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刻板亲职想像!专访全职奶爸陈廷宇,能成为分担育儿重担的一员,照顾妻子与女儿就是他一生的幸福!


推着婴儿车路跑的是他─全职奶爸陈廷宇,女儿出生后,他便奶瓶尿布地一手把兔宝拉拔大,每天在家打扫育儿当“黄脸公”,让妻子在外打拚无后顾之忧。(陈廷宇提供)

只剩下一周,2017 年就结束了,今年到 11 月为止,新生儿的数量仅有 17 万 7 千人。2016 年,是台湾最后一年有 20 万个婴儿,从明年开始,死亡率正式超过出生率,2025 年,台湾将进入“超高龄社会”,每五个台湾人中就有一个老人。届时经济动能趋弱、纳税人口减少、需要照顾的老人大增,现在做的一切制度设计——无论是《劳基法》修改、还是年金改革,在青年人口雪崩式下跌下,不久的将来都要崩盘!

“少子化”,是台湾当前最重大的危机。台湾女生“用肚子投票”——反对票!牺牲作母亲的机会灭绝了这个让她们孤伶伶陷入育儿困境的社会。

每个台湾女孩儿都知道,一旦成为母亲,她就必须家庭事业两头烧—如果她还有其他的梦想的话,在这条路上她只能背着孩子颠簸独行,什么育儿津贴、育儿箱,相对于漫长的一生不过等于是一个路人的笑容而已。(推荐阅读:两性都要挺身而进!职场妈妈与超级奶爸的性别困境

谁能减少女孩们的忧愁?

唯有让家庭的另一个重要成员——爸爸,具体的分担育儿压力,才能减少女性对育儿生活的畏惧。就在台湾走向人口负成长的前夕,我们要介绍一位“专业家庭主夫”,为了妻子的幸福,辞职回家带孩子。这个以作妻子后盾为荣的男人,他将要告诉我们,他的家庭主夫生活…他的“家管”人生…照顾妻子照顾孩子,就是他这一生的幸福。


孩子是我和太太一起生的,她的出生是我们爱的结晶,照顾妻子、照顾小孩,就是我最大幸福。(陈廷宇提供)

陈廷宇是全职奶爸,从女儿兔宝出生起,就奶瓶尿布地一手把兔宝拉拔大,女儿一岁半开始,他推着婴儿车参加马拉松,跑坏四台婴儿车,成功环岛;他也是专职主夫,每天在家育儿打扫煮饭当“黄脸公”,让妻子在外打拚无后顾之忧。他的生涯选择,不只要承受来自自己家族长辈的压力,连妻子的父亲——前农委会主委陈武雄,都经常担心频频询问:“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在台湾,会在家带孩子的男人,一种是自由工作者,像室内设计师等职业,要不然就是失业在家短暂待业。”陈廷宇说:“可是我和我太太是完全的‘男主内女主外’,我家管、她上班,这就是我们选择的家庭生活。”

陈廷宇喜欢运动,有一副运动员的体格,紧身T恤牛仔裤,额前一片波浪状浏海染成淡淡金色,看起来像是踢欧洲杯的足球员。明星足球员有狂野生活浪漫的罗曼史,不过陈廷宇的生活是这样的:

11 月 13 日,是我的生日,那天早上我醒来躺在床上,想着“今天,我要为自己活一天”。接着,我开车送老婆上班女儿上学,一回到家就发现在飘雨,赶紧收衣服,然后开始整理衣服,接着开始打扫,然后出门买菜,吃中饭后休息一下又做了家事⋯⋯一抬头,四点了!于是出门接女儿放学,煮晚餐,洗碗、洗衣服帮小孩洗澡⋯⋯。

他看着我,苦笑一下:“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哎我的生日就这样过去了。”

这是标准的家庭主妇的生活。

“我 30 岁以前从来没想过我后面的人生会是这样过了。”

“但是我真的感觉到幸福,这些年来陪伴孩子成长,弥补了我的童年。”陈廷宇告诉我,爱妻爱子,也就是爱自己。

其实,我不是一个为爱而生的孩子

“我出生在一个,好像是‘花系列’那样的家庭里。”陈廷宇说:“我的母亲生下我后就过世了,她拚了命把我生下来,只是为了要把我送人⋯⋯所以,我从幼稚园起就了解,我不是一个因为爱而生下的孩子,我只是一个礼物。”

陈廷宇的养父是生父同母异父的哥哥,两人家境贫寒,哥哥牺牲了读书成家的机会,成全弟弟。后来两人合夥开冰店,陈廷宇的生父对哥哥感到愧疚,就想过继一个儿子给哥哥,生了一男三女,生到第五个孩子,才终于又生了一个男孩。可是,陈廷宇的母亲因劳累过度,在他出生的第二天,却在医院过世了。(推荐阅读:《不过就是世界末日》:我的家庭不可爱,但我依然愿意去爱

为了照顾这个好不容易得到的男孩,生父干脆把当年 18 岁的大女儿,也一并过继给大伯,让大姊跟着过去照顾婴儿。


陈廷宇生下来就注定是别人家的孩子,他要叫亲生父亲“叔叔”,“我从幼稚园起就了解,我只是一个礼物。”(摄影:叶信菉)

虽然说是两家人,但是由于一起做生意,等于生活在一起。“很多人都说‘你这样很好啊,每天都可以看见亲生的父亲和兄弟姊妹们’,他们不知道,这样是更痛苦的⋯⋯。”那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了,但是陈廷宇讲起来,还是一脸的仓皇,又成了那个不知所措的小男孩。

“我每天看到自己的哥哥姐姐叫自己的生父‘阿爸’,可是我却只能叫他‘叔叔’⋯⋯。”养父是阴郁的,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个“儿子”,属于面前的这个家庭,尤其是,儿子的生父就在面前!他想爱无法爱、想舍无法舍⋯⋯两个父亲共有一个儿子⋯⋯在一个屋檐下。(推荐阅读:【亲职课】一字爸爸:当亲子关系只剩敬畏,却失去爱

结果是,谁也没有对这个一生下就丧母的孩子,表达一分父亲的关爱。“比如说,天下雨了要带伞,我的养父不会说‘你要记得带伞’,他会说‘你这么笨,你一定会忘记带伞’。”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他考了第一名回家,养父看了一眼,只说了一句:“你作弊喔!

不需要棍棒,言语就可以摧毁一个孩子。“我最难过的是,每次我养父要开始骂我前,总是会先说‘你妈就是因为生你才死了!’⋯⋯。”讲到这一句,陈廷宇的嘴唇抖起来:“我念幼稚园时,就想过要去死。”


现在是神勇奶爸的陈廷宇,童年曾经历一段不开心的过去。(摄影:叶信菉)

是自己害死了妈妈!5、6 岁大的孩子,躲进房间里哭喊,自己从来没有叫出口的,妈妈、妈妈⋯⋯死了就可以和妈妈见面了,小小年纪的他这样想着,从来没有被妈妈照顾过的陈廷宇,最想要的,就是被妈妈爱一天。“我心中的那个孩子,就这样退缩、退缩⋯⋯退缩到阴暗的角落里。”陈廷宇说。

本来,他以为自己会这样自责、孤独地过完一生,没想到,选择为妻子走回家庭却拯救了他!(超级奶爸上集下集训练猪队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