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eorge Hong 着眼音乐与性别,从歌曲〈小镇男孩〉看到电影《BPM》,看艺术如何掀起文化及性别革命。

You leave in the morning with everything you own in a little black case
Alone on a platform, the wind and the rain on a sad and lonely face

你清晨带着所有家当的小型黑色行李箱离开
难过且孤独的独自在风雨交加的月台上等车

英国 Synth-pop(电音流行)团体《Bronski Beat》在 1984 年推出的单曲《Smalltown Boy》,歌词的第一段就让这个团体与歌曲受到不少瞩目,也带动英国当地更正视同志的文化与权益。

男主唱 Jimmy Somerville 用他那独特嗓音唱出在那个年代里不被家里、社会所认同的男同性恋者独自一人打包行李从家乡逃离的故事。这首歌其实是半自传式的,他因自身是男同性恋离开家乡苏格兰,到伦敦发展,而与 Steve Bronski 与 Larry Steinbachek 一起组成了《Bronski Beat》。

音乐录影带里,主唱 Jimmy Somerville 饰演男主角,因性倾向导致被恐同攻击,最后被警察带回那个他一直想逃离的原生家庭,最后在家庭挹注下他随着 run away, turn away⋯⋯的歌词搭火车前往那个可能更适合自己生存的终站。(推荐阅读:【性别选书】《盐的代价》:同志故事该有更多版本

1984 年起,欧洲各国开始下修男男性行为合意年龄到 16 岁,不过英国未跟上此一风潮,在这首单曲推出之后,除带动英国当地更为正视同志文化与权益外,也从英伦乐坛推向欧洲、乃至于整个西方文化圈里,就像原唱 Jimmy Somerville 事后所回忆的:“在音乐、政治、艺术、时尚,以及创意的参与下,整体性文化的演化就像个巨大的炮弹般点燃起整个伦敦。”,进而带动让同时期的 The Pet Shop Boys 等其他同志文化音乐逐渐让世人正视。

“把 1980 年代的年轻男同性恋者因性倾向所受到的异样眼光给完美诠释。”BBC 替这首歌下的注解。

翻唱版本众多,英国的创作女歌手 Dido 也在 BBC 上翻唱的版本令人印象深刻

还有美国女歌手 Tori Amos 翻唱的版本亦让人惊艳

BPM 重新致意版

“我才不会得爱滋病,我又不是同性恋。”

在三十余年后,在第 70 届坎城影展获得评审团大奖的法国电影《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BPM》不论在预告里或是电影中的人们于舞池里狂欢时,都完美地融入了 Arnaud Rebotini 替这部电影重新混音的《Smalltown Boy》,这部电影主题在 1990 年代,那时 HIV/AIDS 肆虐北美、欧洲,限于医学科学发展仍未找到致病确切因素、有效药物治疗策略,或者是现在仍在找寻的疫苗。(推荐阅读:同性婚姻通过,爱滋人数激增?五个常见的爱滋谣言破解

在那个不论是政府、药厂、科研,乃至一般民众,都处在资讯不全的焦虑里的年代,民间只好自己成立倡议团体 AIDS Coalition to Unleash Power, ACT UP,先于 1987 年纽约成立,后于 1989 年于巴黎成立分部。这个组织与政府或药厂进行斡旋、抗争,更要面对世人因为感染者多数是男男间性行为而让男同性恋者与 HIV/AIDS 产生连结的异样眼光。就像电影一开始说的:

当你进入这个团体里,不论如何,要有被视为是感染者的准备。

选择这首歌绝非巧合,配乐的 Arnaud Rebotini 在接受访谈时表示:“导演 Robin Campillo 要求我混音《Smalltown Boy》,以向 Bronski Beat 的主唱 Jimmy Sommerville 致敬,Jimmy Sommerville 曾是 Act Up-Paris 的第一批志工之一。”

30 年过去了,Jimmy Sommerville 也不再是青少年,他曾在这首歌推出满 30 年的 2014 年重新演绎这首歌,在这个版本里,少了 1980 年代那时的稚嫩与无邪,却多了点真正受过伤后茁壮的沧桑,不停唱着 run away, turn away, run away, turn away....

 ​ 

Mother will never understand why you had to leave
But the answers you seek will never be found at home
The love that you need will never be found at home
母亲将永不能理解为何你必须要离开
但你所找寻的解答将永不能在家乡找到
你所需要的爱情将永不能在家乡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