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Nick 写职场经历也谈人生历练。一封来自主管的道歉信让他更加笃定,待人处事,要做自己觉得正确且问心无愧的决定。

前几天晚上,收到了一封远从纽约来的讯息,是我以前在纽约工作时的上司,原以为只是在忙季时捎来的嘘寒问暖,但在简单的问候之后,原来是主管的道歉讯息。

还记得去年我还没调来斯德哥尔摩之前的暑假,来了一个实习生 Matt,他跟在我的身边整整一个多月,所以想当然尔,他在实习结束后的评分,也是由我来草拟。对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实习生来说,由于内部的流动率太高,公司亟欲新血,一般来讲,只要你经历过了重重难关拿到了实习的 offer,只要你在实习期间不要搞砸与客户的关系,或者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你基本上就一定可以得到全职的 offer。(推荐阅读:《高年级实习生》教我们的人生四堂必修课

我在公司待了这么多年,听说唯一一个没有拿到全职 offer 的实习生,是因为他辱骂客户,所以你可以大概了解,拿不到全职 offer 的实习生,真的是非常的罕见。

我对 Matt 其实并没有特别高的要求,就跟对其他的实习生一样,我只希望你尽量能够在能力所及内完成任务、尽量地多提问,然后当然最重要的,不要做一些违反常理或道德的“蠢事情”就好。


图片|来源

几天过后,我发现 Matt 的工作态度,彷佛给人一种“反正我知道你们一定会给我 offer”的感觉。

上班听音乐当然没有问题,只是 Matt 总喜欢在聆听音乐之余,随着节奏大声地哼唱;团队给的工作他也总是一样也没完成就默默地回家,甚至一个问题也没问,等到主管问起,他才询问是否可以给他更多的时间。Matt 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一样,每次工作交付给他就毫无下文;而因为他工作进度的缓慢,我也必须要每隔几小时就停下手边的工作,一直重复地教导他更有效率的工作方式,我也曾经带他外出喝了几杯咖啡,告诉他在客户查帐的地方大声地哼唱是比较不能被接受的行为。

每一次的叮咛,Matt 总是礼貌性地说他 100% 地了解;但一个月过去,Matt 的行为却总是未见改变。

于是在实习结束前的评量报告里,我把我对 Matt 的观察写进去了文章;可是同时,我也知道公司急需用人,所以天人交战了好几个夜晚,最后才下定决心地把报告给递交了出去。

隔天,除了团队的主管,整个部门的最大头都把我找了过去谈话;除了一再重申公司需要新人之外,也不断地告诉我只要 Matt 不要太糟,公司都还是可以训练他,也希望我可以稍微地“修改报告”,让 Matt 的实习过程看起来不要那么糟。(推荐阅读:你为何工作?把工作意义还给自己

当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断然地拒绝了主管的要求;并且一再重申我的报告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撰写,我不能够欺骗我自己的观察。

最后不知道主管采用了那些方式,Matt 还是拿到了全职的 offer;当时我的内心也觉得自己在主管心中的形象全黑了,所以郁郁寡欢了好几个礼拜。

到底要违背自己的良心以取悦主管,还是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做自己内心深处评断为“正确”的事情?

在 Matt 被录取过后的几个夜晚,我的心情真的荡到了谷底。因为修改报告真的只是小事,如果我当时选择让步,或许整件事情就皆大欢喜——公司招到了新人,主管与我继续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Matt 也拿到了工作。但就是因为我的固执,我恐怕已被贴上“不顾公司”利益的标签;或许也因为与主管之间的口角,让自己的形象全毁。

几个月过后,就当我已逐渐忘记这件事情所带给我的冲击,我也早已调到了瑞典时,当时那位希望我修改报告的主管传了封讯息给我,因为他对这件事情感到很抱歉。


图片|来源

原来,Matt 在开始了全职工作之后,变本加厉。上班开始听广播,整天心不在焉,主管说的话也从来听不进去;最后,上一个礼拜,Matt 遗失了一项重要的文件,那份文件载明了公司与客户之间的对话纪录,导致我们必须要重新再次跟客户确认一些重大事情。

目前整个团队正在考虑把 Matt 调离到其他的客户,客户也因为这件事情而极度地不高兴,认为我们公司有失专业。

那位主管的简讯一再地跟我道歉,也希望等我回到纽约时能够与他喝杯咖啡,因为他当时应该要选择相信我,而不是盲目地责备。我把手机放下,内心一阵沸腾,其实就跟我一直在其他的文章中所提到,只要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那就放手去做;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你都能够问心无愧、站得住脚。(推荐阅读:“选择做对的事,并把对的事情做对。”专访瑞德感知科技创办人林筱玫

如果当初我真的依照主管的意思去修改报告,那么今天我收到的简讯,或许是来自团队里头的其他人——质疑为什么我会让 Matt 拿到 offer、质疑我为何没有好好地观察实习生。

时间真的会证明一切,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的决定不违反任何良知,你也觉得自己尽了最大的努力,那么或许结果看起来是不好的,你也毋须改变自己的立场,因为等到时间一久,自然有人会发现你的用心,自然世界会还你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