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从日剧观察写社会上的性别歧视,别再说日本女生上班只为找结婚对象,看见女性的专业与实力,给与职场女性多元面貌。

文|李书曼                          

“日本的女性大部份婚后是不上班的,上班也只是为了在职场中找到结婚对象。”这是一位在日本工作过的台湾男性朋友所观察出的结论,即使日剧也常常反映出这样的社会现象,我不完全接受这个说法,不仅是因为这是来自男性的观点,而是我认为只能姑且承认它为“片面的事实”。

《不好意思,我们明天要结婚》中女主角的情侣同事突然宣布两人的婚事,女方也将在婚后辞职并专心于家务,这让梦想结婚成为家庭主妇的女主角好是羡慕。

不可否认日本社会中确实有婚后就辞职,成为全职太太在家“相夫教子”的女性,也并不否定梦想成为全职太太的女性有何不对。只是许多人藉由表述这些“片面事实”的同时,附加的言外之意却是“所以女性工作都是随便做做”、“反正妳只是想找个人赶快结婚”、“生完孩子还有心思工作吗”诸如此类的影射导向的结论就是“女性的专业性令人质疑”。(推荐阅读:日本婚姻生活的权力分配:全职人妻不委屈

《99.9 刑事律师》中,与男主角同为律师的彩乃两人一起向检察官递出名片,女方的却被丢到一旁,令她感到十分错愕。

女性在职场中不但易受到忽视,也常受到莫名的指责,不但衣着、发型要符合规定,过于裸露或随意会影响别人的工作,若发生职场性骚扰,那是因为妳服仪不整。不知从何开始,感性被视为阴性特征,也成为了被攻击的弱点,需要逻辑与理性分析的工作交到女性手上时,总是会掀起某些质疑的声浪。

《Unnatural》中,身为法医的女主角作为代理人上法庭前,受到叮嘱要将衬衫的扣子扣到最上面,原因是身为年轻女法医已不太具有说服力,更不能够让法官感到印象不佳。上了法庭还遭律师批评“感情用事就是女性的特质”,恼火的女主角忍不住反驳自己无法选择性别,却中了对方下的圈套,在法庭上争吵的模样看上去完全成了“感情用事的女人”。(推荐阅读:拒穿高跟鞋就回家吃自己?用专业包装的性别歧视

像《Unnatural》这样职场女性作为主角的戏剧逐渐增加了,女性不再仅限于专业人士旁的助理或是传统的家庭主妇,甚至是花痴恋爱女子等等角色,而是作为一个独当一面的职场女子,带头挥洒女力,展现出女性的魅力与实力。

除了在戏剧中感受得到日本社会已开始正视女性在职场的表现,现实生活中也不乏遇到优秀的职场女性。笔者今年也在日本的某女子大学留学,大部份的教职员皆是女性,学校也致力于培养各领域的女性领导人与专业人士。虽然日本的女子学校起初是父权社会下的产物,女子学校学的尽是家政相关的知识,完全与培养职场女性的现况大为不同。从另一角度来看,在男尊女卑的社会洪流下,女子大学的设立让女性有踏入学堂的机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走向现在的模样,即使还有许多争议,包含跨性别者是否也能入学等等议题值得探讨以外,女子大学的设立,在日本特殊的时空环境里,仍是一种进步的象征。(推荐阅读:专访掌生谷粒创办人程昀仪:性别不是阻碍,也不是特权

现在的女子大学已然转型,并非是专门培养全职主妇的学校,设立之学科与一般大学无异。日本社会各个领域中,也有来自女子大学毕业的知名人士,并非如刻板印象:一旦闯入男性职场世界的女强人,一定就是家庭经营失败的“强势怪异老处女”。

过去的日本影视作品中,也常常塑造这样的角色。《花样男子》中,道明寺的妈妈显然就是一位女强人,而且是“生人勿近”的女强人,与自己的儿子坐在相隔如两个世界般遥远的餐桌上用餐。

诸如此类的女性形象妖魔化职场上叱诧风云的女性,难道能够大展实力的女性,就不能够同时拥有柔软与爱吗?随着社会的变化,角色形象的塑造也有所改变,戏剧如人生,其中的角色也反映真实社会对人物的刻画与期待。如今的日本社会职场女性已渐渐出头,打出自己的天下,刻画出的角色也不再是古板生硬的强势女人而是聪明能干却又不失魅力的新女性。

职场女性打的不只是工作上实力战,更是逆流而上,捍卫职场多元女性样貌的女权生存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