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 Elina Yu 从《歌喉赞 2》反思,胖女体如何运用软实力,冲撞父权社会的体制,找到自己生活的方式! 

文|Elina Yu

《歌喉赞 3》的热潮正在上演,但今天想浅谈 2015 年上映的《歌喉赞 2》。本片特别之处,是《歌喉赞》系列中开始由女性担任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同时也是由演员出身的伊莉莎白·班克丝(Elizabeth Banks)首次执导的电影。让我们跟着美丽女声一起用歌喉来展现女力吧!

女力宣言:“树倒了⋯⋯大家说疯了⋯⋯我们拥有全世界⋯⋯”

电影开头就藉由阿卡贝拉美丽女声团唱出女力宣言,她们在美国总统的生日庆祝上的演出,可视为年轻女孩向世界的宣告开场言。大声疾呼那些束缚的传统二元性别观,是时候该倒了,我们再也不是乖乖小女孩,我们要起来向男性霸权集体发疯,冲出体制框架。(推荐阅读:【胖女体解放摄影集】何殷纯:即便以健康名义,大部分的人都只是看表面


图片|来源

奔放不羁的胖艾美:做自己的女王最自在

胖艾美(Fat Amy)是美丽女声团里最不受控制、叛经离道的角色,她无法被社会所限制。她在总统生日表演时意外曝光出私密处,让全国观众及总统把胖艾美和美丽女声团视为严重道德威胁。但胖艾美却不畏惧大众对于她没穿内裤的道德舆论,一样过着她自认舒适的日子。换句话说,社会没办法驾驭她的行为,无法将胖艾美驯化成体制内的好女孩。而她在剧中跟床伴邦普(Bumper)的关系也是有趣之处,她不愿意与同个对象稳定,她只要床上的欢愉,不需要爱情。

而虽然邦普安排了看似浪漫的场景,但胖艾美却扭转了男女关系的既定印象,她不要浪漫的爱、也不需要承诺,只在乎当下,她坚决地告诉邦普而后转身离开:“什么都无法绑住我,我还要探索这个世界,我是只无法驯服的放养马,我就像烟火,不能被驯服。”虽然电影后面,胖艾美选择和邦普在一起,但她的主动出击,也展现出她在关系里的自我意识,她是为了自己的欲望和爱好而去追求爱情,而非屈就于一段关系或傻傻地等待异性的追求,她主导整个关系。当她想爱时,就奋不顾身往前,边唱歌、边划船去追取邦普,当她不愿意再爱时便潇洒离去。她,就是自己的女王。

当胖艾美的底裤裂开:裂开的不仅是她的裤子,而是社会的玻璃心。

胖艾美在总统生日表演上入场时,自信地唱道:“我犹如铁球冲撞你的心⋯⋯你所做的就是伤害我。”演绎出了胖艾美和美丽女声团对父权体制的冲撞,一直以来,主流社会对女性的贬低与既定形象从表面的行为到观念上的浅移默化都无时无刻伤害着女性。

而胖艾美的出现与暴露私处,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对于权威体制的挑战与捉弄,她和美丽女声团因此遭受各界的挞伐。没有人检讨舞台本身或是演服上是否有问题,反而都怪罪在胖艾美身上。这种情况就像是当女性被强暴时,许多人聚焦的反而是质疑受害者,并非加害者,更甚是这些自认道德之人的批评声浪,社会的声音在此时又再次伤害着女性。

但是,胖艾美却没有因此而意志消沉,或感到任何羞愧,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没穿内裤这件事跟她在公众场合曝光无法混为一谈。而胖艾美的公开道歉,又再次向威权挑战:“我已经遭受到应有的惩罚,(私密处)皮都磨破了。”语毕,真诚的要脱下裤子向大家证明她所言不假。

但她这样真挚的言行,却反换来媒体评论:“女人唱歌就是一种文化堕落、行为不检。”显示出这个社会对于女性的过度检视与放大,身为女性的胖艾美是不能僭越男性霸权的规则,一旦做出不合社会传统价值观的事,整个社会体系就开始对女性诋毁,反映出社会男性优越的普遍焦虑感正在作祟,藉由贬低女性来维系对男性霸权的优越感,唯有这样,才能继续将碎裂的玻璃心拼贴回去,好维持父权社会的正常运作,但胖艾美与美丽女声却不断干扰、甚至是挑寡了这样的思维。 (推荐阅读:瘦下来就有人爱?胖女孩的告白:社会别再“猎奇”我们的情欲


图片|来源

玩弄性别与情欲的界线:傻傻分不清

面对实力坚强的德国美声团体-美声机器(Das Sound Machine),团队里的男男女女总是呈现出性别混淆既阳刚又阴柔、既妖艳又诱惑的装扮,自信张狂地向世界展示出装扮的符码与性别不过是表演。美声机器团在世界大赛的演服,也十足地煽动情欲,以一袭上身篓空的黑色罗马式战士装玩弄着性别打扮的界线,高声唱着:“我浑身是火。”挑逗并激发观者的欲望。

而其中,美声机器的女团长卡米萨(Kommissar)让总是让身为美丽女声团长贝卡(Beca)被她的魅力与气魄所吸引。每次贝卡试图向对方撂狠话时,却老是不由自主讲出赞美对方的话语。当她第一次遇见卡米萨时,只能支支吾吾地讲出:“妳的身体很完美⋯⋯但不表示我喜欢妳。”贝卡成功地被美声机器所展演出的性诱惑受到吸引,她的情欲因此被搅乱。即使到片尾,贝拉碰见准备上台的卡米萨时,也只能在被对方激怒后愤愤的大吼一句:“妳的汗有肉桂味!”而已。

女力锐不可挡:女力崛起

正当遇上危机的美丽女声团,在每次的表演或竞赛时,总是会出现两名播报时况员,一男一女的组合,配上正经的打扮,像是典型父权社会的代言人般,尽忠职守地担任着保守意识形态的守门员。男播报员约翰(John)从总统生日表演的意外后开始对美丽女声有极度性别不友善的言论,并企图以贬低女性的话语,击溃她们的表现。约翰所代表的传统男性权威,不断地加诸各种看似合理,却总是无法跟当下的情况连结的话语,反讽出这种异性恋霸权文化的荒谬性。

像是他在美丽女声的一次演出失误上讲出:“这就是女孩子上大学的结果。”而女播报员盖儿(Gail),虽然偶尔会暗示史密斯说的话太超过,却从不反击,显露出传统女性对于男性霸权的容忍,还是继续表现出温良恭俭让的模样,与他合作。这样看似厌女的组合,其实并非只是单纯仇女,而是一种反讽,藉由这样的组合来嘲弄传统社会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与压抑。

而电影里,除了在学校里被处分外,美丽女声的表现似乎跟这两个播报员没有关连性,像是播报员两人在自言自语,活在自满的小世界里大声嚷嚷。(推荐阅读:“她们掌镜,说自己的故事”翻转吉普赛女郎的刻板印象

美丽女声走过低潮,步步向前来到在丹麦哥本哈根举办的世界大赛,地点的选择也暗示她们跨越传统父系体制。即使她们在上台前有一丝犹豫与害怕,但当胖艾美对着团员激励,自信地宣告:“外面一定会有讨厌我们的人⋯⋯让大家知道我们是谁⋯⋯是以女力取胜的天才歌唱团体!出去让大家好看!”她的一席话点出她们不是那种温良恭俭让的顺服女子,她们今日的力量已不容小觑。她们不会再受制于过往父权社会里性别的不平等框架下,更不会坐以待毙,而是替自己热爱的事物发声并发光发热,歌颂潜在性与女力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