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人生叉路,尝试跳脱社会的制约,倾听自己的心,为自己负起责任,才能在人生路上找到你渴望的自由。

文|孙彬盛

出社会也一阵子了,最近跟同年龄层朋友聊天的时候发现,大家的人生慢慢地走到一个交叉点上,界定这个交叉点的并不是职位的高低或收入的多寡,而是这个人是否具备跳脱“制约”的勇气。

一个人生被制约的人,对未来的思考通常是线性的,对于未来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想法,整个人生进入“auto run”的模式,这种人最典型的状况,就是埋头认真工作/念书,但鲜少抬起头来看看自己的人生是不是需要调整。一旦生涯面临重大抉择,也都是跟随大众/社会价值观而做决定。

举个例子来说,一些工作遇到瓶颈的朋友,很自然地分化出两个种类,第一类觉得自己应该去考公职,第二类的人会打算去国外念个 MBA(或 whatever 任何一个国外硕士),彷佛这两件事情有什么特殊的魔法,能够解决他们人生的问题。但吊诡的是,他们通常没有去计算这两个选项的机会成本,也没有去思考录取公职/MBA 后,该如何去达成自己未来的远程目标。(推荐阅读:【古里奥专栏】你没被录取,因为连你都不清楚自己的求职动机

听起来很荒谬,但这种戏码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这跟聪明才智或努不努力无关,当你人生的选项被制约到只剩下“我该去考公职还是继续升学”的时候,这件事自然而然地就会发生。


  图片|来源

类似的制约在各个年龄层都会出现,拿升学来说,成绩越好的学生,生涯的选项反而越少,成绩最好的一类学生会被期待去考财金或法律系,二类会去电机或资工系,三类更惨只剩医学系可以选。这些人毕业之后就去做相关的工作,一做就是几十年,没有人会去关心他们是不是真的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常觉得医生大概是这个社会上最聪明但也最不快乐的一群人,很多人只是因为成绩好就莫名其妙念了医学系,医学系的确是适合聪明人念,但不代表所有成绩最好的学生都该去念医学系,这完全是两码子事。

从资源配置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制约简直就是一大灾难,当社会期待最聪明的人都挤去做特定领域的工作,我们不知道会损失多少其他领域的天才,如果爱因斯坦跑去念医学院,他大概也能成为一位出色的医学研究者,但他一辈子都达不了他在物理学上的成就高度。一个人可以因为聪明才智而成为出色的工作者,但若没有天赋与热情的加成,很难真正从优秀(good)走向卓越(great)。

制约是社会价值观底下的产物,某种程度上我觉得它像极了电影骇客任务中的母体(matrix),它让大部份的人活在梦境之中,诱导人们交出生命的主导权,过着被支配的人生。如果没有足够的洞察力与勇气跳脱被制约的命运,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引力卷入社会价值观的漩涡之中,在生理上是活着,但在精神层面上从未为自己真正活过。(推荐阅读:【职场笔记】竭尽所能,去对得起你的年轻

我不是鼓励所有人都应该离经叛道去做一些违反社会常理的决定,但大家在做任何决定之前,应该先停下来思考:“这是我真实的想法,还是制约下的产物?”

跳脱制约需要练习,以下介绍三种方式给大家参考:

(1)先承认这世上到处充满了制约

要破除梦境,首先要先认知到你正在做梦,要跳脱制约,你必须先意识到你正处于一个充满制约的世界。当你认识到这一点,才有可能用更超脱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人生。

(2)多想想其他的可能性

以提高收入这件事情来说,很多人的重心都会摆在工作上,去思考“我该怎么增加薪水?”或是“我该换到哪间公司?”

但增加工作收入仅是其中一种选择,如果你有车的话可以考虑下班开 Uber,有空房可以租出去做 Airbnb,如果你本身是专业人士,你可以去考一些可供出租的证照赚取租金(例:不动产经纪人执照),或是假日到你朋友开的早餐店打工(随便举例)。

简而言之,如果你的目的只是纯粹为了增加收入,那你起码有上百种方式可以选择,遇到问题多思考其他可能性,是跳脱制约的不二法门。


图片|来源

(3)把自己置入一个充满机会/资讯的环境

上面那个做法是鼓励你挖掘更多可能性,但如果你根本没听过 Uber 或 Airbnb ,那你压根儿想不到这个增加收入的方式。

You never know things you don’t know.

所以,如何取得别人的情报/经验就显得很重要,我自己觉得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去多认识这些跳脱制约的人,可以透过社群媒体或是线下的聚会,多跟一些有趣的人聊聊他们的人生故事,刺激一下自己的大脑,有时候会恍然大悟:“喔~~原来还有这招啊!!”

结论:当我们为自己负起责任,才能获得自由

“人生,只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就是我们有一天都会死。”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好是 2016 年的 2 月,当时我刚满 25 岁不久,2 年后重新看这篇文章,有许多感触。我一直觉得,人生并没有所谓的成功方程式,适合别人的人生攻略,不见得适用在你身上,当你做的每个生涯决定,都被社会价值观制约到只剩几个选项的时候,那种人生真的是你要的吗?

从现在开始,请学习去摆脱“社会价值观”的引力惯性,静下心来,给自己一点时间去思考“我想成为怎样的人”,拿回生命的主控权,当你为自己的生涯抉择负起全然的责任,才有机会获得自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