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周三七点,准时为你放歌!曾经我们近得要走入彼此生命了,最后还是错过。

亲爱的海苔熊:

我是母胎单身者,二十七岁才遇到感觉可能喜欢我,而我也喜欢的女孩子。

我是在厦门的旅行中认识她的,七天的旅行有很多相处的时间。回程的时候,她写给我的卡片说,我是她一直寻找的,纯粹的人。她说,虽然我一直没有自信,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但她看见我身上有闪闪发亮的东西。

但回到台湾之后,我们居住的县市距离一小时多火车的车程。我那时候不相信我们的关系能维持太久,所以我很被动,只有在脸书天天跟她讯息,倒是她常约我去她参加的活动。

第一次我因为撞到我原本排定的事情而拒绝了。

第二次我跟她和一些朋友去了海边,那里是她跟前男友回忆的地方。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刚分手,旅行中她滑手机看到前男友的动态会突然哭泣,她说她不想回台湾。在海边的时间没有很长,但晚上她跟我讲了她家庭的事情。我记得再次见面时,她跑向我,还有我们分开时感觉她不舍的样子。我觉得我们好近。

一个月后,我到南部出席一个七天的短期工作,在工作前后我都去找她。工作前跟她一起去她另一位朋友的活动,而这位“朋友”,也就是她后来的男朋友。工作后我又去找她,跟她住在同一间背包客栈,晚上一起逛夜市,隔天一起吃饭。

下个月她又去厦门,旅行认识的朋友牵线有一个工作实习的机会,她出发前有问过我,我说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虽然我很难过,因为很久之后才能再见到她。她出发那天,我去机场送她,我送她之前聊天聊到的衣服,她马上去厕所换上。然后我们合照。从七月初我们再次见面到送机这段时间,我们每次见面都会合照,她发在她的脸书上,旅行认识的朋友糗我们闪。

那时候真的很快乐。

她在中国的时候,我们仍时常微信聊天。倒是她回台湾有一个礼拜多没回我讯息,直到我终于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她。她说回台湾就觉得很累,很多人在找她,所以她想躲起来不想理任何人。不过通电话之后,她传讯息给我说她很高兴我打电话给她。我跟她约南部她主持的活动结束后,一起住民宿,隔天一日游。

她答应的时候我真的非常高兴,看很多游记、排路线、订民宿,我决定在旅行最后告白。终于到了南下那天,在活动中,她发讯息问我民宿能不能取消,活动中有人在网路上攻击她让她忧郁症发作,她只想回家休息,我后来才知道她朋友一直在后台陪她。

但我一直没认真把那个男生当情敌,一直假设他只是她认识很久很熟的朋友(其实她认识我一两个月后才认识他),因为他还劝她留下来而不是直接回家去。

那天晚上民宿非常的冷。那天晚上我觉得很受伤,一度决定不再喜欢她了,直到隔天早上才决定继续喜欢她,不过无论是电话、简讯、line、fb,直到晚上我回到自己的城市时她才回我。

我从那天之后开始明确的感觉她不喜欢我,煎熬了一个月,我又南下找她,把上个月没有说的话说完

距离我们相遇,一共六个月又十天。她告诉我她喜欢他。

对我来说,我们关系的转变,时间点就是她从厦门回来一周没有回我讯息的时候,或是取消一日游的时候。但厦门的朋友告诉我,她在厦门过生日而他去找她的时候,在厦门的朋友都知道了。

对不起我叨叨絮絮一直说一些我跟她的锁事,当我被拒绝之后,我常回头去找这些记忆的片段,不停去猜想,如果我那时候更积极一点,如果我没有因为之前拒绝之后连朋友都当不成的伤痕而不敢太靠近,我们的未来会不会有所改变?也许阻隔我跟她的,不是一个小时多的车程,而是我的害怕。

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 让我心碎却如此着迷
就算世界动荡 再绝望也有微笑的勇气
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 才令我至今一再想起
这样爱过一个人 是多幸福的事情

她真的好美好,我好幸运遇见她。也许我们曾经靠近,但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别人。

就跟我追求过的每一个女孩子一样。但这次,是我二十七年的人生中最接近爱情的一次。我一度以为,我终于遇到那个人了。如果下一个人出现,我一定再痛也要勇敢去爱。

by 长不大的孩子(点播时间:2018/1/13 上午 6:01:32)

亲爱的长不大的孩子: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们的故事,他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特别到让你愿意做出一些改变、挑战一些和以往不同的勇敢。或许在过去的经验当中,你很少遇到对你有好感的女孩,而与她的这段邂逅,正是你最接近爱情的可能。听到这则故事,其实有一点惆怅,也有一点甜,鸭子都已经到了嘴边(好吧虽然这个比喻感觉有点怪),却在最后一刻飞走了,输给了他现在的男朋友。不过,想起前阵子在张老师月刊上面看到的一段话:

“如果是一部机器,你按下了停止按钮,机器就会停止运转;但如果是人,你按下停止按钮,人才会开始思考。”[1]

“......如果我们去搜寻‘回头’这个关键字,找到的几乎都是对于回头的屏弃......回头是虎代表的懊恼、悔恨、迟滞......但人生是一个长跑,有时候常是按一下暂停和回转的按键,回头去看看怎么和自己的经验好好的相处。”林以正老师说 [2]。

点播了这首歌,按下了你的暂停键,你开始思索和回想,过去这段时间自己都因为害怕最后连朋友都当不成的伤痕,而不敢再靠近一些,这的确保护了你不会因此而受伤,却因为这样错失了一些机会。(延伸阅读:【单身日记】可惜我们偏偏不是让彼此幸福的人

或许因为是这次和他的姻缘,让你一夜长大,开始练习为自己的喜欢和感情负起责任。这样的一种暂停,其实是你生命当中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尽管最后他跟别人在一起了,但你因为这次的失落,才有机会真正勇敢地与人“在一起”,而不是只搁浅在暧昧而已。

只是我仍然在想,或许你会好奇:如果她曾经对我有意思,是什么让我们疏远了彼此?或许是距离、或许是我不够勇敢、或许是我在最靠近的时候没有冲一发,但如果她不曾喜欢我,为什么会到厕所立刻换上我送她的衣服?(同场加映:给从前的恋人们:曾有一刻,我们是世上对彼此最坦诚的人

心理学 OK 绷

心理师邱淳孝曾经在一篇文章当中谈到一个有趣的问题──搞暧昧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其中一种可能是,他们在这样的一种关系当中,三个愿望一次满足:

  1. 享受恋爱的时候飘飘然的感觉、脑内恋爱激素的增加
  2. 不用负担承诺、在一起的压力
  3. 如果他是逃避依恋,他可以在一种“相对安全”的状况下(和你保持距离),同时获得他想要的被照顾、被呵护的感觉。

第三个比较特别,我想要仔细说明一下。我认为,每个人在关系里面有他习惯的“距离”(当然在感情的不同的阶段也会有些不同):

  • 有的人喜欢比较远一点的距离他觉得这样比较安全
  • 有的人则倾向跟别人比较靠近,有一种依靠的感觉
  • 有的人喜欢忽远忽近的距离,重点不在远或近,还是在自己能不能够掌控何时要联络,何时不想被打扰。

不论是哪一种人,在关系里面较有权力的人 (power),通常比较能够决定“要见面还是不要见面”、“要约还是不要约”,而权力比较低的一方,就像是海浪上面的小船,跟着对方的忽远忽近而起起伏伏。根据最小兴趣原则 (Principle of least interest) [3],感情当中的权力高低是依照“依赖对方的程度”来分配的,越依赖、陷的越深的人,在这段关系里面的权力就比较小,也很容易因为对方做了某件事或者是不做某件事,而感到开心、难过。(推荐你看:成熟的爱是节制:放下依赖惯性,爱得不焦虑

回头看看你和她的关系,他决定要不要见面、他来评估你打去的电话他喜不喜欢,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你的权力是相对来说比较小的,不过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就像你说的,母胎单身这么久在过去你喜欢人的经验当中,大多都没有好的结果,所以你对自己比较没有自信。所以真正需要问自己的问题是:倘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你愿不愿意多相信自己一点?

在爱情里面我们经常会去面对到自己的脆弱,和那些比较没有自信的部分,可是也正因为这些面向被浮上了台面,我们才有机会好好的去检核,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看法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

或许,遗憾就像是生命当中的一种暂停,当我们愿意在这个遗憾里面停下来,也就有可能看见那些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