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即将到来,除了返乡车票难抢,许多已婚妇女更纷纷抢除夕与初一排班,你想过为什么吗?让性别观察告诉你。

近期看到新闻,“已婚妇女狂抢春节排班 他问:要留先生一人过年?”除夕与初一成了已婚妇女抢排班的黄金时段,潜讯息明显——过年时节,做个工作者,比做个媳妇容易。工作起码有劳动上限,媳妇可是全年无休。

网友现身说法,

“你家没分,别人家可分得清楚!一堆长辈不会叫女婿做事的但叫媳妇做事,使唤媳妇倒是蛮顺口的。”

“除夕初一上班,不用洗碗,不用看婆婆、大姑、小姑脸色。”

“上班比应付老公的爸妈亲戚轻松呀。”

“有人家庭传统的,年夜饭都媳妇在煮,旁人吃得笑呵呵。”

人人都懂媳妇苦,嫁进夫家,成了夫家的人,要扛的责很多,春节更是情感与家务劳动的高峰,要以和为贵,有苦往心里吞。已婚妇女心里纠结,只想在初二回家,好好做个女儿。

明明是团圆的一天,回家的心情居然感觉这么远。

过年,可以是极好的传统翻转时刻

IKEA 为春节拍摄的广告《大过年 小改变》,挨了很多骂,同时也很精准地体现了媳妇困境。(推荐阅读:我是觉醒女性也是媳妇:让矛盾好好打个架吧!

画面里,媳妇与婆婆的互动入镜。媳妇切菜、拿锅铲、战战兢兢求教婆婆意见,婆婆一旁指点、努努嘴巴示意,最后拿过锅子洗,“锅子趁热才好洗”。或许婆婆是好意,想让媳妇休息先端菜上桌,但也有观者看了觉得不寒而栗,质疑这是民国几年的广告。

有人留言,这就是台湾家庭的现况,只是残酷的被搬上桌而已;有人问,下厨的经常是女人,缺席的男性角色都去了哪,在外看电视吗?有人酸溜溜地说,现在才没有这种乖巧听话的媳妇。


图片来源:影片截图

一个留言,一种表态,台湾家庭确实不是铁板一块,里头有百态万千。

有的家庭,婆媳互动不见得体现僵化的权力关系,也有媳妇霸气,一人乐下厨,觉得厨房就像自己的舒适圈;

有的家庭,下厨房的不是婆媳,也有先生的积极现身与各司其职的角色分配,甚或邀请小朋友洗菜备料,参与生产流程;

有的家庭,索性谁也不必劳动了,集体外出用餐,或是订年菜回家团圆,省下备菜心思,更有心情关怀家人。

关于过年,我听过许多例子,一个年节,其实有很多种过法,更可以是很好的传统翻转与重塑时刻。家之所以为家,正是因为人活生生地在里头,有权提出自己的感受,有权反思规则是否不合时宜了,共创更让人舒服的家庭传统。

家之所以为家,不该是因为规范,而该是因为里头活着的人。

于是比起咎责,比起无奈,比起愤怒,我们要认真去想,家庭里的什么原因,把已婚妇女往外推,让她宁可选择春节排班,也不愿意回家?而家庭能够一起做什么,让每个人回家的距离都变得更近?(推荐给你:【性别观察】我是媳妇也是女儿,今年能不能初一回娘家?

这年头,物理距离因为交通便利缩短了,更该努力的却是心的距离。

情绪劳动谁买单?终于被看见价值的职场环境

我提出一种可能,已婚妇女之所以选择春节加班,除了是为逃避“高压”的家庭环境,也可能是因为同样是劳动,职场环境的劳动,辛苦得有“价值”,至少有奖金可拿——她看得见自己的付出,换来的是什么。

美国社会学家 Arlie Hochschild 在 1979 年,以美国达美航空空服员的劳动经验为基本,提出“情绪劳动”(emotional labor)概念,强调心力付出也是劳动,更是一种耗损,却没有相应的衡量机制。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情绪劳动/情绪劳务

emotional Labor

美国社会学家 Arlie Hochschild 比较了空服员(特别是女性空服员)和男性的讨债收费员的情绪劳动工作,发现女性空服员被训练透过外貌、微笑与同理心,让乘客满意服务;而男性讨债收费员则必须以胁迫姿态与面子工夫,来完成工作目标。情绪劳务概念,其实可以更广泛地应用在分析社会诸多的社会现象。

参考资料:性别教育小词库

Arlie Hochschild 的模型以工作为例,但家庭里尤是,爱的劳动难以度量,又反覆被加诸道德高度,春节这日,媳妇的照顾范畴从家庭扩及家族,媳妇难为,其中还有亲戚角力得照顾,比的是手腕,还有谁付出的时间心血多。

【性别观察】月薪娇妻,家务工作这么累为何没钱拿? 一篇里,我们曾以日剧《月薪娇妻》为题,探究家务劳动本质,并介绍女性主义者曾提出的“家务劳动工资”概念,同时不忘附上凯茜·维克斯 (Kathi Weeks)的挑战——“家务有给”是否可能固化并扩大社会性别的劳动分工?

无论如何,我想在“家务有给”或“家务有价”之前,我们能做更多的,其实是肯认劳动者(无论是媳妇或是婆婆,或是其他人)的付出,给予其应有的掌声,给予其应备的援手,给予其应得的关怀,而不是把家庭角色的分派或僵化的性别预设,通通视为理所当然。

已婚妇女抢春节排班,可以是无声的抗议,也可以是前卫的翻转。职场也有另一种团圆,这群在家庭里找不到价值的女人,在职场里终于看见了自己,终于被肯定了价值。(同场加映:【性别观察】单亲母亲,没有婆家也回不去娘家

这么一想,突然觉得,今年春节,我们能做的还有好多好多。

【同场阅读推荐】《谁替亚当斯密做晚饭》

经济学家说,经济学是一门关于自利的科学,人人按照自私欲望行动。

可是,这份自私的自由,却是女性的禁忌。女性被分配到的工作是照料他人,不是追求自己最大的利益。所以当女人不想担负照顾责任,比起男人,她更容易被指称为自私。

经济学若是关于自利的科学,那么,女性的位置在哪里,女性有权追求自利吗?女人长久以来,烧饭做菜洗碗洗衣,支援男人专心致志从事自利经济,如果主妇们都罢工了,这个向来不算入女人的经济体制,还能运行吗?

——女人迷编辑 婉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