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像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

〈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买一本书,两人一起看
看里面有没有提到
更多关于彼此的什么
像是雨水落下
又急又快打进我的缺口
声响错落,而你
你还在想有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一起看部电影,一起看
有关末日的,像是
下一秒我们就会失去彼此
我们是炽热的吗
是彼此紧拥像下一秒
对方就会消失
像火焰将我们焚毁
而风吹熄了火焰也
吹散了彼此像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吗
牵着手,甩来甩去的
让彼此承担彼此的开心
想问你一切都好吗
我一切都好,只是记忆
停留在某些时刻
昨日留下的吻
或者彼此
留下的一些记号
看起来像单纯的瘀血
问自己究竟还有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做最盛大的一场梦
握紧彼此的手
躺在床上虚耗一天
或者亲吻,或者做爱
或者刻下一些字句
向未来留下一些遗言
或者知道一切都像风
我们是水,被容器塑造
自己的形象像最后
埋下我们的土壤
我们还有明天吗,我们
还能够看到彼此
轻轻地笑着像什么都没发生吗

(留下时间:【徐佩芬为你读诗】如果爱一个人,不能只爱他的夏天


图片|来源

〈宇宙的温度〉

他曾说每一个宇宙
都有一颗最耐看的星星
他说我告诉你喔
我要带你去看尽一切
漂亮的风景
及这世界上
所有柔软的事物

他说时间是最残忍的
有他残忍吗,我想
我已经知道
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过去的海誓山盟
过去的你
还有过去的我
现在都已经是废弃物了

我们一直排斥彼此
像是一靠近就是战争
爱是最残酷的事物
我在里面学会许多
例如伤心
痛苦的构成
以及如何给人致命一击

我们都在痛苦中
学会如何带给他人痛苦
他教我如何杀死我
我学会如何杀死他
我们是如此好学
如此记忆深刻
我甚至记得他手掌上
粗糙的掌纹与
眼泪被风带走时冰冷的温度

我也记得当初
拥抱后我们才惊觉
两个宇宙之间究竟有多冰冷

(留下时间:【为你读诗】要过好的日子就是忘掉好过的人


图片|来源

〈心〉

——兼答爱与恨的各种沉默与喧哗

万物都有心吗
例如黑暗
黑暗有心吗
我从黑夜里借一点影子
放进自己的心里
这样我可以有
光明的心在一旁吗

文字有心吗
我如何相信,那些文字
不是他人随意拼凑
毫无意义的呓语
我有心吗
我的心是不是麻木的
我听音乐
感觉音乐只是有限的
音符组合而成
我看戏剧
感觉戏剧只是一些
假造的人演一些假造的情节
我不相信
除我之外的故事
我认为那些都是假的
只有我才是真的

我们是否可以假设
有一些必然正在发生
有一些偶然
是因为那些心
才能够成立
我们要梨是梨
要苹果是苹果
也要它们
同时并非梨和苹果
你有心吗
那些语言内
有你的心吗
我知道有些事
是语言所无法陈述的
我知道文字
是有极限的
例如爱,最后变成沉默
那些太大声的
都是仇恨的噪音

我们以为自己走过了
漫长的时间
拥有足够的理智
去谈论那些心
那些心,然而那些心
却都在巨大的阴影下
紧紧抱着自己的黑暗
我黑暗的心啊
我黑暗的你
我知道世界不只有你
知道世界有各种颜色
各种的心
我知道我抱着紧紧的
是各种爱
然而爱与恨拥有的
是同一个心 

(留下时间:【为你读诗】你爱过的我替你重新爱了一遍

注: “要梨是梨/要苹果是苹果”原典来自乌青“我挑水果/就挑那些看上去舒服的/苹果要像苹果/梨要像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