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2018 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最佳女主角奖法兰西丝·麦多曼提出“Inclusion Rider”,而 Inclusion Rider 为什么重要?因为保持多元,将带给世界更多可能性!

从 2018 年 1 月的金球奖颁奖典礼上,#MeToo 运动和欧普拉(Oprah Winfrey)撼动人心的致词,到 3 月的奥斯卡颁奖典礼,获得最佳女主角奖的法兰西丝·麦多曼(Frances McDormand)在舞台上最后提到的 “Inclusion Rider” (注1),或许有些男性觉得有失公平,或许有人认为过犹不及,然而以任何形式为少数发声,都是我所乐见的,因为这的确是需要被重视的议题。(推荐阅读:黑是最勇敢颜色!划时代 2018 金球奖:有愤怒的人更有温柔

2007 年,我进入洛杉矶的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简称 AFI)攻读硕士,主修电影制片,在学期间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学校对多元的重视、对专业的尊重。AFI 的摄影系是世界最顶尖的,校友包括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 9 次得奖 3 次的 Robert Richardson,诺兰导演御用的奥斯卡得奖摄影师 Wally Pfister 等等。摄影专业传统上一直对女性十分苛刻,当我在台湾读电影时,选择主攻摄影为专业的女性可谓是凤毛鳞角,所以我没有想过这样的系所,其中竟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是女性,而她们的表现甚至比其它男性摄影师出色!今年以《泥沼》(Mudbound)提名奥斯卡最佳摄影师的 Rachel Morrison,就是 AFI 的毕业的女摄影师,她也是奥斯卡史上第一位被提名最佳摄影的女性。


图片|来源

然而,即使女性的努力已开始展露头角,产业环境中,性别平权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毕业后,我待过几个美国的影视公司,累积了几次与美国剧组合作的经验。有一次,我在纽约剧组碰到一位个性强悍、负责现场制作的女制片,她告诉我,就是因为在工作上太常遇到不尊重女性的情况,于是她需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以保护自己和她的工作人员。她领导的剧组,如果女性人员在工作过程中有感到被冒犯,认为自己因性别受到歧视或是任何形式的骚扰,组内有明确存在的申诉管道。我的确也看过女同事运用了这个管道,对她感到不舒服的情况提出申诉。即使身在相对成熟的环境中,女性还是得为两性平权付出相当的努力。(推荐阅读:奥斯卡最佳女主角!Frances Mcdormand:其实我是好莱坞边缘人

性丑闻事件浮上台面后,鼓励女性勇敢出面揭发性骚扰或侵犯行为,引发广大的舆论讨论,当然大部份的人都是遣责加害人,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AMPAS)也宣布驱逐了韦恩斯坦。不过,我也听到这样的意见:“雇用女性,真的太麻烦了,干脆以后都不要雇用女性吧!”

这个意见,反而让我想到了过去在学校与老师的一段讨论,当时我必须在一堂课上对一部电影作深入的分析,在运用许多不同的理论进行分析后,我问老师:

“我们用这么多不同的理论分析一个文本,可是作者创作时真的有这个意思吗?这样的分析真的有意义吗?”

老师当时回答我:“过度诠释总比不诠释要来得好。(Overinterpretation is better than no interpretation)”多年过去,在这半年的新闻中,我发现,这当中的道理是:讨论是改变的开始。即使会产生各式说法,唯有人们开始讨论,事情才有真的改变的可能。

回头看台湾的电影产业,我觉得台湾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往前走。十多年前,我刚入行时,曾经遇过摄影组前辈告诫:“女生不可以坐摄影箱。”因为女生的“那里”不干净,大家迷信这样会造成底片漏光。多年过去,这样直接的性别歧视场景已经减少许多,电影市场中,也有多位女性制片人前辈,用实力证明自己可以独当一面;不过对女性的挑战仍旧存在,当有年轻朋友询问我工作的想法,我也依然会说:“对女生来说,这是一份辛苦的工作。”然而,我相信这是各行各业的女性都会遇到的课题,重要的还是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发挥彼此的所长,为共同的目标和信念努力。

电影是个说故事的产业,一个感动人心的好故事,可以改变人们实际的行为。如果电影产业的环境更多元,讲出不同角度的故事,这将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可能!Inclusion Rider 说的不只是性别,更包含种族、年龄等多元面向。而女明星们近来引发的新闻,让性别议题再一次被世界讨论,我也真心期盼,电影产业能真正成为两性平权的领头羊,并以更多好故事带来真正的平权。

注 1:Inclusion Rider 指的是“多元附加条款”,美国南加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 Stacy Smith 在 Ted Talk 中谈到,如果一线明星演员在签约时将此条款纳入,即有机会让剧组成员更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