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写【纽约都会爱情】,当家人建议我与伴侣分开,我才惊觉这是场没有勇气分手,也没有勇气捍卫的爱情。

Disclaimer: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隐藏在银行办公大楼最高层的韩式景观餐厅 Gaonnuri,傍晚窗外整片橘红色的晚霞配上密集且此起彼落的建筑物,我跟艾莉坐在餐厅正中央,面如死灰的看着餐桌上人生中点过最贵的韩式牛腩大骨汤,外加红酒一杯。(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那些发生在 Happy Hour 的速食恋情

我们同时失恋了。

艾莉到纽约念研究所时,与从十四岁交往到现在的男友毅扬开始远距离恋爱,因为男友必须先当兵还有准备考托福,晚一年半才申请到位于密西根的研究所。她总不时地提起很期待男友毕业,就能马上来纽约与她团聚。但直到最近刚毕业的艾莉顺利在纽约找到一家金融市场研究的分析师工作,毅扬马上提出分手。

“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这几年一直跟着妳的计画走,真的好累。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对事业有追求的,我很确定我毕业后不会去你钟爱的纽约,那个城市太吵太拥挤,人们生活的很紧张,总是被时间、被金钱追赶。如果生活在那里,我是不会快乐的。纽约,没有我想要的人生。”毅扬铁斩节盯的说。


图片|来源

一字一句,刺伤着艾莉的心,因为她心里始终有一张蓝图,两个人在纽约一起搬进一房一厅的公寓里,养一只猫一只狗,一张两个人坐起来刚刚好的沙发。假日去 Wholefoods 买菜,如果天气好,便沿着九十五号公路开车去纽约上州郊外爬山健行。在艾莉心里,只要在男友身边,即使是喧闹混乱的纽约都能过上岁月静好的日子。但在毅扬心里,纽约肮脏喧闹,两个山头的贫富差距和遍地的负面情绪。

而我,面对的是人生二十五年来,最猝然的分手。

曾经以为长大后谈恋爱,可以理性沟通互相协调,如果目标不一致也能好聚好散。但二十五岁之后,脸皮反而越谈越薄,很多时候因为怕伤人,许多心里的话哽在喉咙说不出口。出社会后每周都至少安排去一到两次约会,但相处舒服合拍的男人却没几个,直到遇见了J。跟 J 交往时,因生活习惯类似,不需要做太多调整,甚至因为两人都喜欢看表演,几乎把每个纽约大大小小的演艺厅的票根搜齐。唯一无法解释的不自在感,便是我们似乎只拥有彼此的现在,未来一片茫茫然。(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我们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因为在美国试探或是直接问别人的薪水或财务状况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交往五个多月中我只知道 J 在纽约的八年来一直是租房子,除此之外,只要一提及对未来有什么想法跟规划都只用“这听起来不错”、“那听起来也可以”匆匆带过。

一月中旬过完生日那天起,有个裁判在心里不时的出来吹哨举黄牌警告我与 J 的未来是一条死胡同。

两个月前,当我们在第五大道上一路踩点圣诞橱窗经过 Tiffany 的时候,特别转头告诫他千万不要送我 Tiffany,因为我不喜欢这个牌子,如果要送礼物请过个马路到对面的 Harry Winston。好死不死,J 送的生日礼物就是 Tiffany 爱心系列的银饰项炼。坐在公司邻桌的同事刚好就戴着同系列大两个尺寸的“致敬款”项炼,另一个喜欢把事情推给别人做的同事也有同系列的戒指。一开始看到礼物盒时还以为是个玩笑,但打开盒子后发现却是让人惊讶又仓皇无措 T 家的经典银饰绒布袋。即使心底感到委屈,终究不忍心因一条项炼磨损我们之间的感情,当机立断马上堆出笑容说:“这个爱心的尺寸刚刚好,我很喜欢,谢谢你。”却也打死说不出这条项炼很漂亮。


图片|来源

比起记忆力,更令人困扰的是 J 几乎在过了八点之后就会进入一种昏昏欲睡的弥留状态,而交往的五个月来,两人从来没有一起看完过一部电影,因为 J 始终会在剧情垫铺到最精彩之前睡着,尤其在晚上七点过后。最常听 J 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么晚了你还不累啊?但他却又可以从晚上十一点一路打电动侠盗猎车手到早上七点,我也在沙发上打盹等了一夜。如果想要亲密时,都需要像燧人氏一样不断的钻木取火,才能让自己有一个温暖的夜晚。不然大多数都是在早上的时候,被 J 挖起来在没清醒的情况下匆匆了事,还得回头称赞 J 表现多勇猛。

难道我真的要跟这个人过一辈子吗?

这个问题,不时地的心理出现,我就像已经在赌桌上输掉九成筹码但仍不甘心下桌的赌徒,坚信下一把就能一举翻身。毕竟J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年纪长了些,我们只是需要比较多的时间去沟通罢了,种种细微的矛盾会随着时间迎刃而解。我不停地告诉自己。

一个星期前,爸妈跟妹妹飞来纽约过农历新年,忍不住想见一见 J。相处几天下来,爸妈并没有当面问 J 关于他的财务状况还有未来规划,只聊起我小时候喜欢把妹妹当仆人使唤,还有糗我长大后仍改不掉迟到又丢三落四的缺点等等。

但爸妈回到台湾后,打给我的第一通电话便开门见山的说:“他看起来不急。”

妈妈把话筒接了过去说:“我们也不是逼你现在要结婚,也不是说要他养你,你自己也是可以养活自己,更何况嫁妆也随时准备好了。但已经接近四十岁的他似乎不是很积极想往人生的下一步走,而你,你自己想想还能等他多久。”(推荐阅读:【单身日记】可惜我们偏偏不是让彼此幸福的人

我没接话。

“分手吧,他不适合你。”这是第一次被父母直接下令分手,就连以前违反校规跟祖耀谈恋爱,班导师通知家长的时候,爸爸只似笑非笑的说:女大不中留喔。跟家风节俭纯朴的小五交往时,妈妈也只在堂哥的世纪婚礼上对我说:你跟小五结婚的话大概是没有这种规格了喔。

但这是头一回,爸妈同时坚决反对。

“知道了,我会处理。”听完一连串训诫跟开导后,我不卑不亢的回应。

没有答应分手,却也没强硬地起身捍卫与 J 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