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职场性别友善调查公布!台北市医师职业工会理事郭伃婷医师表示,曾看过高层医师触碰女医师手部、大腿甚至臀部,或假藉教学名义从背后熊抱女医学生。


联合报系记者罗真/摄影

高层医师向女实习医师开黄腔、背后熊抱与握双手教学,这些是白色巨塔内众人皆知却无人敢言的景象。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今日公布“医师职场性别友善调查”,发现高达 55% 的女医师曾经历或目击同事受上级或雇主性骚扰,外科系女医师、实习女医师与不分科女住院医师占比最高。

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去年 5 月起针对近 600 位医师进行问卷调查、针对多名医师进行质性访谈,完成“医师职场性别友善调查”。调查揭露,55%的女医师曾经历或目击同事遭上级或雇主性骚扰,其中不分科女医师经历的比率最高、占 67.5%,外科系女医师占 59.09%、内科系女医师占 39.6%,职级越低的女医师越容易面临困扰。(推荐阅读:亲切是有界限的,遇到职场性骚扰怎么办?

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执行委员魏若庭表示,临床医学教育中,有些技术需要靠手把手师徒制学习,不怀好意的高层医师可能藉此触碰、骚扰女医师,外科系刀房则常发生高层对女医师开黄腔与性骚扰,这些隐而不宣的白色巨塔现象,已造成女医学生选定科别的阻碍。

台北市医师职业工会理事郭伃婷医师表示,曾看过高层医师触碰女医师手部、大腿甚至臀部,或假藉教学名义从背后熊抱女医学生。更令她心寒的是,有的单位主管竟投其所好,会特别安排女医学生实习,甚至告知“医生就是喜欢妳”,但大多实习或住院女医师为求安然度过学习过程,不会马上反应、不会循管道申诉,多数选择忍耐,而旁观的医师或护理师可能碍于层级不够高,莫可奈何。

上述调查显示,包含同事、家属与病患在内的性骚扰事件,高达 80% 女医师与 63% 男医师经历过,但只有区区 3% 曾申诉;没有申诉的人当中,60% 的人没时间或心力处理,42% 的人担心申诉过程不被保密,50% 的人认为申诉无用 ,33% 担心受压力或处分,也有 12% 的医师不知有申诉管道可用。值得一提的是,男性受害者全数未用过申诉管道,原因之一是担心阴柔气质受到另眼看待。(推荐阅读:如果遇上职场性骚扰,该如何界定与搜证?

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呼吁,主管机关应透过线上通报、匿名申诉降低通报门槛,也应于性平会设置外部专家委员,防止内部权力不对等使得申诉管道无实际作用。另外,工时越长的医师,遭受到性骚扰的比率也越高,主管机关也应把关医师工时的规范,避免助长性骚扰歪风。


联合报系记者罗真/摄影

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今日公布“医师职场性别友善调查”,发现高达 55% 的女医师曾经历或目击同事受上级或雇主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