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第一位跨性别牧师乔.英克潘,50岁后勇敢当女生,关于这个改变她说:“我是一名跨性别者,这辈子我大部分时间在跟这个事实搏斗,这决定能帮助我成为一位更好的牧师。”

澳洲第一位跨性别牧师乔.英克潘(Jo Inkpin)早在四、五岁时,就发现自己和别的男孩不一样。当父亲要她穿上诺曼骑士的戏服去参加扮装大赛时,她却只注意到妹妹身上的伊莉莎白女王戏服。

澳洲广播公司(ABC)报导,英克潘直到超过 50 岁,才决定成为一名跨性别女性,这对一名牧师而言十分罕见。因为澳洲的英国圣公会对同性婚姻态度有极大分歧,教徒没人想谈过这件事,牧师就更别提了。(推荐阅读:【世界日志】跨性别的生命经验:怀孕、棉条革命、被川普禁止从军

但英克潘表示,她已经无法再忍受隐藏真我,她盼望教会能倾听那群跨性别者的声音,并疗愈他们心中种种耻辱、抑郁、愤怒、自残等负面想法。


澳洲第一位跨性别牧师乔.英克潘(右)与妻子潘妮.琼斯(左)。(翻摄自 ABC)

英克潘来自英格兰北部,她自称因蒙主感召而决定成为一名牧师,誓言一生为上帝服务。英克潘在1986年被授与神职时内心感到“非常宁静平和”,但成为牧师后,她仍会偷偷开车进城,寻找变装服装店穿着女性服饰。

当她娶了英国首位女牧师潘妮.琼斯(Penny Jones)后,英克潘对于自我性别认同的冲突更加明显,她除了要自我否认外,还要说服妻子自己性向正常。

英克潘的神职工作进展愈顺利,他就愈因压抑自我感到忧郁。英克潘尝试丢弃所有女性服装,并靠大量运动控制自我,但都宣告无效。她渐渐明白,问题根本不是她有女装癖,而是她的性别认同就是一名女性。

英克潘表示,许多人不知道“作为跨性别者”不是一个选项。有很多跨性别者接受变性手术,切除乳房、注射贺尔蒙以改变生理性别。她提到:“若非因这些不属于你心深处一部分,谁会在没有需要的状况下做这件事(变性手术)?”

世界各国教会正慢慢接受跨性别者,甚至跨性别牧师。英国国教去年以 284 票对 76 票通过议案,要求教区教堂必须肯定并欢迎跨性别者加入;美国圣公会在 2012 年投票修正“不歧视原则”,将“性别认同与表达”纳入法规中,以便让跨性别者也获得机会成为牧师。(推荐阅读:为什么我们爱《丹麦女孩》,却不爱身边的跨性别?

英克潘公开成为澳洲第一位跨性别牧师时,写信给昆士兰省英国圣公会解释:“我是一名跨性别者,我一向如此。这辈子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跟这个事实搏斗。”

他在信中提到,在与亲朋好友沟通,以及谘询专家过后,他决定将身分证件性别改为女性。她写道:“我知道这能帮助我成为一位更好的牧师。”

布里斯本大主教阿斯皮诺尔表示,他支持英克潘的决定,并将信件转交给高层神职人员。但并非教会里每个人都能接受跨性别者,去年 11 月,雪梨主教会议表示,圣公会经讨论过后认为:“试图变换性别违反基督教义。生理性别是无法违悖的是生物学事实。”英克潘被要求寻求其他替代解决方法。

英克潘目前仍与妻子琼斯在一起。琼斯表示:“我们今年已经结婚 33 年了,我们彼此敬爱,也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灵魂伴侣。”英克潘则说:“我们是美满婚姻的典范。无论我们是男或是女,顺性别或跨性别,这些都不是成就婚姻的关键。”

英克潘希望教堂能够成为更友善的场所。他说:“基督教福音的根本是包容,重视那些被边缘化的人们。”


澳洲第一位跨性别牧师乔.英克潘。(取自英克潘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