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圣罗兰与皮埃尔,这场爱注定与悲伤共生,就算又痛又苦,也甘之如饴。

爱一个天才是浪漫的,爱一个天才是辛苦的,爱一个天才是寂寞的,爱一个天才是病态的,这点 Pierre Bergé 比谁也明白。


图片来源:​《L'amour fou》纪录片海报

爱 Yves Saint Laurent (后作圣罗兰)的 50 年,好像爬山,这山头攀过一座,仍有一座。圣罗兰脾性如自然气候,随时要刮风雪崩,Pierre Bergé (后作皮埃尔)是耐心旅人,无声陪伴,他打从心里爱这山,所以不愿意走,即使这样的爱,几乎让他看不见自己。

或许从一开始,皮埃尔就知道这不会是场快乐的关系,不快乐,他心甘情愿。

天才早慧,圣罗兰的起点在 Dior。谁也没错过他的才气纵横,21 岁那年,一件灰色蝴蝶结及膝小洋装,把他推上首席设计师位置,隔年,皮埃尔与圣罗兰在晚宴相遇,被娇宠的时尚金童,遇上谦逊的贵气商人,气味相投地走到一起。

恋爱正好,精神疾病却压垮天才,圣罗兰接到 Dior 辞退信,觉得自己被抛弃,孓然一身,歇斯底里。唯有皮埃尔鼓励他自立门户,打造 YSL 品牌,走出自己的时代。圣罗兰做设计,皮埃尔做商业管理,这双爱侣,以生猛挑逗的时装设计,解放了女性身体,颠覆了时尚语言,燃起星火燎原的时装革命。

1966 年,圣罗兰打造第一件女性西装 Le Smoking,不是女性穿上西装,而是女性赋予西装新的身体,开启雌雄同体的想像。圣罗兰给了女性装扮的权利,透过时装改造,女性获得前所未有的力量,卷动第二波女性主义的跃起;而皮埃尔赋予了圣罗兰狂傲的翅膀,让他的灵魂永远无惧坠落,成了他稳健的核心。

皮埃尔是他的爱人,是他的商业夥伴,也是他的心理医生,为了让圣罗兰方便移动,皮埃尔甚至考了飞行员执照。皮埃尔爱圣罗兰的方式,像爱一座山,山一直在那里,我能选择我要怎么爱他。(推荐阅读:【关系日记】王尔德与美少年波西,心是用来碎的

没有皮埃尔,就没有圣罗兰,反之亦然。爱过了你,总之我的人生是不同了,可能是更好,也可能是更坏。

有人问过圣罗兰一生的愿望,回答很简单,“快乐,和一张双人床。” 圣罗兰终究不甘寂寞,他要与皮埃尔的双人床,也不能只爱他一人。时尚界流传床边轶事,圣罗兰与 Karl Lagerfeld 的情人厮混,导致圣罗兰与老佛爷的永久决裂。

最后,皮埃尔与圣罗兰走到关系的分手,皮埃尔搬到不远地方,依然惦记圣罗兰。“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但是从未分开。”皮埃尔接受访谈时的发言很有意思,更是他的身体力行。晚年的圣罗兰,越发把自己活成狂躁老人,酗酒、嗜毒、放纵过活、病情加重,所有人都散了,只有皮埃尔还在。每回秀场谢幕,皮埃尔都搀扶圣罗兰上台,接受全场掌声,深深鞠躬,这是他们一起共有的黄金时代。

2008 年,圣罗兰因脑癌逝世,皮埃尔是他的葬礼主持,哭到泣不成声,“我永远记得你的第一个系列和谢幕时眼中的泪光。许多年过去了,时间过得这么快,分离虽是必然,但爱永不停歇。”

从少年爱成老头,圣罗兰曾经背叛他,但圣罗兰也只有他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Embed from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