团队合作的重要性“从我确诊后,我一直都在不间断的药物治疗与医疗团队配合中,我的病毒量已经低于侦测极限,无法传染病毒给他人。”

Conchita Wurst 最后表示,“我很好,我更坚强、更有动力、更为解放。”就像他在今年欧洲歌唱大赛官方介绍网页上所写的座右铭一样:Be the best version of yourself rather than a bad copy of someone else!

爱滋可以不具传染性

这几年一直有台湾反同人士拿“爱滋是个小感冒”这样的文字来反控同志团体对于 HIV 的“轻忽”,但确诊为 HIV 感染者后,只要与医疗团队互相配合,定期服药,检测体内病毒量。Conchita Wurst 也在文中表示,自己也已向亲密伴侣表明自己状态。而台湾这些年总算有在疾病管制署的推动下,开始提倡 PrEP、PEP,或是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

PrEP 或 PEP 并不是民间团体所说的“约炮丸”,服用后并不会让你提升与人约性爱的成功率,只是提供一张防护网,而这些药物也不是百分百完善保护,除了服用药物外,也要定期筛检知道自己的状态。(推荐阅读:同性婚姻通过,爱滋人数激增?五个常见的爱滋谣言破解

若真的染病了,也别着急,好好的与医疗照护团队合作,像 Conchita Wurst 所说的,定期服用药物与配合,病毒量是可以低到无法量测,并且无法传染病毒给他人,对于自己健康状态或生活品质也可获得提升。

最后,送给大家 Conchita Wurst 先前曾翻唱《The Greastest Showman》主题曲《This is Me》另一版本。由美国女歌手 Shoshana Bean 所演唱, 2018 年三月底释出后,现可在各音乐平台付费下载,所有获益将捐给 Los Angeles LGBTQ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