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得主 Frances McDormand,演活社会底层的边缘角色,得奖致词中透过表扬女性工作者、弱势族群,领社会看见多元包容的重要。

“这不是结束,这只是个开始!何不把这句话加进妳的早安新闻里!”

头戴领巾,一身深蓝工作服,板起来的扑克脸上,眼神里总有一丝愤怒与不屑,开口闭口脏话满天飞,这是法兰西丝麦朵曼(Frances McDormand)于《意外》里头的角色扮相。《意外》叙述一位女儿遭强暴杀害的母亲,因悲愤与怒气夹杂,于小镇的告示牌上挑衅当地警长,引起一连串角色故事的串连与人性探讨之电影,法兰西丝麦朵曼饰演痛失爱女的母亲,角色跳脱母亲失去女儿的悲伤形象,反而因心有怒火闷烧,烧尽泪水,剩下追查真相的执着与坚强心境。


图片|来源

因出演《意外》而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法兰西丝麦朵曼,苦熬 21 年,终在今年第 90 届奥斯卡金像奖中夺得最佳女主角奖项。(推荐阅读:同志角色、跨性别导演入围!2018 奥斯卡的六大看点

在这之前,我们或许对法兰西丝麦朵曼陌生,她不羁性格不愿一味追逐好莱坞大片,对剧本挑剔,小角色也无妨,只挑能打动她的故事演,她说:其实我是白人垃圾,好莱坞的边缘人。

我是弃婴,我是白人垃圾

根据《NewYork Times》报导,法兰西丝麦朵曼曾于一次电台广播里这样介绍自己:“你好。我的名字是法兰西丝路易丝麦克多曼德,前身为辛西娅・安史密斯。我于 1957 年出生于伊利诺伊州的吉布森城。我的自我认同为,异性恋白人垃圾。”她补充:“我的养父母不是白人垃圾。但我的生母是白色垃圾。”

白人垃圾(white trash)是美国英语里对贫穷白人,特别是对美国南方乡村地区白人的贬称。这个词语暗示较低的社会阶层和不体面的生活方式。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人们往往特指一些生活在社会边缘,被主流社会视为危险分子的人。他们常和犯罪沾边,行为不可预测,对权威、法律和道德缺乏尊重。

——维基百科

法兰西丝麦朵曼是个弃婴,后由身为牧师及护士的养父收养。她的生母曾在她十几岁时,提出见面的邀请,法兰西丝麦朵曼回绝了。她坦言,身为弃婴,父母亲遗弃她的事实,早已是她成长中难以摆脱的心理压力及怒气。或许因出身背景与自我认同的影响,在她职业生涯中所扮演生活在社会边缘的人物群像,总能写实地触动人心。

不论是《意外》里失去女儿的母亲,抑或是《冰血暴》、《北国性骚扰》中不同身份阶级的女配角,都翻转了女性柔弱的性别刻板印象,记者问她,为何是这些角色,为何是这些女人?她的回答直率里有信念的善意:“演出这些愤怒甚至是非典型的女性样态,我觉得是很有趣且过瘾的。虽然我的政治立场是私人的,但我相信的女性主义概念仍在潜移默化下,影响了我的职涯走向。”(推荐阅读:奈及利亚作家 Adichie:“我是女性主义者,因为我们值得一个更正义的世界”

年龄增长是件好事,你过去的生活与思想,会写在你的脸上。

Frances McDormand

对于角色的演绎法兰西丝麦朵曼找到了自己相信的价值,“因为我诠释的是女性角色,所以我有机会透过我的演绎,改变人们看待女性的方式。即使我不刻意这样做,这些想法与态度也会发生,这是因我作为一个女人,或作为一个‘人’的呈现。我将角色以跳脱刻板印象的方式诠释,即使我扮演着一种代表刻板印象的角色。”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好莱坞边缘人:两种极端外,我等着成为另一类人

在她 36 年的职业生涯中,法兰西丝麦朵曼扮演的女性很吸引人,但少有标准的漂亮美女,她指出,那些角色的设定满足了男性凝视且是男性叙事的支持者,直至今日,她出演过各种面向的女性角色,《冰血暴》里的女警 Marge、《血迷宫》迷宫里偷情的妻子 Abby 等等角色。

法兰西丝麦朵曼说,若她留在剧院演出,她会扮演所有经典的女主角,但在好莱坞,她的外表让她失去了资格。好几次试镜的导演都说她“太年轻、太老、太胖、太瘦、太高、太矮、太黑。”“但总有一天,他们会需要另种人物。”她定睛说,“当好莱坞角色仅有两种极端的形象时,他们会需要跳脱极端的演员。而我非常善于扮演、成为另一类的人。”多年来,从演员、导演听到的批评,也曾让法兰西丝麦朵曼产生对自我的蔑视与自卑,那是种隐藏在内心的潜在意识,她避免在拍摄时看着银幕,“我宁愿不知道我的屁股看起来多胖。”(推荐阅读:#girlgaze 女孩摄影集:凝望你的不完美,像注视自己的美丽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但在过去十年,这样的心理状态产生了改变,当法兰西丝麦朵曼把自己从社会给的审美标准里拔出来,用自己的实力去演出角色的个性时,她替自己开辟了另种演员特质,她不再局限于长相、年纪、身材,她演实了边缘女性角色的样态,让电影叙事的角色样态更生动多元,看见更多草根性人物、社会边缘的角色故事。过去电影产业未认真看待、给予镜头的女人群像,在法兰西丝麦朵曼的演绎下鲜明了起来。

Inclusion Rider!为各种种族、性别的人们喝采

透过演戏逐渐到自己价值的法兰西丝麦朵曼,于今日奥斯卡典礼致词上也透过自身的经验给所有努力做自己、在各个阶级活出自己生命色彩的人们喝采,她亦在演讲过程邀请所有女性工作人员起立,接受众人掌声,透过这样的举动,让世人看见多元包容,打破性别刻板。(推荐阅读:终身成就!梅莉史翠普的金球奖演讲:做一个能说话的人,就该为他人发声

以下撷取法兰西丝麦朵曼领取第 90 届奥斯卡女主角时致词段落,与你分享感动:

“感谢我的老公乔尔柯恩和儿子佩德罗柯恩,这两个男性在主张性别平等的母亲的照顾下长大的,他们也用这样的价值观看待自己,看待彼此,看待周围的人。我知道你们为我自豪,这也让我非常的开心。

我想请梅莉史翠普站起来,妳先站起来,其他人也会站起来的。女演员们,女电影人,女制片人,女导演,女编剧,女摄影师,女作曲家,女设计师等等,大家都站起来吧!请大家向四周看看,我们都有要讲的故事,有需要获得投资的电影案子。别在今晚的奥斯卡派对上和我们聊这些案子,但可以在几天后邀请我们去你的办公室,或者来我们的办公室,我们会乐意好好与你们谈谈这些案子的。”


致词最后,她留给全场两个字“inclusion rider”,提醒电影反映真实世界,不再由特定族群独占的重要性,让各种弱势族群的演员,得到平等的机会。

“inclusion rider”一词的概念,在 2016 年 TED 演讲中,Annenberg 包容计画创始人兼董事 Stacy Smith在合约中提出。Inclusion Rider(包容性附加条款)旨在保障电影里整体的角色呈现,忠实反映片中所指的时代背景地点里、真正的人口分配状况。根据 Stacy Smith 于其推特上解释,也就是说:有怎样的族群比例(肤色),性别比例(性别与性向),政治倾向以及语言,乃至于年龄分布和健康状况(健康/身障人士)⋯⋯等等。

此条款除了期待电影还原真实历史背景外,也确保了女性、LGBT 族群和残障人士获得公平的招聘机会。

近年来不论是奥斯卡、金球奖等国际颁奖典礼都不断提倡更多的女性工作者加入,让世界看见女性讲述女性的观点与故事,随着社会更多元包容地撑出空间,让不同性别、种族的故事登上文本、大萤幕,种族性别甚或历史的隔阂与刻板印象,才得以摆脱单一立场,以更加立体的角度,认识每个真实与我们生活在一起,为生命而努力的人物群像,听见每个微小但重要的生命故事。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包容性附加条款

Inclusion Rider

“Inclusion Rider(包容性附加条款)”指的是有的大明星会在签片约的时候,要求电影里整体的角色呈现,要忠实反映片中所指的时代背景地点里、真正的人口分配状况。也就是说:有怎样的族群比例(肤色),性别比例(性别与性向),政治倾向以及语言,乃至于年龄分布和健康状况(健康/残障人士)⋯⋯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