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魏琬容

Frances Mcdormand 夺下 2018 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丢下两个字 “Inclusion Rider”,立马成为热搜关键字。(我一开始也听成 inclusion writer)

Rider,剧场人都熟悉 Tech Rider(技术需求表),一张清单明明白白列出这演出的技术需求(比如灯几颗、比如 5000 加仑的假血浆,保持在 36 度等等)。

在好莱坞,Rider,指明星合约里的附加条款:“每天都要有一碗 M&M 巧克力,但不能有棕色的”(谁这么机车) “每天要有一只黄金猎犬一只伯恩山犬陪我玩”(好啦这只有我想要)。

Inclusion Rider,指电影明星们,透过 Rider 坚持这部电影必须更多元包容,比如必须要有百分之 50 的女性员工,比如至少要有 2 位亚裔,透过 Inclusion Rider 让少数族裔在萤幕上被看见。(推荐阅读:同志角色、跨性别导演入围!2018 奥斯卡的六大看点


图片|来源

Inclusion Rider 是 Stacy Smith 在 2016 年 TED 演讲提出,她说“一部电影里头有 40 到 45 个有台词的角色,其中大约只有 8 到 10 个角色跟故事有关系,没道理其他 30 个角色不能反映我们所处的社会,一个种族多元的社会。”

欲望城市就是个反面例子,四个女主角住在纽约,生活中竟然全部都是白人(怎么可能!)。

有一集甚至演到 Miranda 因为经济压力要搬到中国城附近,身边都亚洲面孔,她很害怕,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不认识的白人,立刻紧跟着他。(小姐,你不知道知名的连续杀人魔都是白人吗?)

美国有一段种族隔离历史,从最早最早,黑人不准进入“白人的戏院”,到黑人总是扮演奴仆长工,到 1963 年,Sydney Poiter 以《Lilies of the Field》(野百合)拿下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萤幕上不准出现黑白恋情”大约是 1967 年《谁来晚餐》才解禁?)[注]

这段路,走了 100 多年。

1916 年开始,黑人开始拍自己的电影。

美国原住民呢?

美国第一部由美国原住民执导的电影何时面世?说出来你会吓一跳,是 90 年代,90 年代啊,少数族裔的声音被听见,原本你想像的要困难,困难太多了。

好像扯远了。

昨日看奥斯卡 Frances McDormand 致词,我与 Ping-Tao Lee 有番对话:

品:“你有没有觉得他们致词的方式不大一样?”
我:“做为艺术工作者,如果你选择只处理自己的苦难悲喜,没有人会怪你。有些艺术家选择利用这个机会,传达一些她所相信的价值。”
品:“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格局?”

说格局太沉重,毕竟我们不是美国人,我们长在一个强调“文以载道”的文化,过度强调“文以载道”的后果,就是“创作传递价值”这句话就好像变成香菜,有些人一听到立刻反弹,纯然讨厌,说不上理由。(但我真的恨香菜)

近几年,更开始有人说“政治正确很无聊”,这,我感受复杂。

最呛的方式就是回“觉得政治正确很无聊,多半都是一辈子站在主流的人。”但,我懂,我们是一个曾有过 propaganda 的社会,我懂“觉得凡事都要讲求政治正确很无聊”的心情。(推荐阅读:“抱歉,我只跟白人交往”澳洲种族歧视严重吗?

政治是一个关于未来生活样貌的事务。政治运动,最原初是一种对于现况的反思“为什么黑人白人必须隔离?”、“为什么女性不被允许进大学?”

政治正确,不是压抑言论自由,是叫人用脑袋想想,那些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否是社会建构产生?如果是社会建构,那么在艺术创作上,我们要忠实呈现这社会建构,还是挑战它,进而呈现不同可能性?

对,政治是需要想像力的,跟艺术创作一样。当政治正确沦为故作姿态,对社会伤害最大。

那,这跟电影有啥关系?

人生有限,一辈子能见多少人?能经历多少事情?电影让我们看到更多。


图片|来源

作为一重度电影观众,我想说:

电影,可以忠实的反映所处的社会(是的这社会非常丑恶,充满歧视),电影也可以揭示未来的可能性 。不是指 2049 银翼杀手那种“未来”,是指

“让我们看到,我们身边少见的事情,原来真的存在,原来可以存在”

比如 1967 年的《谁来晚餐》就是个好例子,,当时普遍认为不会有任何白人想看黑人主演的电影,没想到电影意外造成轰动。

政治正确如果变成“标准”,那就沦为审批。

但在创作上,政治正确是一种选择。有选择,就有承担。

你不能挑全白人演员演“出埃及记”,让黑人演员都演扒手小偷,被批评了再来说“我是为了票房考量,我没有选择”。(才怪,你大导演雷利史考特唉,种族歧视就直说啊)(你没选择,谁有选择?)

再度扯远了,总之,Inclusion Rider。

有影响力时,你可以只想着自己,也可以趁机改变环境。

有权力、有选择、有承担。
有权力、有选择、有承担。

“Inclusion Rider”,给你,作为观众,作为创作者,作为艺术管理者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