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的作者微・弋,带着一年的感慨与学习回来了。新的一年,让我们试着对世界更和善一些。

我回来了。似乎从没有离开着。社群网站,总是连结着才觉得并未与世界断节。看着新的,未知的,标签跟新闻;心里的焦虑不安以及惶恐跟不上节奏或他人成功的速度等等深层的情绪地震总安静地在脑子里搬演着。“这不可能健康呀。”这样的行为,我想着,我们如何自我对待的种种方式,十之有八是无意识地毁灭。何必?我们何必?这样惶恐的花上几个小时几分之几的人生吸收他人筛选过的快乐跟假象,用以喂养自身的怨怼及不快?

似乎浓缩过的人生在一路变动的萤幕转换之下快转着。喜怒哀乐,速食般暴力地喂养进眼脑心身;我们,默默地吞食、静静地胀大。虚胖。吃了几个小时的他人,迷乱了自己。萤幕移开,看见的只剩空虚,而非实质存在世界的自己。

躁郁

正面能量女王,我常被这样赞美着。但过去这两年,正面能量底下是现实生活暧暧暗灰的深切混浊。那些不太明亮的颜色在光辉彩度透高的正面能量强光中隐约透露着。不多,但时不时的它总是会滴个几滴,溢在表面上形成明显的污秽。可它不脏呀,我辩驳着。这样的色彩才能堪称真实。真实?不常是美丽的,但我们太习惯修饰了。美肌可以把你秀一秀,APP 能够让妳成网红⋯⋯逐渐的,没改过修过美化过的任何样子,都挺脏的。

真实逐渐被假象取代,经过变动、算计思考的影像形象幻象,成为现代自我存在于虚拟世界的第一要件。我是谁?端看我的硬软体配备如何。而真实世界里的我到底是怎样的质感,哪样的材质、气味,还有脸上的斑痘、个性的瑕疵⋯⋯我们又何须在意,何必担心?说到底,该问的是,有谁在意,又如何担心?(推荐阅读:没有非做不可的决心,别走这条路!到纽约当演员追梦攻略

角色

演绎着某个长期遭受深层身心伤害的角色确实也不好受。我看世界的眼光偏的更边,偏得更灰。常常满见于世美好的自然事物人景,被我冷眼吸收咀嚼,抽离的我站于生命环绕的中心一语不发,缓慢无趣的将反刍的美丽黏腻,湿稠的呕吐出来;残存的尸体残骸摊在一地,颜色早已被我体内吸干。

那样不停将外在世界的生命能量往体内消化而消灭的身内是如何强大的、多彩的?我冰冷的皮肤永远无法理解,更遑论非我的浩大世界。一直到剧中最后一刻血流满面的倒在泥中,我才大松一口气看见世界的美好。那短短的三口气,我活着了。这个角色,三十多年的光阴之中,总算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见其本质,理会美好。


电影《最后一日》侧拍

是爱呀。

不过交错的人性自私跟无可避免的习惯自我毁灭硬生生将你我生命中可能的许多美好剥削到一丝不挂的地步。当旁无退路又独自一身之时,自己往心里抓到的第一个浮木,便可能会是接下来整个人生的基调。我的明美,我美丽的角色,抓到的,是深层的悲伤,以及对外界的全然拒绝。于是乎,她冷冷沈沈的一路活至三十后,因缘际会的开关被挑起,生命的缺口开始震动,能量随着黑暗一同往外喷洒。她以为,世界有可能的美好其实是绝对的灭绝。故事的开始,是她的结局起头。

写的东西好硬呀。大概是太久没写中文。每天早上我写三张满满的白纸,纯英文。一种像是把脑子里混乱的杂讯拿去丢垃圾车,哗啦哗啦地倾倒出来,没有过滤。这样的过程我走了三个月。字美多了,人稳多了。时不时的确片场要发飙一下,不然呢?拍低预算的 Drama 我们还期待什么温暖的同学会吗?林微弋一直反正都是好凶的嘛。(推荐阅读:不一样又怎样?让你的异类劣势成为你发光的点

我不怕被人家说凶。我只怕作品不好。什么东西出错了、不合逻辑、不能被我理解的当下,我想到的第一个反应是‘这样观众看得懂吗?’‘这样不连戏喔。’‘这没办法剪吧?’但我们就这样ㄍㄧㄥ过来了。我有一种刚从夏令营毕业的感觉。很青春,很ㄍㄧㄥ 。也深刻的觉得自己老了,没办法再这样跟年轻人耗了,这种把生命当赌注去消耗得潇洒,在阳明山头跟瑞芳血泊中,跟着角色跟杀青一起死去。我部分的生命能量将跟着这部电影一辈子,那是我再也拿不回来的自己了。

可我知道,我应该再善良一点,再耐心一点,再善解人意一点。台湾人的“NICE”是我一直以来学不会的一种技艺。使得我棱棱角角,绝不圆融。对不起,承受我的强硬的你们,碰撞之下的强大的爱支撑着我过于直接的诚实跟刺痛。这碰撞常让人流血,我自己也总是受伤。何必呢?你问。这我每天也问着自己,期望自己 be kind, and then be kinder。我继续走着,继续希望自己进步着。我遇到跟我一样凶的人会先觉得“干嘛那么凶呀?”然后觉到遇到对手的爽感缓缓溢出来。因为作品,只会因为这样更好。

好啦,狗年希望,一样,Be Kind, Work Hard, and Never Give Up. 只是这年会加码:Be KindER。

写的东西还是好硬呀,一点轻松浅白的东西都没有。我的屁股也因为硬是坐在床上打字这件不符合人体工学的事情在半个小时之前就麻了。已经凌晨三点半了,而我只不过是要跟大家说:新年快乐,我回来了。

这种其实是祝贺的本意的东西。才第一句就被社群网站症候群的极度焦躁淹没了。果然的确是不健康的东西,称它为必要之恶吧。像是每天会跟自己说不要再吃三人份的早餐了,可是依然会默默购买葱抓饼加蛋,萝卜糕跟鲔鱼蛋饼这种两个农夫早餐份量的组合。成瘾了。那就要想尽办法在煎熬跟煎熬之间找到快乐。

这样其实是一种很好的活着。

谢谢你们美好的满满一年的能量。谢谢曾经的善良,帮忙,关爱,以及支持。谢谢贵人们,艺术家们深深启发了我,感动我,让我持续觉得做一个艺术家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谢谢失败,谢谢做不好事情的我受到的责备、忠告、劝导以及背弃。让我得以感受到不掩藏的诚实,以及逼迫做好下一步的力量。

我其实很好,我只是活的越来越真实了。谢谢你,亲爱的你们。我回来了,会有更多的话说,更多勇气说自己想说的话。

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我的狗,咚咚。有点傻气,今年也就 13 岁了。既然是狗年,附上一张凌乱但真实的我的爱。希望大家,狗年跟狗一样旺旺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