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想,这样做到底好不好。

 

毕竟一个男人来介绍一个女性向的重要类型小说,有点怪;不过,一个以女性为中心的资讯平台网站却没有这方面的专业介绍,也非常奇怪。

 

无论如何,基于好东西应该和更多人分享,我还是硬着头皮上阵了。

 

向第一次见面的朋友作个自我介绍:我看了二十几年的美国罗曼史小说,作了十几年的罗曼史翻译,创作并出版过九本言情小说,硕士论文写的也是美国罗曼史研究,不管论文写得好不好,那篇论文是全世界极少数针对美国当代通俗罗曼史作的文本研究先驱。

 

我热爱罗曼史小说,也希望让更多朋友瞭解这个很美好、很浪漫,也遭受很多误解的女性向类型小说。

 

根据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注一)对罗曼史小说下的定义,通俗罗曼史是“以主角间的感情发展为主轴,结局圆满的爱情小说”。

 

乍看之下,美国的罗曼史小说和中文的言情小说应该是同一种东西,都是以爱情为主题的类型小说,但因为中西文化背景和文学传统的差异,大体而言所呈现的方式还是不太一样。

 

中文的言情小说比较抒情,重视人物的情感刻画和气氛的描写,这和中国文学的诗歌抒情传统有点关系。

 

英美的罗曼史小说继承的是中古世纪吟游诗人的骑士文学传统,更强调事件剧情和特定主题的呈现,所以在美国通俗罗曼史的故事中,剧情的架构和张力会比中文言情小说更为突显。

 

因此,这两者的读者群有重叠但并不一样。因为篇幅、描写方式和题材选择,翻译小说的读者对罗曼史的接受度,常常反而比一般看中文言情创作的读者更高。

 

近代美国通俗罗曼史的分水岭,通常会以一九七二年凯瑟琳·渥迪威斯的《意外的情人》出版开始起算。从那之后,原本就很受欢迎的罗曼史市场更加蓬勃,销售数据长年占据美国小说市场三分之一以上,内容更是广泛多变,从传统的小品爱情、历史、西部拓荒、悬疑、情色,到近年大受欢迎的奇幻题材,和其他文类元素的混搭在罗曼史中早就是一种不变的变动,因为读者群广泛、优秀的创作者众多、制度也健全,所以美国的罗曼史创作范围与自由度非常多元,每年浪漫时代杂志(注二)和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举办的年会活动都吸引了非常多人的参与。

 

通俗罗曼史在美国早期被认为是家庭主妇的色情读物,在三百多页中不到十页的床戏场面,比例可能比一部好莱坞电影的床戏还少,却一直被拿出来大作文章。一直到今天,这样的声音还是没有少过,市占率最高、销售量最大的通俗罗曼史一直被视为是类型小说中的贱民。

 

来,请跟我大声说一次:这、是、歧、视。

 

个别的作品难免有高下,但把一整个文类踩在脚下,不分青红皂白一概而论,就像有人一看到讨厌的榴槤,就说那种东西完全没有营养一样……呃,好像哪里怪怪的吧?不喜欢是一回事,但没有营养?没有价值?可惜的是,甚至有许多自诩为女权主义者的批评家也跟着这样的“社会共识”,挞伐这个由女性作者为女性读者写作的类型小说。

 

一九九二年,由纽约时报畅销罗曼史作家珍·安·克兰兹号召多位罗曼史作者和相关学者共同写作,由宾州大学出版了学术论文集《危险男人与大胆女人》,重新定义美国当代的通俗罗曼史小说,宣示通俗罗曼史是“属于女性的文类”,主要“由女性创作者写给女性读者”的类型小说,是“颂扬女性获得力量的作品”,这样的主张和论述大胆地挑衅了一直高高在上的殿堂文学研究者(和同属通俗文学的其他类型小说),也彻底反转了这二十年来罗曼史研究的方向。

 

到今天,罗曼史有越来越多有才华的创作者投入,许多罗曼史作者在各自的专业领域成就也相当卓越,包括剧作家、记者、律师,甚至大学教授,为这个“颂扬女性获得力量的类型小说”带来更多的活力与刺激。

 

罗曼史在台湾曾经红极一时。在二十多年前,当时的版权观念还不盛行,罗曼史小说出版最颠峰的时期,一星期会有二十几本翻译罗曼史上市。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有阵子疯狂到每本都买……

 

那是个美好又混乱的年代,台湾读者可以接触到许多名家和名作:茱蒂·狄弗洛、乔安娜·林赛、茱丽·嘉伍德、诺拉·罗伯特、茱迪·麦娜、珍·安·克兰兹、琳达·霍华,有时候同一本书甚至会有两间出版社以不同的书名同时出版上市。尽管翻译品质不一、内容时常大幅删改(有些书甚至连作者名字都换了)、包装粗劣、行销匮乏,但那无疑是美国翻译罗曼史在台湾出版市场的黄金岁月。

 

随着六一二大限(注三)的到来,翻译罗曼史的成本大幅提高,加上阅读市场生态的改变,出版社纷纷退出翻译罗曼史的市场,转向中文言情创作的出版。曾几何时,台湾的翻译罗曼史只剩下少数出版社一月一书,奄奄一息的状态。

 

不过,罗曼史的读者从来没有离开,今年上半年城邦集团下的春光出版社重新出版了由我翻译,茱丽·嘉伍德的经典作品《新娘》和《国王的奖赏》,依旧登上了苹果日报的销售前十名,而且以极快的速度售罄再刷。

 

我相信,真爱不死,喜欢浪漫的读者永远存在,这个市场只是需要更积极的经营和多一点的分享,希望透过这个专栏定期的分享,能让更多老读者回想起曾经的美好阅读体验,也让新的朋友认识更多优秀的作者和作品。

 

往后,这个专栏将每个月依类型、作者、作品等不同方式,向大家介绍美国通俗罗曼史的发展与现况,以及台湾出版市场的最新罗曼史书讯,下个月将从席卷美国罗曼史市场十多年的奇幻风潮开始介绍,请多多指教。

 

 

本月推荐作品:

 

《吻了五个世纪》,茱蒂·狄弗洛,向慕华译,春天出版

 

这本书在二十年前曾由希代出版社出版,以《吻了五个世纪》开始,台湾的出版市场正式进入美国翻译罗曼史的黄金年代。春天出版社于去年重新翻译出版,和原本的节译本不同,这次出版的是全译本,喜欢这本绝版经典的读者千万别再错过了。
《吻了五个世纪》以一名缺乏自信的二十世纪女性被未婚夫抛弃,向上帝祈祷金甲武士拯救,却真的遇到穿越时空而来的中古骑士作为故事开端。原本互看不顺眼的两人在寻找改变男主角悲惨命运的旅程中互生情愫,一开始看似拯救者的男主角却成了女主角拯救的对象。这个穿越时空的故事改变了当年男强女弱的罗曼史公式传统,无论在美国或台湾都是非常受到欢迎的经典作品。

 

《新娘》,茱丽·嘉伍德,唐亚东译,春光出版

 

美国罗曼史天后茱丽·嘉伍德的经典苏格兰高地罗曼史。当年曾由林白出版社出版,当年都有删改过部分内容。春光出版社于今年一月重新翻译出版,和《吻了五个世纪》一样,都是全译本。
《新娘》描述一名英格兰淑女被迫与野蛮的苏格兰高地领主联姻。女主角在远离家园的苏格兰城堡中,努力适应新的文化和环境,并瞭解那个传闻中杀死自己前妻的丈夫。茱丽·嘉伍德轻快幽默的笔调,混合了灰姑娘和蓝胡子的童话传统,这部“嘉伍德经典”甜美中带有一丝的悬疑,很适合配一杯热巧克力,作为辛苦工作一天后的睡前读物。

 

《国王的奖赏》,茱丽·嘉伍德,唐亚东译,春光出版

 

同样是茱丽·嘉伍德的作品,是她比较少见的中世纪英格兰背景故事。这本也是春光在今年出版的完整新译本。当年曾经有林白出版社和希代出版社出版的版本(希代版本书名为《难言的,总是藏得最深的》),但两个旧版都是删译本,内容并不完整。
《国王的奖赏》的背景是征服者威廉的时代,男女主角分别是英国贵族之女和法国男爵,虽然是敌对的双方,但嘉伍德的故事绝对不会让读者带着心痛结束故事。国仇家恨的设定在故事中只是一道必须努力跨越的阻碍,往事已矣,美好而光明的未来,才是爱情中的双方必须共同努力的目标。

 

 


 

注一: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Romance Writer of America)在1981年成立,是美国罗曼史作者的专业非营利组织。每年夏天举办的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年会针对当年度的出版作品颁发美国罗曼史最高荣誉RITA奖,并针对尚未作正式商业出版的新人作品颁发金心奖。RWA年会参与者以罗曼史专业人士为主,包括出版社、编辑、经纪人、专业作者和计画投入罗曼史写作的新作者。

 

注二:浪漫时代杂志(Romantic Times)是一九七○年代成立的美国专业罗曼史书评杂志,是美国最权威的罗曼史杂志,从一九八二年开始,每年春天都会举办浪漫时代爱书者大会,内容包括专业演讲、作者签书会、化妆舞会和猛男秀表演。浪漫时代爱书者大会参与者和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年会的性质不同,主要以罗曼史读者为对象。

 

注三:“六一二大限”是指台湾政府当年为了落实着作权法,规定在1992年6月10日前未获得正式授权之翻译出版品,于1994年6月12日以后不得再行贩售。

 

相关网站:WRN西洋罗曼史读书会 http://www.wrn.tw/

首图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