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妇女基金会呼吁民众响应 4 月 25 日国际丹宁日活动,宣示“穿着由我 骚扰止步”,打破大众对性侵害之迷思!

文|现代妇女基金会公益行销部吴姿莹主任

2017 年底,美国陆续爆发好莱坞韦恩斯坦、奥运前体操队医纳萨尔等人长期性侵害/性骚扰事件,引发全球超过 85 个国家 #MeToo 与 #Timesup 声援浪潮,除了支持受害人勇敢站出来,也希望社会关注性暴力议题,让加害者面对责罚。这片声浪席卷全球,显示性暴力不再是被害者一个人的事,也不再是只有女性在乎的事,更是全球公民迫切认为必须改变的现况。(推荐阅读:【直击】性侵复原之路记者会:温柔承接伤痛,陪你走性侵复原第一步


图片|来源

这项行动吹向南韩,从检察体系到演艺圈,引发了剧烈风暴。相较于加害者继续活跃在萤光幕、彷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模样,许多受害者只能躲起来,饱受自责与罪恶感的折磨,有的创伤甚钜,有的甚至必须接受精神科治疗,过着脱轨失序的生活。受到幸存者力量的鼓舞下,多位被害人开始向曾经对她们施以性暴力的男性,展开全方位公开举报,也迫使性别严重不平等的南韩社会不得不正视性暴力问题。除了多位知名导演、演员、歌手、政要一一遭到公开控诉及调查审判,2009 年疑似不堪长年被经纪公司要求性招待超过上百次的南韩女星张紫妍自杀案,9 年后也因 MeToo 反性暴力运动再受关注,青瓦台更涌入 20 万人请愿要求重启调查该案。

然而在亚洲其他国家,受害者说出口之路显得格外辛苦。在日本,28 岁的前记者伊藤诗织指控, 2015 年一名与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密切的电视新闻人,以讨论工作机会为由,约她吃晚餐后性侵她。在她公布这段遭遇后,却遭到网路酸民围攻,甚至收到死亡威胁。


图片|来源

在台湾,前阵子某位媒体名人提及自己曾遭内阁官员性骚扰,许多民众带着嘲讽与看好戏的戏谑心态,对当事人品头论足,传递着“合理的被害者”应该具备年轻、貌美、身材好等特定条件,忽视了社会上大部分女性都曾有过被骚扰的经验。近日更有前体育主播公开控诉遭到球评性骚扰一事,却不断被贴上“搏版面想红”、“麻烦制造者”,甚至又跟人丑性骚扰扯上边。(题外话,人丑性骚扰一词不但否定了被害者的受害经验,同时也是对另一方当事人的歧视。)

被害者试图说出令她们不悦的经验,却被社会以种种藉口加以审查、否决她们的受害资格,甚至予以丑化。就连被视为台版 MeToo 的高雄体操教练长期性侵案,众多被害者也在极度担忧个人身分曝光可能造成网路世界的肉搜与人格谋杀,甚或是现实世界的生存问题,诸如“如果被认出是我怎么办?”、“我的伴侣/孩子/亲友/同事会怎么看我?”、“为什么当时不说,事隔多年才说肯定别有所图”。污名与曝光的恐惧相对于将加害者绳之以法的愤怒,父权的社会氛围仍然让许多被害者选择噤声,被害者甚至必须主动发文罗列 8 点不愿出面曝光的原因,希望网友理性看待本案。(推荐阅读:参与拍摄 Lady Gaga 控诉校园性侵新曲的告白:“社会请停止怪罪性侵受害者”

面对性暴力幸存者,社会总是不断关注那时穿什么衣服、是否喝酒、为何没有大声求救,如此放大检视的目光,常造成被害者难以平复的心理自责,更导致被害者不愿对外求助,也模糊了整件事的“暴力本质”。根据现代妇女基金会调查,有 65% 受访者认为女生在行为上表现太开放、穿着很辣、或者喜欢进出夜店等场所,可能应该要承担被性侵的风险,在在传递着社会对完美被害人的性别迷思。为了破除责备被害者的文化,去年现代妇女基金会跟随国际趋势,提出“only YES means YES”的性同意权概念,并首次呼吁民众响应国际丹宁日活动。

丹宁日起源于 1992 年义大利罗马,发生一起驾训教练性侵 18 岁少女的事件。最高法院法官认为被害少女的丹宁牛仔裤过于紧绷,少女一定有所配合,否则加害者不可能强行将裤子脱下,因此代表性行为是双方合意。最后法官更以此推翻先前的判决,被告最终无罪定谳。这项判决引起公愤,许多民众纷纷穿起丹宁牛仔裤,抗议司法体系中的强暴文化。随后,美国“和平超越暴力 Peace Over Violence”于每年 4 月下旬发起“丹宁日”活动,呼吁民众穿起丹宁服饰,表示支持性侵幸存者、打击强暴文化及终止性侵害的决心。(推荐阅读:为什么性侵受害者无法反抗?这个世界正在告诉女人:你被性侵,你活该

今年的丹宁日是 4 月 25 日,穿起你的丹宁服饰响应丹宁日行动,发挥自身的社群影响力,宣示“穿着由我 骚扰止步”,因为穿什么都不是性暴力合理的藉口,也不是同意性行为的暗示,呼吁打破对性侵害的迷思,不该将被害责任归咎于被害人的穿着言行,因为责备被害者就是助长性侵文化,因为唯一该为性侵害事件负起责任的只有“加害者”。 (丹宁日响应办法请见:这里 )

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该自我检讨,自己是否成为帮助被害者勇敢站出来的温暖助手,还是逼迫他们摊在阳光下对质的残酷杀手?诚如高雄体操案被害者友人的投书:“我们若期望能有更多被害人出面指证,社会需展现对被害者的支持,而非仅止于对加害者的辱骂。倘若社会大众愿意多同理被害者一些,她们就越有勇气跨出一步。愿此事所有的被害人们都能从无尽的黑夜中见到光明,明瞭这一切不是她们的错,知道在这条路上,她们不孤单。”

4 月 25 日,一起穿上丹宁,支持性侵害幸存者、破除强暴文化、让加害者负责、终止性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