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场关系注定分离,你还愿意和对方爱一场吗?一起来看 Mika 在旅行路上遇到的美好风景。

爱情从来不是我生命中的信仰,也许是父母离异的关系,也许是从小看过太多现实生活里,女人为家庭牺牲自我,却得不到丈夫一点点尊重的悲惨故事。我对浪漫史与婚姻总是抱持着观望的态度,女孩们梦想的白纱,从不曾被我的笔画进蓝图里。

“把一生的幸福快乐当成赌注押在另一个人类身上,也太可怕了吧!”

说来好笑,我不害怕独自背起背包走向未知的国度,不畏惧红海的波涛汹涌,不害怕坠落,在冒险的路上毫不犹豫地横中直撞,然而面对感情却如此胆怯。

结束二十一岁的倒数三个月,我遇见了一个善良美好的男子,在巴基斯坦受到军事管制的北方山区里,一条最不可能发生任何邂逅的公路上,沐在雨后的阳光里,万物都静止着,来自地球两端的两个人,生命在此交会。我信了这是命运,信了马頔的歌唱着“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走上一生只为遇见你”。(同场加映:阿德勒关系心理学:爱不该奉献给“命中注定”


图|unsplash

赶上好时机了吧,第二次见面,在他的城市里,在我最疲累的时候,在我已经因为长途旅行而脆弱到一碰就碎的时刻,他像晒过的棉被那样柔软,他倒茶,在阳光斜射的夏日买一颗西瓜给我。他的出现像冬日清晨的暖阳,让冻坏的我什么都顾不了,一心只想融化在他的胸膛里,对,就这样融化掉,成为一摊泥酱或蒸发消失都好,有那么一瞬间,我不愿再漂泊。他送我去柏林机场,他说短短的日子里,已经目送我离开三次。我说希望下次见面时,可以永远不用再道别。(推荐你看:【关系日记】刘霞与刘晓波:为了爱你,我注定错过平凡的爱情

如果一场恋爱注定要分离,你仍愿意纵身而跃吗?

偏偏我是个擅长想念的人,偏执的认为,深深爱着一个在地球另一个角落的人,岂不是件很浪漫的事?数月后他来到我居住的这座灰色城市,这并不是理性的,甚至毫无理性可言,我开始想像爱情不过就是你一言我一语,互相挖洞给对方跳,越挖越深,最后就成了彼此的坟墓。也许是磨合,也许是根本不适合,我们在情感中拉扯,在理想与现实中焦虑,怀抱变成了利刃,一不小心就刺伤自己。年纪轻轻的我什么都不懂,原来爱是眼里为他下着雨,心里为他打着伞。


图|unsplash

诗里说着,流浪的冲动和浪迹天涯本身就是一种爱情、一种情欲。旅行的浪漫,一方面无非来自于对冒险的期待,另一方面则是潜意识里的冲动,想将官能上的欲望升华,任其化为烟云消失无踪。而这样的人总爱将爱情深藏,只因爱情无法实现。

说再见时,我们两个人都哭了,才明白,我害怕失去的不是他,而是那个无所畏惧、愿意为爱奋不顾身的自己。但是亲爱的,明天的日子不再有你,仍然想对你说声谢谢,在生命最美好的时刻遇见你,携手走过一段奇幻旅程,让我成为了一个懂得爱的人,回忆的行李就收进心里,爱过你,我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