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S.H.E 的 Hebe 到单飞的田馥甄,她用歌曲与自身态度,像孩子般,勇敢无畏地去爱生命中的任何可能。

To Hebe,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有时我会想,这世界或许已没有人相爱,我们是自成一座的离岛,情爱飘荡,在没有管理员的公寓里,撕扯喉咙,问自己:“没事了,没事吗?自爱得太寂寞一身清白,难道是我要的结果?”

爱过我的坏人,你是爱不起我,而我也对不起我,若连渺小的自尊都将弃守,我想我不会爱你。

爱让我知道,再美的风景,有天会离开眼睛,但我们曾用尽气力,给彼此的吻和柔软,让伤痛也不觉得缺憾,那么可不可以,让我们仍像孩子一般,无畏去爱!

【注】田馥甄第一张专辑《To Hebe》曲目顺序:
1.LOVE?
2.To Hebe
3.离岛
4.没有管理员的公寓
5.我对不起我
6.我想我不会爱你
7.寂寞寂寞就好
8.你太猖狂
9.超级玛丽
10.给小孩
11.LOVE!


图片来源

To Hebe:让他人撕贴标签,妳只管努力活着

2010 年 9 月,田馥甄领着最强新人封号,从红遍全台,代表 90 后青春记忆的 S.H.E 女子团体单飞,第一张专辑《To Hebe》,像一整辑离别曲,我听着她唱《寂寞寂寞就好》想起了横跨我整个青春的《恋人未满》,像我这样,跟田馥甄一起长大的男男女女,听过 Hebe 唱给我们情窦初开的甜蜜,成长过程在爱里受了伤,又被田馥甄歌词里真实丑怪的情爱描摹给拯救:有她陪我们迎来对爱的疑惑,我们要开始懂,我们会开始懂,爱里头不只有蜜,还有取蜜过程的扎刺与疼痛。

田馥甄用一首首曲目献给过去的自己,别了以后就是新生,从 Hebe 到田馥甄,这条寻觅自己真名的路,她走了十年,而路还远,未来,田馥甄仍会执着地走自己的路: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田馥甄因单飞爆红,许多标签随之而来,有人喊她文艺少女、心目中的女神,就也有人拧拧鼻子,不屑一顾。

面对批评与标签,她不改有话直说的性格,直呼大家造神造得夸张:“ 大家习惯分类或是贴标签、女神、称号,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女神,即使大家给我这称号,我没有因为这样就彷佛身在云端啊,我跟你们一样站在地面上,脚踏实站在地面上。如果大家给我盛赞 ,我会有点心虚,要多努力,不要辜负。我不一定要符合标签,我还是可以活得像自已 ,但有些人看你不顺眼 ,觉得要撕下这标签也欢迎,反正我就在这边,任你们贴、任你们撕,我就是这样。”


图片来源

撕贴标签的从来都是他人,对田馥甄来说,她就只是努力活着,执着做出属于自己的音乐。世人评价她的歌艺术,是个文艺女歌手,她只挥挥手,说自己不觉得。不替任何名词代言,她不文艺,她就是做好自己。(推荐你读:专访田馥甄:“我想做更好的自己,追求完整而非完美”

何必结婚,我只想确保我的心不孤独

关于世人贴给田馥甄的另个标签,她不急于撕下,让它待着酝酿着,只要确保自己是以最舒适的姿态活着,那就行了。

过去田馥甄甚少与异性传出绯闻,独身日子久了,八卦甚嚣尘上,有媒体开始指认她与女助理有超越友情的亲密情谊,田馥甄性向不明,始终是久久会被拿出来炒冷饭的话题,原来不炒绯闻,也会是被媒体追逐的新闻。

2015 年,某个媒体直勾勾追问她明确性向,她冷冷回应:“在这世代,喜欢男生还是女生,是重点吗?”当我们不断强调性别多元的同时,也是在打破二元性别里,单一异性恋的情爱想像,真爱一个人是因为其性别?还是个性?

而传统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制度实则也是架构在单一异性恋的框架下,每当媒体从追问性向到逼婚,田馥甄也总是从容地实践自己对爱与婚姻的价值观。一次专访里,访问者问及她对婚姻的看法,当时她是这么答的:婚姻是蛮随缘的东西,不用强求,人生不一定要追求这件事。 父母或许会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人照顾,担心我孤单。其实重点是,只要我可以确保我的心里不孤单,把自己照顾好就好,重点不是结不结婚。”(同场加映:蔡依林、张惠妹、田馥甄!爱最大演唱会歌单:何必为我的爱致歉

不甩社会给的价值,我在田馥甄式的情爱哲学里学会,不再把自己托孤在恋爱与婚姻的僵化想像里,爱人的时候竭尽全力,一个人生活,心不孤独就能活得饱满,何必渴望一人来完满自己?

我是田馥甄,渺小的人但有幸运的丰盛


图片来源

从 Hebe 到田馥甄,她用自己对感情的态度,唱出一首首痛到极致还是要潇洒高歌的田氏情歌,而这一路上她始终觉得自己幸运。

个人第三张专辑《渺小》,阐述了田馥甄从青春成长的过程,这十几年来不断与自我价值冲撞,对世界理解越多,愈深觉反省:“人家可能会觉得我外表很叛逆、以为我做的事情比较反骨,但其实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其实很没自信,所以从小到大时常反省自己,尤其年纪渐长,理解世界之大之后,就会开始感到自己的渺小。”

有天她看了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的诗集,探讨人类之于自然的渺小,她这么说:“我感叹自己是个幸运的人,能够唱自己的歌,在丰盛的世界里拿了很多很多东西。”(推荐你看:【辛波丝卡为你读诗】我不用仰起头,也能看见天空

过去她在 S.H.E 团体内,总是话少的那个,她说或许是骨子里的不自信,让她在团体里扮演着搭话的角色,直到自己单飞,与歌迷互动、谈论专辑是一种“被迫表达”的练习,但她也在练习说出自己想法的过程,梳理自我:“这些歌代表我,唱的时候也滋润了我,就好像一个书写者,透过书写来疗愈、整理和表达自己,所有纷乱的思绪做一个梳理,可以透过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得到。”

对田馥甄来说,自己或许是个渺小却拥有足够丰盛的人,接受女人迷专访时,她曾说过自己是个没有梦想的人:“我最怕人家问我,你有什么梦想。如果说没有好像很敷衍,但要说的话答案通常很好笑。其实人不一定要有梦想啊,只要好好经营自己的每一天,生命就会为你带来最好的惊喜!我就是这样,我从来没有预期要成为今天的自己,可是这一路走来,我所得到的比我所能想像的还要多。”(同场加映:专访田馥甄:“你不一定要有梦想,人生会给你惊喜”

我们喜欢田馥甄,或许就是爱上她毫不造作的真,她的歌有对爱写实的吟唱、对青春的缅怀,也有长大成人的豁达,她让我们听见世人对爱的疑惑,不给标准答案,却始终用歌曲与自身态度,像孩子般,勇敢无畏地去爱生命中的任何可能。

在田馥甄的世界里,她只愿做芸芸众生里,一座努力生息的离岛,若能在摇曳自己的过程,无意间带给世界一些美善,那就太好了——那就是渺小的人,能有拥有最幸运的丰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