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霍金于 2018 年 3 月 14 日逝世,世人怜惜霍金天才早衰,却少有人看见其妻洁恩的伟大。

21 岁时,霍金被诊断出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被预言只剩两年寿命,病症吞蚀身体的知觉与控制,他的心智却比病理学顽强,霍金一路调皮地活到 76 岁,比预言多出 53 年——3 月 14 日,爱因斯坦的生日,也是霍金的忌日。

霍金是物理天才,是身障患者,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当霍金望着星空思索,万物是否有终极理论,他同样在生活反覆探问,我们该怎么理解爱情。

我们该怎么理解爱情,一个天才的爱情,一个身障者的爱情,一个向往凡人的爱情。


图片来源:来源

时光飞回 1963 年,霍金在剑桥钻研博士时,认识洁恩.怀德。洁恩钻研西班牙文学,他们理解世界的视角截然不同,她却喜欢这个闯入生命的瘦弱男孩,他幽默、才华洋溢、身上有矛盾的谦逊与不驯,还有一双漂亮的灰眼睛。在那双灰眼睛里,她看见他们爱的以后。

正要开始恋爱,霍金病症确诊,当时他问的第一句话是,“那我还能思考吗?”医生回答,“可以啊,问题是没人能够知道你在想什么。”

生病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尤其对个天才来说,他每天面对自己身体的失能,开不了水龙头,系不了鞋带,写的字歪七扭八,走路时会无缘无故跌倒,他的所有日常,正在离他而去。洁恩却不怕他的退化。

“确诊的时候,我认识了她,她是让我活下去的理由。”——霍金

他们结婚的时候,霍金一手拄着拐杖,另一手与她十指紧扣,前路漫漫,她总之想陪他走下去。洁恩支持霍金念博士,自己边养育三个孩子,边拿下文学博士学位,才突然发现,这是条比想像中更辛苦的路,强大的爱将在日常磨损里,渐趋稀薄。

《爱的万物论》电影里没演的,电影外正在发生。世人怜惜霍金天才早衰,却少有人看见洁恩的伟大。她不只爱他的天才,连他的不堪也一并疼爱。(推荐阅读:《不过就是世界末日》:我的家庭不可爱,但我依然愿意去爱

25 年婚姻,她扛起多重角色,既是恋人,也是母亲,更是全年无休的照护者,全家人都迫切需要她。关系里还有角力,亲密关系里,霍金的身体缺席,他担心让她无欲,既自卑也恐惧,同时,1993 年,出版《时间简史》带来的巨大成就,让他同时自傲起来。洁恩在回忆录写着,“你问我在家庭里的工作?就是告诉他,他不是神。”

他们渐渐对彼此失去耐心,关系变质,霍金有意无意贬低她的外语工作,嘲弄她的信仰,洁恩不满霍金对物理的热情,渐渐胜过他对家人的关爱。她很失望,她已经无法再跟他一起生活了。

我们该怎么理解爱情,一个天才的爱情,一个不再对等的爱情,一个曾经炙热最终逝去的爱情。

1990 年,霍金爱上年轻看护,洁恩爱上音乐家乔纳森,他们再也忍受不了争吵,选择和平离婚。离婚之后,洁恩跟乔纳森,搬去距离 10 分钟外的住处,她能够不时照看霍金。

2014 年,霍金与洁恩同台出席《爱的万物论》首映,像吊念,缅怀年轻的自己与年轻的爱情。洁恩亲吻霍金额头,留下释怀的眼泪。

霍金曾这样说过死后的世界,“人脑就像电脑,零件坏了就停工。对坏掉的电脑来说,没有天堂、没有来世,那些都是怕黑的人的童话。”

霍金不畏惧死亡,他惧怕的是爱的离散。或许他穷极一生,企求追寻的宇宙真理,也是他留给人类的童话。而早在 1963 年,宇宙就曾以爱的名义,给过他一个全然纯美的想像。(推荐阅读:《爱的万物论》:霍金的故事,让相爱凝结在怦然一刻

如果没有我爱的人在那里,它只不过是一个空荡荡的宇宙。

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