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写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有种属于爱情的莫非定律,他注定不会是那个爱你到最后的人。

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情必定会出错,像面包掉下的时候,永远是涂了果酱的那面沾到鞋子。只要有大于零的概率,一段感情要毁掉也是必然会毁掉的,与其悲观克制不敢开始,那不如好好走一趟;

我在苏州某个水乡的临河客栈住了一晚。百年历史的木楼梯吱吱作响,二楼可以看到白墙灰瓦、屋顶走动的野猫,以及小桥流水人家。我泡了热茶,在阳台和寒风中坐看一座古桥。12月是淡季,空气中只有小酒馆飘出驻唱歌手的歌声,以及隔壁情侣一夜温存的嬉闹声。

那个暖气不足的晚上,我甚么都没想通。只知道世界很大,地球除了自转也会公转,犯不着为不爱自己的人一辈子团团转。


图片|来源

话音刚落,我却梦见了 P,带着初相识时的良善嘘寒问暖,他说:“我等一下要去苏联。”P 说任何事情我都不诧异,我只说:“哦,好,玩得开心。”他没有邀请我,我也没问他是否一个人去。

蚊子说,这不是很昭然若揭吗?“他注定不是你生命中的旅伴。P先生是‘墨菲定律’的忠实客户,你是‘墨菲定律’的首席执行官。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何大老远跑去一个极有可能让你失望而回的地方呢?”(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孤独也没关系,只要能发自内心爱一个人,人生就会有救

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情必定会出错,像面包掉下的时候,永远是涂了果酱的那面沾到鞋子。只要有大于零的概率,一段感情要毁掉也是必然会毁掉的,与其悲观克制不敢开始,那不如好好走一趟;如果一个名胜景点注定要让你失望而回,也就好好体验一下它有多糟糕吧。

“我的心灵曾经受了人生的三次震荡,第一次是十九岁游法国巴黎见到艾菲尔铁塔,第二次是丈夫荷西的死,这次是回到故乡,回到这个水乡就常常会流泪,怎么也克制不住。”台湾作家三毛在丧夫后独自旅行了一段长时间,被这个水乡深深感动,人生的伤痛在这里得到一些释放。(推荐阅读:【单身日记】致三毛,我爱你就是最好的时候

我在这个所有人都表示一定会大失所望的小镇,没有寻得三毛那种感动,没有在这里潇洒地放下任何人,但也没有后悔这趟旅程。人生最后悔的,往往不是自己做了甚么,而是自己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我的梦终于解开了,要是连去苏联都不怕了,还怕甚么他带不带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