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你要个甜心老爹,还是靠自己的努力,架构属于你的思想与人生?

我才不要复制一个男人的知识库,我让世界重塑我的世界观。

W 和她的乌克兰丈夫刚好回到马赛,约我和利亚喝咖啡。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喝了热巧克力,利亚却不懂见好就收,知道 W 的丈夫是金融才俊,喝完咖啡吃了甜点,还要补一杯香槟。

因为她有百分百把握,乌克兰男人会埋单。

对于男人付账这件事,她在澳门很少估计错误,到了欧洲却常常失灵。刚下飞机那天,我独自去博物馆逛了六小时,她说有点感冒留在旅馆睡,却突然打电话来叫我去一个船上酒吧会合:“这是此生唯一和法国帅哥勾搭的机会。”

我说了一千次不想去,但房卡在她手上,又怕她凌晨一人有状况,就坐了一小时火车去找她。到了酒吧,人群和乐队已散,只有葡萄牙大叔带着刚上大学的儿子,和她眉目传情。


图片|来源

我晚饭都还没吃,于是点了 Croque Monsieur,葡萄牙大叔要了芝士拼盘,利亚看完餐牌嚷着要试“巴黎酥胸”(Paris-Breast)。我真想翻白眼翻到天花板,明明是布雷斯特泡芙(Paris-Brest)啊大姐,她已对大叔开启调情模式,宇宙里再无任何外力可阻止她。

我本来对那个在英国念戏剧的小儿子没啥兴趣,但他袋里居然有王尔德的《不可儿戏》,也就聊了下去。利亚本应有灿烂一夜,偏偏有我和小儿子当电灯泡,结果大叔建议各付各的。利亚最介意抠门的男人。

利亚不缺男人,缺的是宠她和包养她的人,眼见 W 和金融才俊闪婚,自怜自悯一发不可收拾。我大老远逃到地球另一面,就是为了在平安夜心安理得,她却跟我聊一整夜男人。

“这里多好啊,只缺个有钱大叔打点一切,带我见识世界。”人在异地,她根本不是我平日认识的利亚,自由性爱不再是享受,而是降魔伏妖的技能。“能花自己钱来旅游,应该自豪啊。我才不要复制一个男人的知识库,我让世界重塑我的世界观。”(推荐阅读:【性别观察】Sugar Daddy 的摩登情爱:有钱可以买到爱吗?

我苦口婆心循循善诱,讲到我的心和法式田螺都冷掉了,利亚点头说好。过了十二时,利亚举起法国红酒和我碰杯:“祝圣诞愿望成真,明天找到一个甜心老爹!”我差点儿没吐出一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