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娘晴晴的深切自白,变性的生命历程有很多困难,当社会大众遇见像自己一样的伪娘时,期待能同理且尊重地喊声“小姐”就够。

文|晴晴

伪娘以女性的身份活现于人前,当然期望别人当自己是一位女生。在各种的场合都希望别人称呼自己为小姐。一句小姐的称呼已经足够每位伪娘乐透半天。

晴晴的经验中,很多的时间都非常礼貌地称呼晴晴为小姐。当然亦会有一些不愉快的经验,例如:晴晴在酒吧遇上了查牌,Madam 面对着身份证上的男生与面前图文不乎的女生,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叫了一声曾先生。同样经验也在餐厅时,不识趣的店员问:“先生,几多位”。 很多已经进入变性过程的姊妹都分享,银行等公营机构都以“尊重”为理由及按本子办事而称呼我们为“先生”,闹出了一场“先生贵性”的闹剧。天阿~你称呼我作“先生”,表面好像是尊重,其实是对我们每一位伪娘姊妹的侮辱。(推荐阅读:马来西亚变性者告白:“他们逼我在牢房脱光让人嘲笑”

当然理解到公营机构因为法律或法定等等理由不能称呼我们为小姐,但也可不可以不称呼我们作先生。


你称呼我作“先生”,表面好像是尊重,其实是侮辱

是否完全不可行?晴晴在一次捐血的经验中,护士没有称呼我为先生或小姐,只是单单称呼我的名字。其实,我有姓有名,名字本身也是让别人来称呼我。先生或是小姐在这刻真的不是最重要。既然是如此,可不可以一个大家都感到舒服的方式去处理面前的尴尬。

当然,晴晴作为伪娘,如果是无关痛痒,可不可以称呼一句小姐。就当是一个美丽的谎言也好。除了是对伪娘的一份肯定,也可以令大家避免面前的尴尬。其实,一句小姐的要求过份吗?(推荐阅读:拥抱每一种破茧而出!美国妈妈写给变性小孩的一封信


其实,一句小姐的要求过份吗?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跨性别

 

“跨性别(tansgender)”为概括性术语,多用于指称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与出生时生理性征不同的族群,还可能包括不完全归属于传统上的男性或女性的人(性别酷儿者/非二元者,例子有双性别者、泛性别者、流性人、无性别者),跨性别者可能有变性与易装等行动,企图融入其认同的性别族群。但若仅为异装者,却不包含跨性别的性别认同,则很少包含在跨性别的定义中。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中,将这样的族群称谓除病化,从原先的“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fy Disorder, GID),更名为“性别认同不安”(Gender Dysphoria, GD)。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伪娘(伪女)

男の娘

指的是有女性化的外表特质、但生理上完全是男性的人物。用以指称像女生的男孩子、女装男子。在 cosplay 中也指穿着女装的男性。日文 ACG 界以“男の娘”来对应伪娘。在 ACG 文化中,伪娘明确认知自己为男性;而在现实使用中,亦常泛指易装者或变装者(Cross Dress),有逐渐出现与跨性别一词混用情形,加上跨性别一词本身的模糊特性,也出现了以伪娘自称的性别认同不安者(Gender Dyspho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