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国际妇女节,女人迷专题“女人的幸福仕事”问卷调查,释出超过 1100 名台湾女性在工作现场的经验、满意度、对幸福工作的期待以及需求。

台湾女性目前如何在工作里,实践属于自己的幸福?

不论是一周工作五天的职场女性,或是进行家务劳动的全职主妇,台湾女性在工作上花费的时间,是否正一步步帮助我们抵达心中的理想生活?台湾女人的理想生活,又由什么组构而成?

农历春节过后涌起转职潮,3/8 国际妇女节这天,女人迷第一季专题“女人的幸福仕事”问卷调查,释出超过 1100 名台湾女性在工作现场的性别经验、满意度、对幸福工作的期待以及需求。透过女性的经验与视角,看见当代幸福工作的定义变迁。

本次问卷共吸引超过 1100 位不重复人次填写,调查年龄分布主要分布于三大区块,30-40 岁占比最高(31%),26-30 岁占 28.7 %,初入职场的 21-25 岁占 25.4 %。职业类别比,57 % 为受雇职员(非管理职)、 17 % 管理职、6% 老板与创业者,6% 自由工作者,2%则为家务工作者。其中 96% 来自台湾,其余 4 % 包含香港、中国、马来西亚等国家。

本文从三个方向探讨幸福工作含义。首先检视台湾女性心目中的幸福生活构成要素,以及工作在幸福生活的位置与重要程度。其次则从女性视角,观察决定工作是否幸福最核心的要素是什么?最后,则透过超过一千名女性的发声,说出台湾职场仍存在的性别歧视真实现况。

台湾女性幸福生活最重要条件:良好亲密关系与工作成就感

构成幸福生活的条件中,最多人认为“良好亲密关系”很重要,67% 填答者勾选。其次则有过半数填答者认同工作成就感的重要性(52%)。友谊网络排名第三(48%)。基本财务自由、理想实践同样也在选项之中,可是较非大多数的优位考量。

台湾女性婚后的劳动参与率,在婚后大幅下降。根据最新一次行政院主计处的妇女婚育与就业调查(2016 年 10 月)女性因结婚离职率高达 29.9%;生(怀)第一胎离职率为 24.99%。另外,据行政院性平处最新资料显示,女性劳动参与率自 101 年突破 50%大关后,始终跨不过 51% 的门槛,反观男性劳参率则长年高居 66%。就年龄层分析,25 岁至 29 岁劳参率最高达 9 成,但女性 30 岁后劳参率明显下滑,约较男性少 14 个百分点以上。

相较于工作成就感,更多台湾女性对亲密关系表示重视,不论这是否来自社会期待或成长过程的性别价值塑造,然而因婚生离开职场,也因为托育成本过于高昂,公共托育品质未跟上,前行政院长林全在去年底曾提到 30 岁以上女性劳参率低需改善,然而却未能有公共政策支援。

比起亲密关系,更重视理想实践与财务自由的是⋯⋯

相对不在意亲密关系、最重视理想实践的族群为 10-20 岁的女性,随着年龄攀升,理想实践在幸福生活的比重逐渐下降,而亲密关系的重要程度愈高,在 41-50 岁的世代里达到高峰。

最重视基本财务自由的是同志族群,数据显示,高达 70% 的女同志认为,基本财务自由与良好亲密关系,为幸福生活的最重要条件。同时,对同志而言,70% 的人认为养活自己为最重要工作意义 ,为填答族谱里最重视工作经济支撑意涵的族群。

台湾法律对于同志仍未有相当于异性恋的保障,制度面的缺失,使得同志族群在相对必须更重视经济自立与工作的财务意涵。婚姻平权大平台的研究指出,没有婚姻保障的同志或同志家庭,若没有相关知识和资源先预立遗嘱,可能在挚爱离世时落得一无所有。同志伴侣的经济决定也会因为没有制度保障,被迫做出不符合经济逻辑的决定。

幸福工作最重要条件:9 成女性最重视“感受到自我价值”

工作幸福程度,与自我的价值认定有最大程度正相关。

在“幸福工作”构成要素调查中,女性最在乎要素第一名为“感受到自我价值”,第二名为理想收入,第三名为良好人际关系。

90% 填答者表示自我价值实践最为重要,“确定自己想要的,认识自我价值才是最重要的”。台湾女性“工作里最感幸福时刻”调查亦证成此项数据:“收到重视与肯定令”最多人感到幸福,占 79%;64% 重视突破自我期待,感受自身影响力第三,“受到加薪”紧接在后,排名第四。

不过,自我价值认定,也来自薪资认肯。公司对人才价值的经济定义显示在薪资,高达 80% 台湾女性表示重视理想薪资,也显示幸福工作考量中,财务支撑为重要因素。

价值认肯之外,有  61% 填答者视“职场人际”为幸福工作的重要条件。不只在台湾,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notes)亦指出,过去办公室文化重视“如何有效率工作”,看重具有生产性的对话沟通,而非在工作场合建立有意义的人际关系。然而,近年职场研究专家则持续发现,能让工作更幸福并且提升员工参与度的重要因素,其实是建立有意义的人际,甚至指出,有意义的工作人际提供的幸福度,相当于每年多赚十万美金的幸福感。

然而,在职场上对于自我价值的追求强压薪水,从另一角度看,或许也反映整体经济环境无能满足工作者的经济需求。除了创业者,女性整体对现职工作满意度平均给予不及格分数 5.78(满分10分)。追究原因,薪水仍占最主要因素,55% 认为薪水不理想、46% 人认为缺乏意义感 、30% 认为工时太长,而其中 49 % 表示比起留在现职工作反应或努力,直接倾向换工作。

三分之一女性,仍在职场经历差别对待

约三分之一的女性(27%)表示,曾因为性别受到职场歧视,最多的情况是受性别刻板印象被认定能力不足(54%,318人),34% 注意到同工不同酬(201人),23 % 因为生育遭受不平等待遇,31% 受到言语性骚扰(182人)

族群图谱之中,以单亲妈妈与家务工作者对于性别歧视最具敏锐度,单亲妈妈有 46%表示曾受差别对待,是族群图谱之中最高,家务工作者次之(41%)。同时,女性家务工作者在所有族群面谱里,对目前工作满意度最低,平均满意度为4.24分。

对于上述工作环境的不等对待,有 30% 的填答者曾对不等对待采取行动,并表示“不表态就会一种同意和纵容”,不采取行动的原因,通常则是因为权力关系的不对等,代价太高,“权力关系太不对等,起身抗议容易招惹麻烦”“争取也争取不到。就算争取到了,就是另一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硬战。”中国读者亦表示“职位上没有权利。企业文化非常保守,领导层只下达命令不曾听取基层员工的声音。”

职场的性别歧视状况,仍存在 70 % 的通报黑数。如何打造让女性更自在与幸福的职场,我们还有更多需要努力的空间。“女人的幸福仕事”问卷期待透过现况分析,让职场女性的声音能够被听见,并且促成更多公开讨论。更多族群如单亲母亲、同志数据分析将陆续释出,请见女人的幸福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