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听过斜杠人生,但你尝试过“微精通”吗?这不是一个高大上的概念,而是让人生更有乐趣的小秘笈。

微精通的精神,就是允许自己再次对这个世界感兴趣、允许自己去做。

大、很大、非常大的前景

好了,我们学会微精通,变得更多才多艺、更快乐、更成功(以最宽松的定义来讲),然而这一切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答案是个人的成长—你我的成长。这里的成长,指的是不同自我最终整合的程度。

不要为了一个自我,牺牲另一个自我。过度发展一种自我,对有的组织(军队、社会运动、家庭)来说可能是好事—你可能是一只勤劳工蜂,和某些日本主管一样,把自己奉献给公司,最后过劳死。然而我们来到世上,不是为了过劳死。我们到此一游,不是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人类需要与生命的奥妙连结,任何没顾及此一需求的动机,最终都是在骗你。

我们需要成为更好的人,才可能探索生命的奥妙—统合得更好、更不困在琐事里、眼光更远大、更有同理心、更有毅力,更有活力。沉迷于股价、美容产品或玩具火车的单一自我,无法带领你活出真正的人生。你知道自己有各式各样的自我,每一种自我必须整合在一起,才能抵达连结人生更多深层存在的下一个阶段。(延伸阅读:【张玮轩行笔】感谢我的理发师,让我知道这样活才有意思


图|unsplash

我们的多重自我争着出头,攻击彼此,看轻彼此。当我处于“商人的自我”,我看到绘画或摄影作品时,常常下意识觉得那些东西没什么—然而,当我处在“艺术家的自我”,我会欣赏那些作品。“商人的自我”想贬低其他所有的自我。

花一点时间,观察自己对于事情的不同反应。以食物为例,其中一个自我可能喜欢健康食物,但喜欢垃圾食物的其他自我当家时,健康食物就被嘲笑是令人吞不下去的无聊食物,也因此变换自我时,我们除了失去精力与方向,还因为攻击其他的自我而损失许多东西。也因此,我们必须努力整合自我。

要把五花八门的自我整合成一个能顺利运转的有机体,就像在放牧猫咪一样,每个自我不一定会理你。你必须有一个吸引人又强大的整体身分认同,把所有的元素集合在一起。这个身分不能单单是某个职称。你不能期待一名“计程车司机”照顾到所有你重视的个人特质。

我认识的一个人想当摇滚乐团鼓手,差一点就成功了,但他放弃了,成了快递员。他没留下打鼓用具,全扔了(他把鼓具送给我),试着表现“专业”,穿皮衣,骑拉风的BMW重机,还轻蔑地提起自己从前的生活。他这么做,是在试图将一切整合到一个静止的定义之下:一个职称。可惜的是,成为快递员的他,并不如另一名快递员成功。那位同事骑着破烂的机车,但比较有活力、人缘好,认为自己的身分是“世界旅行家”。(推荐你看:中国人眼中的台湾文案天后李欣频:我用四个方法精进自我

蓝西.伍德 (Ramsay Wood) 身兼诗人、摄影师、企业家。有一次他告诉我,把自己当“诗人”,远比只当“作家”好。当时我无法理解他在说什么,不过现在我懂了:诗人这个身分,更能连结到具有意义的神祕事物—诗人是更高层次的身分认同。

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更高层次的身分认同,那种认同可以联合内在所有不同的元素,阻止各种自我自相残杀,让各方面的人格都获得成长。我们渐渐微精通的事,将提供线索,让我们知道哪一种更高层次的身分认同适合我们。光是意识到有这样的更高层次,就更容易找出是以整合人生的身分认同。

如果过度发展脑力,我们最后可能瞧不起其他人—未能发展同理心。如果过度发展关怀之心,最后可能让别人无法自立—顾此失彼。过度发展单一面向,显然会带来不太好的结果,不过我们可以努力全方位发展。

一窥自己的潜能


图|unsplash

拥有多元的世界观会让人涉猎许多事。微精通让我们从浅尝辄止,一窥自己真正的美好潜能。微精通其实就是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博学之学,可以一圆我们什么都有兴趣一探究竟的渴望—完成有如皮寇弗愿望清单的个人死前清单。(延伸阅读:达成目标的三个练习:不逼自己一把,你都不知道自己多优秀

此外,微精通也能让我们一探最终决定精通的主题。我看过在大家眼里只会惹事生非、毫无学习能力的小混混,一年后绑着黑带,走出合气道道场:他们从单一动作学起,从微精通开始。

我也见过缺乏正式学历的人,最后却掌握困难的外语:他们一开始先在语言学校学点餐跟点咖啡,从微精通开始。

微精通的精神,就是允许自己再次对这个世界感兴趣、允许自己去做。人类的某些年代显然拥抱这样的哲学,要不然该如何解释历史上的“百家争鸣期”,像是伊斯兰时期的西班牙、伊利莎白女王年代的英国、革命时期的美国?一旦我们瞭解,自己的任务是全方位发展自身的潜能,这个世界会成为更美好、更丰富、更开明的地方。

微精通完全不同于任何形式的狭隘基本教义,不以单一世界观束缚个人。从小处做起的微精通,是成为真超人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