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你与原生家庭的关系!试着理解父母也曾是受过伤的孩子,过去不被爱的感受,成就他的价值观与教育方式。唯有离开受害者心态,才会发现彼此都渴望爱也值得被爱。

那天,受邀至纯青基金会演讲“疗愈自己,也疗愈心中的父母”这个主题,整个过程,都觉得我用自己的生命在说话。

我走过一段时期,怪天怪地怪父母,那股很深的怨恨和失落,让我屏蔽了父母曾经为我做的一切,而我即使获得许多,仍处在受害者的位置,气愤为什么自己的内在小孩曾被深深地伤害和遗弃。但那股遗弃感,在我生命里发生非常多次,多到我必须让自己很强壮,觉得自己不需要任何人来帮忙我,因为我无法忍受任何人的拒绝或弃之不理,那只会再次翻动我小时候无助害怕的情绪。

过了多年的自我探索,无意间拾起一行禅师的“和好,疗愈你的内在小孩”,我一个晚上就看完也跟着哭了一地,因为在那一刻,我终于体会到,为什么我会被这样对待,那股家族传承的创伤,是如何传承到我曾经幼小的心灵里,让我感觉被全世界遗弃。(推荐阅读:受暴不婚妈告白:原生家庭没教我的爱,成了我一生的课题


图片|来源

父亲来自穷困的家庭,他很努力地白手起家养育我们,然而在他生命里,更经验过多次忽略和遗弃的感受,很多事情他都自己搞定,因为他深信家中没有资源供应他,有时候他还必须在极困难的情形下,供应小时候的家庭。而这份苦,转到我们小家庭里,也让他深信,儿女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去成就自己,不应该依靠父母。

记得我高中时,家里住得偏远,我搭火车回家时,需要家人接送,但父亲拒绝了,我提着行李,环顾熟悉的四周,心里又受伤又气愤,盘算着要等一小时甚至根本不知何时会到的客运回家,还是花两百块搭计程车?这份被拒绝后无助又断裂的感受,多次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处于愤怒的受害者位置,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我,却又依赖他人的恐怖脾气里。

多年的自我探索与自我疗愈后,我才懂得,我一直在等父亲懂我,也一直期待他最终能懂我心里的孤单和被遗弃的恐惧,取而代之我不得不赶快长大避免自己被遗弃。(推荐阅读:对话原生家庭:一面抱怨父母,一面保护父母的孩子

而当我深陷在自己的痛苦中时,我看不见他人的好,更看不见他人的苦。但当我愿意承认自己的伤心,陪自己落了一夜的眼泪,我拿起书看到一段正念的文字描述,让自己在当下去感受这画面:

“吸气,看见爸爸五岁的样子;
呼气,看见爸爸五岁的样子。”

眼泪又再一次溃堤,我才懂得,没被爱够的感受会一代代相传,被忽略的断裂感也是。

我才感受到自己也有能力感受父亲心底深层的孤单,以及从未被疗愈却又一直累加上去的情感断裂,我才有能力从受害者的角色里出来,拥抱受伤的自己,也疗愈心中那总是有距离又冷漠的父亲,并看清自己的意念和想像,是如何被愤怒的情绪戕害,遮蔽我的双眼和感知,去看见他的付出。

接着我才懂得,我心底的孤单,也承袭自父亲的,或者家族的,如何破除这份孤单,只有我愿意承认对关系的失望和断裂,以及愿意疗愈自己也疗愈关系的意愿,如此,我才能看见彼此身上的爱,也才能承接家族的爱,而非只有伤痛。(推荐阅读:亲密关系里的逃避感情型:他一直在等的,其实是原生家庭肯定

时到今日,我们都长大了,有能力赚钱也有本事养活自己,但终究某些情绪记忆会逼得我们退回小时候的无助。例如,哪个朋友不再与你联系、另一半的疏远或无法见面让你感觉被抛弃,那份年幼的恐惧依旧会像浪潮般袭来。

可是亲爱的,请你稳住自己。我们并不属于任何人,而任何人也不属于我们的,充其量我们可以拥有的,是跟人的连结,而在人与人之间我们获得亲密也拥有独立,我们不会被遗弃,只有自己可以遗弃自己。我们可能会经验连结的断裂,但他不等于遗弃,在断裂的连结中,我们要靠近受伤的感受,疗愈自己,依旧,我们要学会与自己紧密相连,依旧,我们要懂得父母在我们心中的影响性,疗愈我们心中对他们的愤怒和怨恨。

当你逐渐消融怨恨,带自己离开受害的角色,你才能看见,你和你身边的人,都值得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