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写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男人就该修水电?女人就该服务周到?社会上约定俗成的男女分工,其实就是种性别歧视。

    约定俗成的男女分工,是变相的性别歧视。我不期望男人天生有修水电的巧手兰心,所以也别期待女人自带为奴为婢的预设机能。

天冷,苏州买的铜制汤婆子终于派上用场。利亚在巴黎时老是说欠一个长腿帅哥暖脚,我回去就多订了一个汤婆子快递给她。店家提供免费刻字服务,我请求刻上“法兰西先生”。

虽然整天取笑利亚心灵空虚,但她的自理能力确实比我强,路由器、电箱、门锁⋯⋯没有任何水电木工状况可以难得倒身经百战的她。她淡然应对我的夸赞:“一个人住久了,什么不会啊。”

回到澳门寒流来袭,我忍不住同时打开了电暖炉和电热水炉。洗澡洗到一半,突然跳电,才想起电力一下子负荷不来,摸黑去找电箱,看着它像看着满是线路的计时炸弹一样,完全投降。只好叫电工上来解燃眉之急,把烧掉坏掉不像样的电箱换了一个模样。

第二天我去报了家居水电维修课程,利亚报了红十字会急救课程,蚊子插嘴:“你们留点事情给男人做好不好?”利亚瞪了他一眼:“你家的光管是谁帮忙换的还记得吗?”(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歧视女性的,从不只有男人


图片|来源

约定俗成的男女分工,是变相的性别歧视。凭什么男生就不用念家政,女生就不能学水电?

P 先生来我家小住那阵子,厨房的水龙头疯狂漏水,抽水马桶水声大作,冷气机、电视和音响也怪怪的,整间房子联合起来要反我,为我们本来就紧张的关系火上加油。P 离开的时候说,嗯,我应该帮忙修理的,抱歉我并没有。

蚊子也从来没帮过忙。他们俩都是心思细密的聪明人,只用嘴巴说说。某个男人也曾在一团糟的日子一走了之,留下我在寒冬中独自修好了煤气炉、热水炉和洗衣机,也没什么,仅仅触电一次死不去。教训很直接,没信心就找专业的——我不期望男人天生有修水电的巧手兰心,所以也别期待女人自带为奴为婢的预设机能。(推荐阅读:性别歧视存不存在? Google 搜寻引擎告诉你

有了钱和自己的房子,女人就是自己的女王、管家、保安、杂工、厨子,魔鬼全在细节。电箱修好后,我完全放弃了油压式电暖炉,有环保耐用的汤婆子,就算在冬日寒风中没人帮忙暖被子,独眠也成了悠然自得的赏心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