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写纽约都会爱情,爱到最后或许考验的都是人品,我不想要留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爱情。

Disclaimer: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在这个时代,我们享受的比上一辈更多更好的资源,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更难以维持。有人说,是因为以前的女人没有选择,也有人说,因为以前感情的累积过程比较缓慢并得来不易,所以人们比较不容易轻言放弃。

因为有更好的资源,现代的女性反而背负了挣脱陈旧道德框架的重责大任,在职场上要学会争取,在爱情里要勇敢地放手,在面对伤害我们的人要头也不回的离开,我们不能向流逝的青春低头,不能浪费自由多元的就业环境。但却没人教我们如何倾听自己,并有自信有力量的说出自己的决定。

面对爸妈反对与J继续交往,表面上是我无条件委屈同意,但让我缺少勇气反抗的是我跟J之间的矛盾跟恐惧。

与父母结束通话后,马上鼓起勇气播了电话给 J,转达父母亲的反对。

“我需要一个计画,我们之间未来该怎么走的蓝图”我天真的以为 J 至少能说出一个想法,让我有理由去捍卫好不容易建立的感情。但 J 只是用哄小孩的态度柔声回应:“会的,我们会有计画的”。(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你熟悉所有约会的市场规则,但我就是不喜欢你

“我不要以后,我要现在,我们必须要有规划。”最后一次,我坚定的说。

“你到底要什么规划我不了解,我现在有的就是爱你的心,你要或不要随便你!”J把我的坚持当成无理取闹,语气开始不耐。

“我真的不能继续这样,谈一段没有未来的爱情,我不要了。”


图片提供:PIXTA 图库

这句“我不要了”的背后,是来自心底深切的嘶吼,你他妈这把年纪还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的未来,凭什么霸占我的青春陪你一起耗!你以为自己是加拿大人老人年金很多、福利很好很了不起吗?你知道如果我跟你这个不会说中文的混蛋继续走下去,我就必须一辈子离开台湾离乡背井,牺牲照顾父母晚年的机会吗?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说清楚,你不要了?”J 震惊地问。

“我说,我不要了,我们分手吧。”心脏无力到必须用尽胸口所有的力气说每一个字。

就这样,我们分手了。

三年前,一次回台湾的假期中,经历了妈妈小中风紧急送医救回,养了八年的阿毛在挣脱牵绳后发生意外过世,才明白生命里的理所当然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当下便决心从此要把家人的平安快乐摆在任何一切之上,既然不能控制失去,但少要学会珍惜拥有。J 不能理解因家人反对提出分手,反而让我正式面对累积在我们身后,多的不知从何说起的矛盾 。直到分手这一刻,J 始终没有认清,当我在告诉他关于我自己的未来规划还有想法时,我同样期待他能够给我回应,或是告诉我关于他对自己的期许还有规划,然后我们能够协调出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蓝图。(推荐阅读:

当爱情走到分手时,考验的是初相遇时的眼光,还有对方的人品。

隔天我还想再与 J 谈谈时,J 不接电话,只回了讯息说:我很失望你如此轻易就要放弃我们的感情,但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不要再谈了,祝妳研究所申请顺利。


图片|来源

两天后,刚下班回家经过大厅时大楼管理员叫住了我,说有东西寄放在柜台。平时常见 J 来访都会多聊两句的管理员大哥,把纸袋交到我手上时,眼中透露了惋惜却又欲言又止。两大袋纸袋,装着放在 J 家的盥洗用品跟几件衣物,还有妹妹与 J 第一次见面时送的微热山丘凤梨酥礼盒,J 把剩下几个没有拆封的凤梨酥退还给我。袋子里每一样物品曾经都承载着快乐与期盼,现在却是 J 的愤怒与失望。同样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分手,毅扬选择一再与艾莉沟通到她能接受的那天,他希望艾莉完全理解,如果再拖下去,只会让两个人失去追寻适合自己的幸福的机会,因为面对十年的感情,他最后能做的就是好聚好散。

看着艾莉与毅扬的分手,我才终于明白成年人的恋爱,最重要的就是倾听自己,倾听对方,理解对方的期待,理解对方的目标,而逃避只会让分手变得更加难堪 。从那天起,下定决心捡回最后仅剩不多的自尊心, 从手机到电脑把所有 J 的联络方式删除,送的礼物通通丢进垃圾袋,彷佛这个人不曾存在过。

唯一丢不掉的是我们转身后的可惜与遗憾,遗憾没能与他好好道别,可惜了我们曾经拥有过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