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编辑与作者为你挑片,写影评也写生命故事,看见镜头下的缩影人生。从《弟之夫》细看看性别教育在日本的推进与台湾的逆行。

在 2017 年年末时,日本 NHK 释出将改编日本同性漫画画家田亀源五郎的漫画《弟之夫/弟の夫》的消息,而 2018 年年初剧照释出的时候,身旁的朋友们都很兴奋的转贴相关消息并讨论。


图|《弟之夫》剧照

两个男生可以结婚吗?

这部原着漫画曾获得日本第 19 届文化厅媒体艺术季漫画部门优秀奖,大纲从一位加拿大人 Mike Flanagan 与日本同性伴侣凉二结婚,然而在日籍伴侣不幸早逝后, Mike 特地飞到日本找凉二的原生家庭以完成生前与他的约定,当 Mike 抵达自己伴侣老家门口时,是由凉二的双胞胎哥哥弥一来应门。

不同于凉二,弥一是个已经离婚且独自抚养上小学的女儿夏菜的单亲爸爸。在三周与 Mike 的相处时间里,弥一不停反思着自己对于坦率承认同志身份的双胞胎弟弟凉二是否刻意不去了解,而产生逃避心态?而 Mike 的爽朗与亲切,让刚上小学的夏菜对于外国人与同志知识得以进一步的认知。(推荐阅读:【如果你想】四部当代日剧推荐:我喜欢内心脆弱,仍努力战斗的人


图|《弟之夫》剧照

在日本,虽然性文化多元。同志影音市场、夜生活,又或者是与日本同志朋友往来等,都让许多其他国家的同志向往。亲自询问几位于青少年时代意识到自己是同志身份,却碍于整体社会压力不敢出柜,到了海外才在伴侣鼓励下开始与同性的伴侣交往的日本人们,在多年之后,他们觉得:日本社会缓慢的接纳同志族群中。

《弟之夫》剧集已于 NHK 播送完毕,这出剧的改编,藉由真人重现那些温馨的场景、台词好让日本民众认知同志其实跟一般人无异的事实。NHK 也在剧集官网上设了一个讨论区,让收看后的观众得以分享感言:

而在日本,更有学者致力研发儿童教材、办理讲座,利用绘本与书籍让小学学童得以认识性少数与同志族群的教材。这些都是现在进行式。

可笑的反同志教育公投

拉回台湾,在 2017 年上半年的大法官释宪宣告现行民法不让同志伴侣结婚是违宪的好消息,但在同年,在公投法修正后,政府在性别议题上的漠视让下一代幸福联盟等反同性婚姻的团体开始伺机而动。在连署后,他们向中选会提出了三项公投题目,其中一题是:

你是否同意在国民教育阶段内,不应对未成年孩子施行‘同志教育’?

在中选会进行的听证会期间许多荒谬又可笑的言论就不一一列举了,但看到日本改编《弟之夫》好让一般民众甚或是小学学童开始认识“同志无异”的事实,转过身来看到下一代幸福联盟的代表在公听会上说着:“我是孩子的父亲,我为我的孩子发声,同志教育已经给我们孩子很大的影响。”真的是不胜唏嘘呢。大家看看在台湾那些勇敢出柜的人啊!从青年世代苗博雅到中年世代蔡康永,乃至祁家威、王天明等,到底有哪个人受过同志教育而成了同志呢?(推荐阅读:台湾真的同志友善吗?台湾首份同志人权政策检视报告公布!

同场公听会上,更出现了:“性向有可能后天改变。性倾向有生理因素、心理因素、后天生活因素。”这类过时的言论,性倾向本就是自我认定,没人能说得准啊!于 2003 年时,主导将同志将精神疾病诊断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里移除,也就是让同志不再是精神疾病的推手,美国精神医学专家 Dr Robert Spitzer 出版过一篇探讨性倾向转变治疗的研究注1,那时他的结论是:“改变性取向的情况虽然可能发生,但恐怕非常罕见。”然而,当他发觉这篇研究里转介性倾向转变的个案让他分析的合作机构并未说实话,重新检视结果后,他于 2012 年再次发表文章表示要撤回先前研究的结果注2:“简单的事实就是:我们没办法决定参与者的改变是否有效”,并说了:

“对于我的研究让性倾向转变治疗有了错误的印证,我相信我欠同志社群一个道歉。”

他更录制了一段影片说明,并且希望同性恋者要积极面对自己的性向,让自己活得更自在。

当不只是西方国家,邻近的日本开始也有让学童学习与认识同志族群的缓步前进之举,台湾的“这些”家长代表们一句“保护下一代”的不要让性别教育进来台湾,又用性向有可能后天改变这类已被学者道歉有误的言论来影响舆论。

对比各个国家的现在进行中,台湾真的要逆行倒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