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打电竞游戏吗?迷人来稿带你看游戏圈男女有别的现象。先说自己是妹子,真的可以得到比较多宽容和好处吗?

文|刘雅雯、萧信宇

2017 年初,网路人气图文插画家“超直白”,在她的个人 Youtube 频道上传了一部关于“妹子在玩英雄联盟时的真实反应”影片 [注1],引发了许多女性玩家热烈的回响与互动。


图|直白小剧场截图

表达着她们在玩电竞游戏的过程当中,也是像超直白一样激动、不顾形象,并非是大众想像的“需要被保护的公主”,表现出温和、娇弱、可爱,总是躲在后排帮忙补血或辅助的角色。而这支影片意外的“钓”出众多喜爱玩游戏的女性,显示这类型女性玩家可能为数不少,是官方和大众无法统计到的隐数。

为了避免性骚扰 她们必须隐瞒自己的性别

英雄联盟这类型的电竞游戏,称之为“多人线上竞技游戏”(MOBA),其特色为玩家每回合会被分为两个队伍,每个玩家控制其中一名角色,以打垮敌方队伍的建物为胜利条件。通常这类游戏中的玩家不会有固定的虚拟角色,帐号或 ID 名称等身分别上也没有性别的标识栏位,因此在缺乏性别线索的情境中,玩家只能从角色互动、聊天语气与字词使用,去猜测或判别其他玩家的性别。

然而在这种 MOBA 类游戏当中,女性玩家常常会武装自己成为男性,或是不愿意自己是女性的这件事情曝光。根据卫报 (The Guardian) 一篇评论 [注2] 分析道,美国许多女性玩家不敢透漏自己的性别,因为一但被其他玩家知道自己是女性,紧接而来的就是一阵语言暴力与骚扰,小至轻浮搭讪,大至调戏猥亵。这让大部分女性感到非常不舒服,甚至放弃了游戏这个嗜好。

现为一名研究生的女性玩家帅帅双表示,她通常不会主动表明自己为女性,以避免一些麻烦的好友邀请。“我很少在游戏里表明自己是女的,一表明就会发生很多麻烦的事情,游戏结束后会有一堆好友邀请,然后我就得全部删掉,我心里觉得‘这些人是在干什么?看到妹子就全部加,也不管是什么样的妹子。’”她说。

因为是女性 所以拥有特殊优惠?

台湾电竞游戏这个看似阳盛阴衰的场域中,女性玩家显然是特别受到关注的一群,这让某些女玩家产生反感,不过和上述美国的例子相比,台湾的女性玩家遭受到的情形或许较为不同,她们大部分像是被当作珍宝一般,被众多男性玩家争相珍惜和照顾着。


图|直白小剧场截图

像是 Maru(服务业,女性)就提到自己在某次的游戏经验中,对方击杀她后,马上呛了一句“嫩”,而 Maru 就故意回:“所以你杀了一个女生很开心吗?”对方马上表达歉意:“抱歉我错了,我现在在塔下不出去(杀妳)。我可以跟妳要 Line 吗?”

Maru 认为自己外在形象并不是大家对于女性样貌的标准想像,但有时候在网路上会觉得男生很奇怪,只要听到“女生”两个字,他们就不会多做联想,会直接把对方想像成他们心目中女生的样子;因此她就在游戏当中故意表明自己是女性,反倒得到了对方的道歉以及不再去杀她的优惠。

除此之外,一些游戏名称比较女性化,像是 ID 里有花、羽、奈等单字,或是聊天互动时大量使用语助词(人家、讨厌、好耶)和复杂颜文字的玩家,就会引来许多男性玩家示好,他们会认为取这些名字和使用这些词汇的一定是女玩家,因此会主动献殷勤送礼物,或是邀约一同玩游戏同时帮忙指导。

唾弃差别待遇 她们渴望平等竞争


图|unsplash

虽然女性玩家一旦承认了自己是女性,有的时候会有受惠的可能,但大多这些游戏中被认为直率的女性,她们还是会希望是以公平的方式去做竞争,并不是想要因为自己拥有“女性”的身份,而在游戏中得到特别待遇。

帅帅双说:“(对方)游戏中或之后知道(我是女生)了,就会对我比较好或亏我,譬如过来偷袭打我的时候,可能会放我一马让我残血回家,但把我的其他队友杀掉。可是我不是特别喜欢这样,利用女生的身分。”她接着又说:“所以如果有时候我很想要表现,就会假装以男生口气来互动,像说‘哥就是 carry’之类的。”

曾经一份探讨韩国女性玩家的研究显示 [注3],外界对于女性玩竞技类游戏是感到奇怪和惊讶的,他们认为女生可以喜欢玩游戏,但应该玩休闲可爱的小游戏,而非充满暴力、杀戮氛围的游戏。而且这类游戏女性也玩不来,她们缺乏即时应变能力和游戏技巧。这样充满性别歧视的观念在台湾也是时常耳闻,这让精于游戏技巧,并有所成就的女玩家非常不以为意。(同场加映:“一个女生好勇敢喔”的保护魔咒!香港女生的台湾观察

“我也有曾经在游戏中用很女性化的口吻,有时候会听到那些男的说‘站后面点我保护妳’,心理就会非常无奈,觉得我本尊帐号都比你强了,你在这边让什么,你们男生玩这么烂,还敢在我面前嚣张。”微生有幸(大学生,女性)抱怨道。

“而且事实上有一些格斗类的游戏,排名前几名的都是女的。”

这些女性玩家认为,在游戏技巧上她们并不比男性差,但总是因为自己是“女性”的身份,而被其他男性玩家刻意谦让或保护,这不是种平等的对待和竞赛。(推荐你看:【性别观察】以“保护”为名的自由勒索,我们都是辅大灰姑娘


图|unsplash

得不到性别认同 因为她们是“肥宅”扮演的“人妖”

台湾游戏环境对待女性玩家过于示好的绅士风度,导致有许多男性玩家因此在游戏当中假扮女性,为的就是得到其他男性玩家的特别照顾或骗取装备。而在假扮的过程中,这些玩家无疑是在复制过时又传统的女性形象,让女性阴柔的特质更加深化,这不但扭曲了现实中女性的真实样貌,更讽刺地让不擅于矫揉造作的女性,无法被认同为女性。

“当我表明性别,大家还是把我当男生,我就会故意说‘人家就不会玩嘛,我刚玩’,他就会说‘不要假,死人妖!老子看多了啦’,然后再继续骂”微生有幸说。

“每次我表明我是女的,都没有人相信⋯⋯,他们对女生好,可是是典型的女生,你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文静、喜欢看书、不会激动的那种。但如果像我们这种说话比较直白的女生,在游戏中就不会被当女人看。”

张玉佩、吕育玮曾经在学术期刊中发表一篇论文 [注4],指出线上游戏中总是以“社会期望”来建构女性玩家的形象,完全排除了女性在现实生活中的样貌与多元特质,让女性特点变的单一、一元。(推荐你看:【厌女症】阻碍女人的,究竟是性别还是能力?

且有趣的是,当我们在现实世界里看见直率、坚毅、不拘小节的女性时并不以其为怪,时常觉得稀松平常,甚至偶尔赞扬她们是非常做自己的女性,但若她们踏入了电竞游戏圈中,就是假扮女性的“人妖”或“肥宅”。这种现象还归因于网际网路的去身体化,一但看不见对方的性特征,就会依靠其讲话的语气、用字遣词来判别性别,而这种网路放大作用让既定的性别刻板形象更加强化。若一位女玩家需要被认同为女性,她就必须表现的更具有女人味。

游戏场域里 性别歧视下的厌女行为

歪曲的女性形象加上女生不善于游戏的想法,渐渐地让“女性”变为一种贬低他人的名词,用来讥笑或羞辱游戏技巧恶劣的玩家,而这种思想不仅限于业余玩家,具有公众影响力的电竞实况主也是高声呼喊着歧视意味浓厚的字眼,女性玩家的形象不断被抹黑,无法翻转。

Maru:“通常对方说‘妳是妹子喔?’都是在质疑妳玩很烂,像是统神的影片常常会说‘妹子,叔叔来啰’、‘她是不是海鲜啊?’之类的话。从很多实况主都可以看得出来性别的议题。”

男性玩家一方面追捧着柔弱温顺的女玩家,却又一边以女性做为嘲讽字词、否认“非典型女性”的性别认同等,显然是一种病态的厌女行为。根据英特尔数位杂志 IQ,一篇描述欧洲电竞女玩家崛起的报导 [注5],当男玩家与技术较好的同性玩家合作时,会以谦让的口吻给予赞赏,但若他们发现对方是女玩家,则会口出恶言,显示了男玩家普遍无法接受女性玩家的技术比自己高超。(同场加映:苗博雅谈母猪教:厌女文化,其实反映了背后的焦虑

换句话说,他们还是无法走出自己对女性设下的框架。

2016 年,一名南韩职业电竞女选手 Geguri [注6] 因为游戏技巧太过厉害,游戏胜率高达 80%,而被同业抹黑于赛事中使用第三方程式作弊,最后为了证明清白,Geguri 举办了直播,让摄影机拍摄他操作游戏的过程。


图|Geguri 直播影片截图

Geguri 因为过于专精游戏,而必须另外证明自己能力的例子,或许多少与他是女性有关。

而电竞界里这样的仇女心态让游戏环境变得对女性更加不友善,加高了女性玩家进入 MOBA 类游戏的门槛。

网际网路对于性别解放的可能在学术中多有讨论,支持者认为网路松绑了女性的束缚,让他们可以发表言论、展现自己,进而开始撼动男性宰制的世界。

然而在竞技类线上游戏中,与其说女性开始得到主控权,进行父权主义的反击,不如说是女性玩家藉由网路的无边世界,看见更多男性霸权的可笑之处,然后再独自于暗地中感到无奈。因为线上游戏至今仍非是个严肃的场域,玩家无需背负太多政治正确的包袱,导致更清晰的把社会对女性玩家的期望表露无遗地展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