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职奶爸陈廷宇,透过婚前邀请伴侣到自家短居数月,彼此能更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懂得双方难处!


当一个男人向妳求婚时,妳一定要提出一个要求,就是他要来妳家跟妳的爸妈住一到两个月。(摄影:叶信菉)

适婚女性在面对亲朋好友对婚姻大事关心的询问时,常常会听到她们回答:“没有遇到对的人。”,这个“对的人”,指的不是“谈恋爱的欧巴”,而是“可以共筑家庭共同生孩子”的对象。因为“很难遇到对的人”,所以女性结婚年龄不断后退,结婚率下降,生育率雪崩,明年开始台湾的死亡率正式超过生育率,“少子化”终于成为最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了。

“找到对的人”,是一件这么重要的事,关系个人幸福国家前途,那么,什么样的人是对的人呢?

现代的女生为了帮助家庭经济,以及实现个人理想等等因素,结婚后多半需要继续在职场打拼,所以,面对结婚问题,与其找一个英俊的“欧巴”,更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能够体谅、分担家事及育儿压力的“好男人”。

现在,“专业家庭主夫”陈廷宇,就要用自己的经验告诉大家,如何找到一个能够在家庭生活里共同奋斗的好男人。

Q:你回家带孩子之后,对女人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我以前就对“男女平等”很认同,可是我回家带孩子以后,现在更敬佩女人,更爱我老婆了。我每天在生活里会遇到很多女人,我听了好多好多女人的故事,她们每个人以前都是家里的心肝宝贝,嫁到人家家后,却被迫去孝顺只认识了一、两年,甚至没见过几次面的公公婆婆,说实话,连她们的老公都没这么孝顺了!生长在台湾的女人很可怜,有这么多的困境:小孩的教养、夫妻的生活、家庭的经济,还必须去照顾另一个家庭,最重要的是,她们没有选择权,唯一能选择的只有不婚、不生了!(推荐阅读:单亲奶爸告白:他们说我很鲁,但我很幸福


台湾女人很可怜,要生要教,还要去照顾另一个家庭,若先生对家庭的认知只有贡献经济的话,那么她们会非常辛苦。(陈廷宇提供)

Q:女人要如何找到一个好男人?

我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我教过好几个人,结果还算成功。这个方法就是:当一个男人向妳求婚时,妳一定要提出一个要求,要求他要来妳家跟妳的爸妈住一到两个月。

用过这个方法的女生,后来都跟我说,她们的老公变了,变得体贴了。

只要去女生家跟她的父母一起住上几个月,这个男人一定会变。因为男人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和社会化的过程里,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们,什么叫做“嫁到别人家”,“嫁”这个字,就是一个女人到家里来,所以他们从来不曾想像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境,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推荐阅读:全职奶爸陈廷宇:一手带大女儿,拉着婴儿车跑马拉松

“嫁”过去,就是不一样,因为他们就是对方的爸妈,就不是你的爸妈。让男人去老婆的娘家住看看,他才会知道,“嫁”的感觉是什么,什么叫做“寄人篱下”。

只有他有同理心,知道老婆的处境,老婆结婚后心情的转变是什么的时候,他才会知道老婆的困难。

Q: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训练好老公”的方法的?

我在结婚之初,有一段时间新房在整修,就和老婆在我岳父家住了快两个月。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震撼教育。我的岳父是一个很和气也很有教养的人(前农委会主委陈武雄),他对我客客气气的,可是,我还是会知道我是住在别人的家里,坐都是正襟危坐,讲话也要先思考一下。

以前谈恋爱、甚至结婚,我可能看我老婆就是一个勤劳工作的人,可是,住到她娘家去,我看到她也是父母的心肝宝贝。有时候她下班回来,说她很累就直接回房间睡觉,把我一个人扔在客厅,和她父亲一起看电视。我一开始很生气,觉得妳怎么都不招呼我,这样我很尴尬啊,可是我后来想想,这不就是嫁人的感觉?男方觉得女方融入婆家,配合婆家是应该的?

何况,我那时候不过是短期住一、二个月,所以还可以尽量忍耐,女人嫁进一个家庭可是一辈子,她要冒很大的风险。


老婆也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下班很累也会想直接回房休息,要互相体谅。(陈廷宇提供)

Q:会不会担心自己待在家里变成“黄脸公”?

很多人都这样问我(笑)。男性朋友可以聊的夜店话题,我都没办法聊了,也没办法在外面呆到很晚,不过我还是有兴趣(剧场),也持续在路跑。

我也想过要不要再生一个孩子,不过,孩子是缘分,勉强不来。等到女儿小学毕业,我也年近半百了,到那个时候我想要为自己活。我的岳父退休后就在佛堂讲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可以去作自己喜欢的事情。(推荐阅读:两性都要挺身而进!职场妈妈与超级奶爸的性别困境


家庭主夫拖地洗碗晒衣服哄小孩买菜煮饭,日复一日,不过,我并不后悔自己变成“黄脸公”。(陈廷宇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