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innie 从事幼儿教育,从新加坡回台湾而教,舍去体制限制,是为了教育的初衷与回馈生育自己的这片土地。

我回来了,这么说也不太对,正确地来说,我已经回来台湾 1 年又 10 天了,然后回到台湾的幼教职场,6 个月又 11 天,这是一段不太容易的日子,于是,我在这里消失了一阵子,回台湾的前半段,我在努力找回在这片土地生活的节奏,接着,我开始试着重新融入台湾的幼教职场,虽然带着台湾经验出走,再带着新加坡经验重新回来,但是很快的,那些曾经的抱负理想,一下子就被现场的现实给磨掉了,发现自己在新加坡的一切,回来就像是被重新归零一样,得要把自己“倒掉”再重来!

而那些以为自己早已经了解的台湾幼教环境,终究还是会被这两年多的断层给一一的遗忘,得要重新的“认识”、“接受”跟改变,之前新加坡的校长说:“有的时候,没经验的老师比有经验的老师好教。”那时候不太懂,可是慢慢地,好像开始可以理解了,因为新老师就像是一张白纸,你给他什么材料、颜色,他们可以很快的成为你要的样子,但是有经验的老师,有的时候,已经有一定的剪裁跟设计,虽然还是有改变的空间,但是不大,默默的,我也觉得自己进到了一个要说服自己,倒掉经验才能够融入环境的阶段了,尤其是,知道不行,但还是忍不住地想要“比较”的心态,搞得自己很累,有的时候,会有一种,哪里都不属于的感觉⋯⋯


图片|来源

以前,在新加坡的时候,总能够有一种,知道自己是谁的清楚定位,我是“台湾老师”我带着台湾经验而来,我为自己的专业而骄傲,我有能力给,而我想给的,也被接受,也被肯定;现在,回来之后,我常常会跟人家说:“我之前在新加坡工作,刚回来不久!”久了,常会有点恍惚的想,自己到底属于哪里呢?虽然是台湾老师,可以在台湾的体制或者认知里面,好像总还是有点格格不入的。(推荐阅读:台湾老师出走新加坡:在这里,幼儿教育是值得被尊重的专业

台湾习惯用考试去认定一个老师,所以当我是本科系读了 7 年,有幼保科高中教师证的老师时,还是许多人眼中的不够专业,因为不是师范体系毕业,因为少一张幼教教师证,这是在新加坡不可能出现的状况,只要是本科系的老师,就是有专业能力的老师,学历,或许会成为你加薪的条件,但从不会有人因此质疑你身为老师的能力,毕竟,一位老师的能力,很多都是透过考试考不出来的能力吧⋯⋯

回来当幼教老师的日子,我曾不只一次的质疑自己,我还适合当老师吗?也曾经在过程中责怪自己,当初嚷嚷着回台湾绝对不当幼教老师的,为什么最后还是在众多的工作机会里面选择了当幼教老师呢?

不过这些,很快地就在和孩子相处的日日里面找到了答案,因为孩子的世界是那样的单纯,在被孩子需要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这是其它工作很难取代的成就感,有的时候,你是给予的角色,但是很多的时候,孩子给你的更多,那些真心的爱,还有单纯的笑容,甚至是每一个崇拜的眼神,都提醒着我当初想要做一名幼教老师的初衷;前同事转行做了其它工作之后,她对我说:“我终于了解,为什么大家说,教孩子真的单纯多了!”


图片|来源

我在萤幕前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没有真的离开过这个行业,但是我也真心的觉得,这个行业是比较单纯的,因为你面对的对象,是孩子,虽然很多时候,还是会被家长搞得为之气结,但是孩子,很快就可以安抚你的心。 我爱这个行业,我爱这座小小的岛屿,但是我同时爱着另一个小岛,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有两个灵魂,不知道哪一个状态才是最好的。(推荐阅读:台湾教育缺的不是优秀的孩子,而是优秀的老师

即使已经回来这么久了,偶尔有人要我再回去新加坡当老师,我还是会觉得有点动摇,但是,我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做了决定就不要轻易回头了,想起有一个朋友对我说过,哪里都是家,不要比较就好!这里有这里苦,那里有那里的苦,回忆都是甜的,但是进入生活,那些辛苦的,都还是会回到日常里面的! 我想是的,所以⋯⋯good bye and hello! 新的一年,期待自己与频频回顾的自己告别,大步的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