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像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

〈锐利〉

“所以你也曾锐利吗?”
“当然,就像走过我们的时间一般。”

你问我是否也曾锐利
我回答地理所当然
像是这个事实不曾存在
令它直直地穿透我
我像是个轻盈的灵魂
却又重得像是生活倾倒在我身上一般

但我只是让自己更冰冷
像是曾听过的谎言
那么真实,却又那么荒谬

我只是让自己更残忍
像是曾受过的伤害
我知道痛苦总是比快乐难忘

我只是让自己更坚硬
像是曾经历的故事
知道喜剧比悲剧还要艰难

我只是成为自己
像其他忠于自己的人
让时间在身上留下痕迹

我只是记得你
记得你曾像我一般锐利
刺伤别人也令自己生锈

我只是记得你的吻
绝望、坚硬,又冰冷像是
生活从未向你兑现诺言

你问我是否也曾锐利
我轻轻地摊平自己
要你用力地将我划开
仔细地将我凑齐

(留下时间:【为你读诗】为何你不婉拒远方?


图片|来源

〈器物〉

“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领悟〉,李宗盛。

你有多美丽的一颗心
全都落在恶水之中
而我有的只有雨水
甚至希望自己就是雨水
平等地落在每个人的身上

我有充足的阳光
去照射每一个阴影吗
我是说所有人都是阴影
所有人都是雨水
并将他人当作一只失温的容器
当作纯粹的器物在使用

我假设我是一只纯色的静物
我是说在座的人
每一个都是断翅的雀鸟
吱喳着将我当作一只
掉色的死物,在那躺着
就在那躺着,仅仅躺着
没有谁靠近,也没有谁远离

我突然发现,彼此之间
竟是如此相似,同样在等待
被落下的雨水击中
或许我们的爱一直都是各分一半
谁也无法为谁分类
我们为了爱盛满雨水
也打破所有静默的器物

我们说爱,然而爱
是最荒凉且孤寂的一场雨

(留下时间:【为你读诗】我的温柔都不完整


图片|来源

〈告诉我〉

“世界上充满了会伤害你的人和话语,只要你还活着,别每一次都被这些事情打败了。”

——《青春机关枪》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过的时候说难过
寂寞的时候说寂寞
这样就够了吗
说了我就会变得更坚强吗
说了我就能更快乐一些吗

我能不能说自己
像在阴翳的森林里
被生活的阴影笼罩起来
能不能和你说
你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将我包覆起来
我像是漂浮着
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
像是失重
但我知道你正抓紧我

我在生活中充满疑惑
说出来的都是问句
每句话都是漂浮的气泡
希望被谁接住
像你一样,每句话都是试探
像闭眼朝前方走去
每一步都需要勇气
和你说的每句话都是问句
只是希望你回答我时
能够和我握住你时一样坚定

而这一切都是被允许的吗
想问问你这些是可以的吗
我知道一切都是可以的
但如果你在,告诉我好吗
如果你伤心,告诉我好吗
如果你觉得自己像在阴暗的森林
告诉我好吗,告诉我
如果你像是一个人迷路
感觉自己痛苦、无助
像是走失的孩子,那告诉我
你觉得自己寂寞吗
如果一切我都告诉你了
那你会和我说吗,说你
仍留在黑暗中,像我
将自己摊平在你的面前
承认我所有的不堪

(留下时间:【为你读诗】我们各自殒落的周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