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岁的职场女人,可以这样活。从韩剧《Misty 迷雾》的女主角高惠兰故事思考,属于三字头职场女性的人生哲学!

《我可能不会爱你》程又青对着手机安排一场场女鞋特卖会;《太阳的后裔》姜暮烟统筹他乡异国的震灾救援;日剧《法医女王》三橙美琴挑战医界性别界线,让石原里美美出新高度;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米琪失婚之后摇身一变,在单口相声舞台上大放异彩。

她们年华正好,朝气蓬勃,站在职涯的起跑点上,将要出发,将要绽放。

没有人问,十年后的她们会坐在什么位子上?职场拼搏和结婚生子如何平衡?她们能够领导众人吗?人们如何看待行业里的女性佼佼者?

她们快乐吗?依然对自己充满信心吗?

韩剧《Misty 迷雾》的女主角高惠兰,也许正是这些问题的答案。


图片|来源

职场熟女:悬崖边的职涯,我绝不认输

“活到这个年纪,我有好几次站在悬崖峭壁边,无法继续前进也无法后退的情况。我从未在那种情况下,选择逃跑或回避,一定是正面突破。结果不是我毁灭、就是你毁灭,而我从未输过。”

三十五岁的高惠兰,连续五年拿下媒体人大奖,知名电视台当家的一线主播。“高惠兰的九点新闻”就是公正客观的新闻象征。然而背过舞台,镁光灯之外,奖杯还没捂热,年轻的后辈已来踢馆,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部门里的男同事意有所指,暗示她拿了奖就该安分退场。

三十五岁的高惠兰,妆容无懈可击,身段窈窕优雅,穿搭干练不失风韵。于是女同事嘲讽她,人到中年还要保持身材就是婚姻不幸福。男同事一言不合,立刻拍桌说她的一切成就都是靠睡出来的。

三十五岁的职场女性,多难。站得越高,敌人越多。专业和名望换来的不是崇拜,而是更深的敌意。职场上比不过,就攻击私生活;工作做得再好,上司情愿捧个更年轻的。反正,萤幕上的女人,观众只看个热闹,不够专业,颜值来凑。(推荐阅读:【厌女症】女强人与宠爱自己有什么问题?无所不在的厌女陷阱

高惠兰偏不让人称心如意。后辈来踢馆,她现场直播就着对方做的报导仔细追问,政策、前例、国际局势,她比谁都明白。上司要她让出九点新闻,即使母亲在病床上只剩一口气,她仍拚命找到大牌受访者,反问上司“要我的专访,还是要换主播?”导播临时插一则不重要的新闻捧新人,她敢在开播前十分钟冲出播报台,要新人还是要我?失去了她就掉下来的 6% 收视率,她能一晚追回来。

高惠兰不给自己留后路,三十五岁的职场女人,没有输的余地。

我的光芒,不是为了让你爱,而是我真的很帅

高惠兰在职场上的霸道和野心,甚至不惜用到跟踪偷拍的手段,随着剧情推展一览无遗。但这样的高惠兰仍然是迷人的,因为她努力攀爬到权力顶峰同时,心中仍有媒体人的信仰。

“(新闻伦理)是原则和信仰的问题,原则和信仰,无论自己是什么立场都不会改变,请您不要把我们当作先批评再说,而是不停地质疑质问,毕竟舆论和政权都以为人民服务为原则”

回应着决定自己能不能成为青瓦台发言人的新任宣传长官,高惠兰没有犹豫地捍卫媒体人的价值。身旁的丈夫姜太旻欣赏地看着她,唇边忍不住流露激赏的微笑。眼前的女子仍然如同十年前那个初出茅庐的年轻记者,为了真相和正义义无反顾:“我要让他们记得高惠兰这三个字,高惠兰不是他们怎么说就会照着写的基层记者。他们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好,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回答我的问题。”

十年前与十年后,姜太旻都为了这份坚持和初心动容;而十年前与十年后,高惠兰都无暇去接他的眼光,因为她正不屈地对抗面前的至高权力。她的耀眼光芒,不是为了吸引哪个高富帅,而是人们朝着理想全力以赴的时候,自然焕发的美丽。至于爱情呢,有空再说吧。(推荐阅读:《我这样告诉我女儿》:身为女强人,你不需要有罪恶感


图片|来源


图片|来源

总有那么些人,生来不是为爱情而活。高惠兰想起初恋情人时,记住的是肢体交缠的热辣情欲;嫁给现在的丈夫时,直言无讳地说只需要对方的家世和身份。从跑现场的小记者,到坐镇播报台的主播,年少的她,有初生之犊的果敢,年长的她,有从容应对的优雅。美丽的丰姿,是不断自我超越时顺带积累的奖赏。毕竟要挑战的难关那样多、要胜过的人一个比一个优秀,在升级打怪的人生旅途,如果有人不巧被她打动了心,抱歉了,那真的只是顺便而已,她本来、就是、这么帅。

《Misty  迷雾》开播六集,宣传时主打知名女主播意外卷入杀人案,在律师丈夫为她辩护的过程中,重新体会爱情的真谛。故事设定里,高惠兰势必要去爱的,然而即使没有认真爱过一场的高惠兰,人生也已经足够亮眼了。

我想记得,女人能够这样活

从程又青、姜暮烟,到三橙美琴、米琪,那些曾经让我们激赏过、认同过的职场女性,十年之后,她们去了哪里?她们也许成为高惠兰,在职业生命的巅峰承受流言蜚语、应对险恶攻击。她们也许成为那些半路夭折的女同事,愤愤地看着别人爬得越来越高。她们也许在职场起步几年,像剧里那位沈不住气的后辈,心急着前人怎么还不让路,毕竟在这女人要吃青春饭的时代,她的花期也开不了几季了。

在一个性别尚未平权的社会里,爬上去的、爬不上去的、等着上去的女人,都是输家。

我想我们要记得高惠兰的阴暗与冷漠,因为那背后是女人到中年无路可退的决绝。我们也要记得,中年女人可以这样活,不介意婚姻破裂、不在乎是否生子,在职场上不必担负情绪劳动,该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推荐阅读:表达脆弱并不可耻!纽时女总编的解雇告白

如果女性主义教会了我什么,那就是我可以选择活成高惠兰:除了自己,没人能成为我的典范。如果要问女性主义对这个社会有什么意义,那该是让我们下一代的女性,不需要活成高惠兰。

但愿有一天,三十五岁的职场女性,不必站在悬崖边,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们芳华正茂,意气风发,相信自己正处在职业生涯里,最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