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逼迫自己排解坏的情绪!有时候当心无能为力,就试着放过自己,从停止情绪勒索自己慨始,摆脱低潮!


图|作者提供

会不会有时候,突然间想把自己锁在某一个密闭的空间,不想讲话,不想做任何事,只想静静,什么都不想动。

会不会有时候,突然间做什么事都很无力,情绪降到了冰点,想放弃所有的努力,只想待在原地,哪也不去。

会不会有时候,突然间想回到最初的原点,那个什么都没有负担的童年,或许长大就是要经历挫折,但却没有人告诉你怎么度过情绪的低潮。

朋友问“你还好吗?”

说不上什么理由,也不知到哪里出了问题,就觉得好像所有努力都白费,也不想再继续。

有时候低潮像是一阵乌云,伴随着雷击,内心在下雨,而没有一把伞给你,在荒野无处可逃的窘境。也问自己“怎么了?”说不上为什么,就觉得好像什么都做不好,对未来充满了不确定跟惶恐,害怕一步错,好多步就错到底。

还记得年初,许多邀约纷纷上门,写作的订阅,新书的策划,还努力的整理部落格文章,也信誓旦旦要自己每天写一篇文章,还计画着要去很多国家,也承诺着要带家人四处旅行,甚至还想尝试拍影片,想做的太多,却能做的太少,最后败在一场流行性感冒,对!躺在床上我什么都做不了。

感冒是身体的病毒,让人四肢无力,低潮是心理的病毒,让人沮丧疲惫,感冒会随着看吃药看医生,会逐渐康复,心理的厌倦或许是过去日积月累的情绪,没有药医,需要自己好好面对。

我问自己“做什么会让你觉得好过些,那你就去做吧!”

偶尔我也在想自己这样算不算一种病,一种间歇性的情绪忧郁,对于人际关系特别感到恐惧,对于曾经喜爱的事业特别抗拒,对于许多事物感到负面,所以同时怀疑自己“怎么了?”或许现代人或多或少都有这种文明病,只是无法表达出从瞳孔里深沉的绝望,不是活不下去,就像内心养了一头怪物,怕怪物越来越大,有天会吞噬自己。(推荐阅读:拥抱情绪的价值!哈佛心理学家苏珊・戴维:生命因脆弱而美丽


图片|来源

当然,能写出来这些文字,代表我差不多从沮丧的阴霾中走出来,时间不长不短,大概就一周的光景,最终靠的还是“时间”跟“自己”。

的确,无力的恐慌大概是自己给予的压力,想好好记录,却失了方向,想做的更多,却没那么多能力,或许也是情绪告诉自己“停下来”,没有必要的旅途,却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努力。

的确,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也是救自己最大的恩人,不去忽略自己内心的声音,才能调整出现未来最好的步伐。

情绪勒索,或许有时,勒索最大的,是我们自己。

现在我,偶尔都会陷入忧郁的轮回,面对下一秒,没自信能活着更好,突然害怕熟悉的一切,对未来充满挫折跟无力。当心无能为力,就别努力,难过的时候,好好静静,等待情绪的低潮过去,阳光就会照耀自己。以前会觉得天崩地裂,现在慢慢明白有时候这只是过程,就像失恋一样,就像失业一样,突然间失去了重心,信心,感觉,不过只要一段时间过去了,所有都会好回来。

第一步骤:真实面对自己的情绪

当情绪开始陷入低潮时,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低潮的感受顺其自然的释放出沮丧跟无奈,而不是慌张四处求援,或是压抑情感,事实上造成低潮的原因很多,大部分来自生活的无力感,彷佛得不到任何拥抱,就像一场重感冒。

负面的情绪会产生怨恨、忌妒,彷佛乌云罩顶,严重也会扩散到身边的人,乱打雷般随意的伤害身边的人,因为内心极度缺发安全感,希望被保护,更又怕伤害。

对!此时就把所有目光放回自己,不用去深究为何情绪的起伏,就好好的面对真实内在的感受,不要刻意去讨拍,试着接触自己的脆弱。

第二步骤:与自己同行,而不是疗愈

过去我曾透过独自旅行,跟自己对话,彷佛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在同一个时间冒险,互相彼此激励。

当情绪落入低点,此时就更应该释放出另外一个自己,对!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的不安,来自过去那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背景,成长的过程中总有让人切割不了的阴影,需要的是感同身受的同理。(推荐阅读:与自己的情绪和解:六件事提醒你拥抱哭泣的内在小孩

第三步骤:选择适合的方式度过低潮

昨天写了这一周低潮的情绪文字,朋友问“你还好吗?”我笑说“身体的病好大半,心理的病还在医。”只是这心病没药医,最好的药就是温暖的陪伴。可以是家人的陪伴,也可以是宠物的陪伴,也或着是朋友的陪伴,最终支持的力量还是来自内在的安稳。

每个人都该学会跟内在共处,而共处的方式却因人不同,我关上了脸书,停止过多复杂的人际关系,尽量生活趋近单纯还有简单。很快的,低潮的情绪随着时间彷佛就消磨殆尽,我也渐渐的恢复了原本的笑容,过了这个点,就像重生一般。


图|作者提供

这种间歇性的低落情绪似乎在调整我原本混乱的步伐,提示着自己“该把某一部分还给自己。”

那天看到一个影片,关于街友的选择,许多人会沦落街头不是他们无法维生,大部分是好手好脚,甚至学历也不差,其中一个人表示“是生活的无力感让他们无法回到正常,习惯了街头的飘泊,就像是一种漩涡,让他们深陷其中。”

的确,大部分人不瞭解“为何沦落至此?”往往可能都来自一连串内心的不安,以及对于未来的失望。慢慢的麻痹自己的感受,逃避他人的眼光,最终变成了行尸走肉的载体,灵魂锁在过去无法拯救。(推荐阅读:《最酷的一天》:生命尽头,我不想对自己的人生失望

我想当初为何要急切离开家的原因,大概也是这样说不出的原因,当情绪层层堆叠着无力感,没有即时的排放,最终就自缚而亡。

其实没有放不下的伤痕,最终时间跟内心两者互相的交叠,就会走出低潮的人生,相信旅行也是自我疗愈的一种,让我们开启自我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