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幸福仕事,让我们从工作延伸到女性在职场遇到的切实焦虑:女性生子组成家庭后,该如何重返职场?

今年即将 30 岁的友人C,刚辞掉纽约工作,与丈夫一起回台湾。此前,她的人生路径几乎是所有父母心中理想女儿该有的样子:第一志愿的学历,顺利申请美国名校研究所,毕业后在纽约一间名气响亮的公司工作,在那里遇见同样优秀的老公。

几年后,丈夫决定回台接手家里事业,她也一起回台湾,并且计画在 30 岁那年,人们说体力还行的时候生孩子。

大学时候她常笑着跟我说,再怎样她都要生一打孩子,她有一幅理想家庭图景,工作、结婚、生子,一座漂亮的花园,组成一支篮球队的孩子们。一直以来,她的人生也笃定稳步朝理想愿景走去,没有太多疑惧或焦虑,确实拿到了漂亮的学历、工作,以及婚姻。(推荐阅读:【性别直播】海苔熊X心理师:母爱内建、兼顾一切,女人为什么这么累?

她回台三个月以后,我们相约吃饭,她脸上出现少有的迷惘神情。

“我突然不确定是不是要这么快生孩子。”C 告诉我,“回到台湾,我突然感觉到一件事,一旦生了孩子要回到职场,重新找到一份和生孩子之前一样好的、备受重用的工作,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C 的告白让我非常讶异,在所有朋友里最坚定要生孩子的人,也感受到了现实情况上的阻力,并且令简直女超人的她感到困难与犹豫。

事实上,C 感受到的是很切实的现实状态与问题,这也不只是一份焦虑而已。


图片|来源

台湾社会既要女性生孩子,又不给女性时间生孩子

据行政院性平处 2017 最新资料显示,25 岁至 29 岁的台湾女性劳参率最高达 9 成,但女性 30 岁后劳参率明显下滑,约较男性少 14 个百分点以上。

同时也出人意料的是,台湾常自诩为亚洲性别最性别平等的国家,可是据行政院主计处与 ILO 的调查,我国劳参率在 30 岁后即渐次减少,与新加坡相近,日韩女性 35-44 岁劳参率逐渐回升,曲线呈 M 型,显示女性有二度就业的倾象。而美国女性在 30 岁之后,劳动参与率则维持在 80%-70%之间,在 60 岁之后,劳动参与率才会低于 60%。

台湾真的已经性别平等了吗?或许外显的言语歧视或揶揄并不如东亚其他国家明显,但职场上其实仍有结构性婚生歧视与性别排除。例如,对于暂时离开职场生养子女的女性或男性,从国家制度到民间企业对于劳工的婚生计画,抱持的态度就很不友善。

在台湾,劳基法的产假仅有八周(分娩前后,含例假日);而且还有附带条件,只有受雇六个月以上者才享有 100%;未满六个月者仅能使用 50%。也就是如果在怀胎四个月以后到职新公司,在整个孕期,包括生产后的产后恢复,只有四周的时间。

至于六个月的产后育婴假,目前的受益族群只有约 18.7%,主要受益族群为公家单位,其中 6.7%为男性、12%为女性,职场上请育婴假的情况其实不多。请育婴假的困境包括:工作岗位可能不保、投保薪资普遍低于实领薪资(甚至某些小公司没有劳健保)、约聘人员容易被直接解聘、换工作后需满一年才能请育婴假。(推荐阅读:从女性职场地位,看日本距离性别平权的路有多远

国家既要女性生孩子,又不给女性时间生孩子。女体不是机器,生儿育女对身体是很大的负担,我们几乎忘了,生孩子至今对孕妇而言,仍有死亡的风险。而孩子生下来并不是一秒马上站起来自己走路找东西吃,人类的婴儿完全无法靠自己存活,需要全时间照顾,这份照顾责任又落在谁身上?

当退出职场成为阻力最小的一条路

根据行政院 2016 年的统计,有配偶的女性,平均每日无酬照顾时间(照顾子女、老人、其他家人、做家事)将近四小时,其丈夫仅 1.13 小时。

在台湾普遍低薪的环境中,对于年轻女性来说,情况更为严峻。物价逐渐攀高,想要委外托育,在三足岁之前,委外托育的平均费用是 16,007 元;子女在 3 至 6 足岁前之平均每月费用则低标为 8,719 元。这段期间,育儿每月逼近两万三的支出,在平均薪资大约四万的台湾,生儿育女不仅在财务上,成为生育主力的年轻人不可承受之重,在劳力和时间负担上,也同样令人难以承担。

家庭收入最好双薪,生儿育女之后,女性不仅要快速复返职场的工作岗位,八小时的职场工作下班之后,还有四小时的照顾与家务劳动等着你,每天平均工作 12 小时,台湾女性面临严重过劳的处境。

可是,谁有办法长时间维持 12 小时的工作状态?

于是结婚生子之后,许多被期待担负家务劳动的台湾女性,必须做出看似“自主”的抉择:退出职场。事实上,这却是源自严重性别不平等的现况,上至国家,下至企业以及家庭单位,将生育与照顾成本都压在女性身上,期待透过女性的自主“超时工作”,或是职场家庭二择一来解决,女性处境长期被结构性忽略。(推荐阅读:【女人幸福仕事】2018 调查报告:台湾女权过盛?三分之一女性在职场受差别对待

在缺乏足够的政策支援下,单亲母亲的压力更大。在女人迷的幸福仕事调查中,单亲妈妈是最重视“经济收入”的族群(95%),。并且单亲母亲也普遍反应工时过长的问题,过半数皆认为充足休息时间 (54%),是幸福工作的必要条件。

写到这里,我想起在台湾念书的日本友人离开台湾前夕,告诉我的一些话。“台湾真的很好,如果可以,真希望整个世界都是台湾。”“可是,台湾的低薪问题太对不起年轻人了。在这里,我实在不晓得该怎么生活下去。”

将生育率归因给年轻女性不生孩子的“个人选择”,完全忽视青年低薪问题、忽视女性生育的各种成本,则根本上难有解套可能。已经 2018 年了,持续让女性退出职场、或持续让女性过劳,都不该是国家的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