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百态心事,当我们去爱一个人,用力量去爱,别把一时的脆弱当作爱情。

西蒙波娃在《第二性》中,对女性有过这样的期许:“当有一天,女人能够用她的力量去爱,而不是用她的脆弱去爱;不是自我逃避,而是自我发现;不是自我舍弃,而是自我肯定;到那时候,爱对于她就跟对于男人一样,将成为生命的泉源,而非致命的危险。”

马不停蹄地瞎忙,就是不容许有伤春悲秋的空档。利亚约吃午饭,我见缝插针约在亚婆井的露天咖啡座。

到那边,我后悔极了,整顿饭都在想 P 先生。

“你有听过那首葡萄牙歌谣吗?喝过亚婆井的水,就忘不了澳门。”数月前带 P 逛郑家大屋,平日粗心大意的我,突然问极易口渴的 P:“需要喝水吗?”然后在屋外的亚婆井前地的咖啡座,买了瓶装水给他。他为我的贴心感动不已,我那时的潜意识却难以启齿——只希望他喝过亚婆井的水之后,不会忘了我。(推荐阅读:总是让你痛的,不是爱情!亲密关系的七个思考


图片|来源

当晚我梦见小时候看过的一档儿童节目,沙漠中某个快渴死的迷途旅人,在干涸的荒井旁看到一杯水,指示牌写着,想要源源不绝的水源,就把这杯水倒进荒井里,再为来人留一杯水。旅人随即陷入内心交战,信,还是不信,真是个问题。画外音把道德难题丢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小朋友,如果你是他,会怎样做?广告时间后回来告诉我。”

我相信人性本恶,相信世上充满恶作剧、坏人、恶棍——六岁的我,会把那杯水喝下去。

旅人最后把水倒进荒井,水井便重获生命,不但够他喝饱饮足,还注满羊皮水袋,留一杯给来人再上路。如是者,直至某天某人不信邪,把那杯水喝光,水没有碰到水井,当中的毒素无法消除,水源也无以为继,那个只顾自己的人挂了,也没有所谓的来人了。

西蒙波娃在《第二性》中,对女性有过这样的期许:“当有一天,女人能够用她的力量去爱,而不是用她的脆弱去爱;不是自我逃避,而是自我发现;不是自我舍弃,而是自我肯定;到那时候,爱对于她就跟对于男人一样,将成为生命的泉源,而非致命的危险。”(推荐阅读:【一个人的派对】幸福不是得到“想要”,而是搞清楚“需要”

我方才发现,我从六岁起便过着言不由衷的人生,面对爱情的困境,我哪一次不是毫不犹豫倾尽所有呢?因为那个水井就在我的体内,所有孤注一掷的心的倾倒,都不是浪费,而是在持续激发生命的泉源。很傻很天真,那个该死的儿童节目彻底害了我,也彻底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