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第 90 届奥斯卡金像奖六大亮点,从性别到种族,影片题材展现多元面向。

今年的第 90 届奥斯卡金像奖可谓百花齐放,多出入围电影有重要同志角色 ,或刻划性小众感情的情节。幕前幕后也不乏多元种族和性小众族群的身影,更首次有跨性别导演入围,创下光辉历史。

《以你的名字呼唤我》(Call Me by Your Name)

浪漫唯美的《以你的名字呼唤我》(Call Me by Your Name)为本届奥斯卡大热,荣获最佳电影、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改编剧本三项提名,同志电影有望继去年《月亮喜欢蓝》(Moonlight)后,再次成为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电影得主。意大利导演卢卡格达戈尼诺(Luca Guadagnino)在《以》一片中,拍出了意大利小镇旖旎风光中的一段青涩初恋。 纯真少年艾利奥接待短暂寄住的美国博士生奥利佛,在盛夏的池畔和桃树下互相挑逗、试探,感情就此随欲望蔓生。(延伸阅读:【为你挑片】《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因为怕痛而不去感觉,多么浪费

《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

由《魔间迷宫》导演吉拿域戴拖路(Guillermo del Toro)编导的《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浪漫惊栗兼备,囊括 13 项提名,远远抛离其他电影。故事讲述美苏冷战时期,平凡清洁女工和实验室中的鱼兽谱出一段禁忌之恋,倚靠同志画家兼邻居和其他弱势小人物的帮助下反抗强权,捍卫爱情。这段魔幻童话可谓导演写给性小众族群的情书,不但明显地以为世不容的人鱼恋为喻,女主角跟邻居相濡以沫的设定跟 LGBT 多元成家的概念也非常相似,导演更说同志画家的角色原本是为刚庆祝出柜 30 周年的伊恩麦克连(Ian McKellen)而设呢。(延伸阅读:【为你挑片】《水底情深》:不懂爱的,才是怪胎

《淑女鸟》(Lady Bird)

年仅 34 岁的导演葛莉塔洁薇(Greta Gerwig)第一次入围奥新卡同时获最佳导演及最佳原创剧本双料提名,其执导的电影《淑女鸟》(Lady Bird)更同时入围最佳影片、最住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奖。主轴讲述叛逆高中少女希望展翅高飞,脱离沉闷美国小镇和保守家庭的生活,跟母亲、初恋和朋友的各样情感关系中兜转角力。为免剧透,就不在这儿详述同志元素了,只能说它没有像一般通俗青春电影般把同志当成怪鸡的点缀,或让主角一头撞上的冷硬铁板,反而相当贴近年轻男女面对爱情和成长的惶惑。

《不思议女人》(A Fantastic Woman)

今年香港同志影展率先放映过的智利电影《神奇女郎》(A Fantastic Woman)入围最佳外语片。跨性别歌手丹尼尔维加(Daniela Vega)本来只是电影的角色顾问,但导演赛巴斯蒂安雷里奥(Sebastian Lelio)后来改变主意,让这名银幕新秀担纲饰演跨性别酒吧驻唱歌手玛莉娜。维加也不负众望,细腻地演绎痛失忘年恋人后,为亲身送别挚爱,勇敢抗衡亲友、警察和医护人员的各式偏见。纵然演出获一致好评,她说仍对荷李活能否接受跨性别演员不敢存厚望。她希望观众的同情不仅限于电影中的主角,更要反思我们能否为现实中的跨性别恋人再多做些什么。

《坚强之岛》(Strong Island

跨性别导演扬斯福特(Yance Ford)所执导的纪录片《坚强之岛》(Strong Island)获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提名,也是他的首部纪录长片。这套由网飞(Netflix)出品的纪录片讲述他如何透过访问和自身家庭保存的文档,调查哥哥 1992 年遭年轻白人枪杀的案件。福特检视他当年还是个小女孩时的记忆,电影纪录了个人、家庭和政治中的伤痛交织。影片内容虽与性小众议题无关,但它揭露了同样值得关注的种族歧视和司法不公议题。(推荐阅读:眼泪是爱的代价!奥斯卡热门电影动人告白:爱是接受你自己

《泥沼》(Mudbound)


女同志 Rachel Morrison 成为首名入围最佳摄影的女性

另外,两名女同志也凭电影《泥沼》(Mudbound)创下历史,Rachel Morrison 为首名入围最佳摄影的女性,与 Virgil Williams 合写剧本的编导 Dee Rees 则是首位入围最佳改编剧本的非裔美籍女性。Morrison 与太太刚于 2015 年迎来了他们的儿子,Rees 则与作家 Sarah M. Broom 蜜运中。Rees 说她 2011 年的处女作《贱民》(Pariah)映照她自身以同性恋黑人女生身份成长的经历。《泥沼》改编自希拉蕊.乔登(Hillary Jordan)的同名小说的作品,同样由网飞(Netflix)出品,题材也聚焦种族议题,《泥沼》则是取材自二次大战前后,受限于种族阶级的两个美国南方家庭。


Dee Rees/Photo by Buckner/Deadline/REX/Shutterstock (7946172bt)

编辑遗珠之选《心跳无限次》

另外,曾入围十强的美国动画短片《心跳无限次》(In a heartbeat)也刻划了同志情,虽未能入选最后名单,但已感动了无数心灵。

在芸芸各届奥斯卡奖项之中,从 1940 年只有低调隐约同志角色的《蝴蝶梦》(Rebecca),到近年有鲜明立体性小众角色的《丹麦女孩》(The Danish Girl)、《续命枭雄》(Dallas Buyers Club)和《月亮喜欢蓝》(Moonlight),性小众社群在电影敍事方面得到奖项的青睐走了很长的路,今年更可说是发出耀眼的光芒,也证明观众和评审希望看到能容纳更多元声音的奥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