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地时间 3 月 24 日,超过 80 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枪械暴力,并藉由游行与参与者的演讲内容,点出黑人女性遭受严重枪械暴力之处境。

上周末,2018 年 3 月 24 日,美国当地涌现越战后最大游行潮,人们走上街头为捍卫生命而战,为反枪枝而努力。

这场“March For Our Lives 为生命游行”之社会运动,超过 80 万人参与,起因不只是来自上个月前,美国佛州玛乔利史东曼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发生大规模枪击案,造成 17 人死亡,枪手火力全开,扫射学生 6 分 20 秒后,弃枪而逃。

在这起枪击案发生前,美国历史上有更多类似的案件:

2017 年 10 月 1 日,赌城音乐节枪击案,造成 58 人死亡。枪手从下榻旅馆房间窗户朝对街参加户外乡村音乐节的群众开枪,造成 58 人丧命和 546 人受伤,随后枪手饮弹自尽,是美国现代史上死伤最惨重的大规模枪击案。

2016 年 6 月 12 日,佛州夜店枪击案,遭成 49 人死亡。枪手马丁于奥兰多一间同志夜店开火,枪手在与警方枪战中身亡,他自称效忠伊斯兰国,伊斯兰国随后宣称犯案。

2012 年 7 月,科罗拉多州电影院枪击案,造成 12 人死亡。枪手冲进科罗拉多州奥罗拉一间电影院,朝正观看“蝙蝠侠”系列电影“黑暗骑士:黎明升起”的观众开枪,并释放催泪瓦斯,造成 12 人死亡、70 人受伤。

过去 30 年至今,拥枪自由与人身安全一直处于对立面,找不到柔软的沟通角度,尽管许多生命不断因枪击案逝去,在美国,只要管制枪械的法案一天没通过,生活在开放枪械国家的人民,就永远活在随时有枪击案发生的可能下。(延伸阅读:写在奥兰多同志夜店枪击案之后:活着、抗争、无所畏惧

迄今逾 80 万人步上街头,是对过去枪械滥用、枪击案频传、人身自由遭胁迫等种种因素,发出怒吼:够了,已经够了(Enough is Enough.)。

长久以来,黑人女性都只是隐藏在枪械暴力后的数字

这次游行除了要求实施更严格的枪支管制政策外,背后亦透露重要且需被正视的信息:美国过去并未关切黑人族群的受害处境,特别是黑人妇女和女孩遭受枪支暴力的严重影响。

11 岁的纳奥米瓦德勒于华盛顿的演讲中说到:“我在这里承认并代表非洲裔美国女孩,我们的故事不是报纸头版,甚至在晚间新闻里都没有出现。长久以来,这些名字——这些黑人女孩和女人,都只是数字。”瓦德勒更于演说替过去遭受枪枝暴力的黑人女性说出心声:“我在这里,为那些被数字隐匿女孩说‘够了,再也别发生了’。”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根据《VOX》报导,黑人社区受到枪支暴力的严重影响。2016 年,联邦调查局指出,黑人占谋杀案受害者的 52%。当年将近四分之三的谋杀案是枪支。关于种族和枪支暴力的大多数讨论都集中在黑人身上,他们特别容易遭受枪支暴力。但是这种暴力行为不应该掩盖黑人女性也面临危险的事实。(推荐阅读:被枪杀的里约希望!Marielle Franco:权势者可摘除几朵花,但挡不住一个春季的降临

根据暴力政策中心的统计,黑人女性在任何一组妇女中遭遇枪杀的比例最高,其中大部分可归因于亲密伴侣暴力事件。“该组织在 2016 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与黑人男性相比,黑人女性更容易被配偶,亲密熟人或家庭成员杀死,而不是陌生人。”

黑人妇女也常是警察暴力的受害者。在警察枪击事件中黑人妇女的死亡激发了 2015 年 #SayHerName 运动的创建。来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于 2013 年 5 月至 2015 年 1 月的警察枪击案中发现,近60%的黑人女性被警察杀害的人没有武装。黑人儿童也遭受枪支暴力的不成比例的袭击。

此次游行活动中, 一群学生组织提出了“欢迎来到革命”标语, 谈到遭受严重枪枝暴力影响的社区。17 岁的埃德娜查韦斯更提及:“看到鲜花纪念失去生命的黑人与非裔青年,是很常见的情况。”引起世人关注枪械暴力背后, 一个个统计数字代表的生命,正视因为种族与性别产生之不平等的暴力事件。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停止枪击案伤痛:直到我们做出真正且持续的改变

美国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后,该高中一群学生,组织并发起反枪械连署活动,学生领袖希望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将枪枝管制提升为重要改善的议题,并藉由游行,鼓励与其同龄的人登记投票。该连署活动的核心诉求为:要求提供全面且有效的法案,立即提交国会,解决枪支问题。

周六华盛顿游行的十字路口,聚集选民登记志愿者,喊着:“这不到三分钟!”号召路过的群众登记投票!

根据《NewYork Time》报导,志愿者卡罗尔威廉斯说:“这些帕克兰学生已经能够做出几十年来没有人能够做出的改变。”石匠道格拉斯二年级生 Sari Kaufman 亦敦促人们“将此一时刻,变成一场运动”,推动枪械管制法案的生成,“别让他们(政客)认为我们只说空话,而不行动,”她大声提倡群众用示威抗议、参与民主投票的实际行动,证明政治家的错误的。

这次枪击案事件后引起的社运回响,让她对帕克兰的爱已有了全新的意义,她说:“经历了这一切的伤痛之后,我们回归了前所未有的强大。我们得做出真正且持久的改变,才不会让这 17 人白白死去。”

而白宫亦在此游行后,发表声明回应示威游行之诉求。赞扬许多勇敢的年轻美国人行使他们的第一修正案权利*,并于声明中提及上周五,司法部提出“禁止颠簸库存法案”即,把“机枪”定义为包含联邦法律规定的颠簸型装置,实质上地禁止它们。

【注*】第一条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权利。

我们有权享受生命,活在一个不必担心被枪杀的世界

游行演讲中,高中生 Juan Reyes 亦提出,除了帕克兰,芝加哥面对枪枝暴力的处境:“在 Parkland 发生枪击案前,芝加哥一直处在枪支暴力的威胁下,事件发生后人们开始意识并谈论学生在校园的安全性,但事实上,我们南方和西方的学生从未感到安全。”

Trevon Bosley 是位 19 岁的芝加哥居民,他的哥哥 Terrell 于 2006 年因枪伤身亡,他说:

“我们有权享有生命,不用担心被枪杀。”

年仅 16 岁的米娜·米德尔顿也在华盛顿活动现场发表谈话,她回忆过去因目睹持枪男子偷窃过程,遭威胁经历:“他拔出银色手枪,把它指向我的脸上,并说‘如果你说什么,我会找到你的。’那些话,至今还困扰着我,我还是做噩梦。 但今天,我仍站在这里,仍然在这里,大声地说些什么!”(推荐阅读:黑人女性艺术家的行动革命:我们要的不是后冠,而是被看见

透过此次美国反枪枝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许多深受枪械胁迫,活在枪枝暴力阴影底下的民众挺身而出,说出自己的经历,亦藉由枪械暴力揭露黑人族群的受害处境,透过参与游行者之自白,渴望引起政府与大众正视应该被改善、需要被改善的枪械管制政策与黑人族群之权益,让所有种族、性别的人民,有权活在一个不必担心被枪杀的世界里。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