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九降风》的沈培馨到《接线员》的 Tina,透明少女纪培慧的成长记,在每个角色里蜕变,学会体谅他人难处,自己也长出了新的面貌。

从觉得自己是跟地球人频道没对准的天兵少女,到以《接线员》入围米兰国际影展最佳女主角,纪培慧的内在正经历一场不为人知的地壳变动,耐心等天分和经验交互推挤作用层叠成山峦,就能成为不被轻易撼动的存在。

起初,她的角色多半带点甜美森林系女孩的味道,《危险心灵》的张心如、《九降风》的沈培馨,不食人间烟火,自然也不知人间疾苦。然后,她在《他们在毕业的前一天爆炸》里化身堕落人间的林筱柔,吸毒援交师生恋未婚怀孕,带着满身刺与残屑。林筱柔让她拿下金钟迷你剧集最佳女配角奖,纪培慧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满足只是甜甜地笑了,一步一步,她勇敢走出舒适圈,追求自己的历险。

同温层外的空气  

2011 年,导演卢谨明看见她在《九降风》的演出,找上她饰演电影《接线员》里,到伦敦一所情色按摩院打工的女留学生的 Tina,当时 21 岁的她单枪匹马到英国拍摄前导影片,那是她人生第一次出国工作。2013 年,她和林柏宏杀进《变形金刚 4》海选培训,尽管戏份最终并未播出,仍是难能可贵的好莱坞第一类接触。2014 年,她接下 HBO Asia 原创迷你影集《诡恋》,前往新加坡拍摄一个月,和澳洲剧组工作;过几年继续南向印尼巴淡岛,在 HBO Asia 原创影集《魔人争霸》第二季里饰演白发女魔头。(推荐阅读:《接线员》:听见英伦情色按摩院的欲望之声

把自己丢进讲不同语言、做事习惯方法各异其趣的跨国剧组,对演员来说或许也是种加速催熟的过程。培培聊起几年前二度赴伦敦拍摄《接线员》六个礼拜的收获,“我们拍片的场景很小,将近四十人挤在同一间屋子里面,打灯的打灯,setting 的 setting,其实蛮消耗精神的。我最大的收获是频率的转换要变得更快,因为你跟不同国家的人合作,大家各自有不同的节奏感跟气氛,这么多人从不同地方来,你要找到一个很和谐的中音,让大家可以顺畅的运作。”

角色没想的事,就不能做

国外拍戏,走再远也想找到华人超市买一瓶龟甲万酱油;把花莲剥皮辣椒藏在剧组冰箱,舍不得多分一口给英国工作夥伴吃。这种心情,或许也呼应着《接线员》想探讨的母题,关于异乡人如何在一座城市的缝隙里求生,如何相濡以沫又不得不相忘于江湖。剧中,遭遇金融海啸、求职四处碰壁的 Tina,为了生活到地下情色按摩院做行政柜台兼打杂。自恃知识分子,Tina 一开始小心翼翼与小姐们保持距离,用夹子收她们内衣裤,不和她们吃同一桌菜,无论身体或心理,都贯彻她和“她们”不一样。(推荐阅读:有灵魂的演员!杨谨华:“对自己诚实,演出真实的角色”

然而当按摩院被闯入讨债那晚,自己也被拖下楼差点被强暴的 Tina,却在那一刻毫不犹豫硬起来反击,因为有了想保护的家人。“我们想呈现的是,这群人选择从事这样工作的心态是什么,我觉得人一但被贴上标签,人们会忘记她们也是人,会忘记她们也有情绪、生活压力、伤心和盼望。”从质疑不信任、疑惑动摇到最后彼此拥抱理解,培培将 Tina 的心理转折处理得无比细腻。

这次拍戏也让她抛开了自我,她还记得一场诬陷 Ana 偷钱的戏,“我的脸很认真在狡辩,很狰狞。以前我会有点在意,可能会害怕这个角色不够讨人喜欢,会被讨厌。但那次我就觉得,你在生存的关键时刻,承认偷钱就会被撵走,怎么可能去想这些,如果 Tina 没有在想的事情,我也绝对不可以想。”(推荐阅读:【A GIRL】快乐当异类!裴斗娜:比起做个好女人,我更想做好演员

演员的理想质地

得时时将自己维持某种程度的透明,角色才能显色。培培至今想起《变形金刚 4》演员培训的某个时刻,都还会眼神发亮:“表演老师把三场 Woody Allen 的戏串在一起,我们要想办法挖掘其中的起承转合。最后一次排练的时候,不管是包袱或自我意识,每个人都放下了,很像收音机调频,四个人连在同一条线上,变成透明的,你可以一一认出每个瞬间的情绪,所有丢接球都超级明显。”

这就是演员的觉察吧,如果辨认不出“自我”,就不知道该舍弃什么才能达到所谓透明的境地。即使假装透明任由别人着色,只是更快搞丢原本的自己。培培说演林筱柔时自己还很像果冻,“很容易被塑形,然后也不知道自己是甚么样子,一下子就被晃动,想说我这样是对的吗?可能有一点颜色。会因为别人喜欢什么去改变自己的样貌。”

经过这些年的磨练,培培益发清楚自己真正的质地,“要形容我现在演员的心灵状态,我会说是水玉,一种固体的、透明的水。它有自己固定的形状,但是你可以通过它的透明,看见它想告诉你的东西。”

“演员其实就是导演的一个工具,如何把自己修成这个导演需要的样子,一方面你要认识他,另一方面就是要认识自己。”真实而不虚妄,通透而不执着,是透明系少女对自己的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