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女星嘉芙莲丹露与超过 100 名法国女作家、演员及学者于《世界报》发表公开信,批评 #MeToo 浪潮妨碍“求欢调情的性自由”,可能演变为对男性及情欲的仇恨与猎巫。


嘉芙莲丹露,图片来源:CBSsunday morning片段截图

法国老牌女星嘉芙莲丹露与超过 100 名法国女作家、演员及学者在法国《世界报》(Le Monde)发表公开信,批评近日全球 #MeToo 浪潮妨碍“求欢调情的性自由”,演变为对男性及情欲的仇恨甚至猎巫。公开信随即惹来巨大争议。嘉芙莲丹露星期日(14日)于《解放报》(Libération)再发公开信,表示虽然早前签署公开信批评 #MeToo 运动,但她并非要宽恕性侵行为,并向性侵受害者致敬及道歉。她又强调自己不同意其他联署者在社交媒体发表的个人言论,指扭曲公开信原意。

嘉芙莲丹露星期日于法国《解放报》再发公开信,表示她虽支持早前于《世界报》联署的公开信,但她并非要宽恕性侵行为。“我要向所有可恶行为的受害者致敬,她们可能因《世界报》公开信而受委屈。我向她们,亦只向她们,表示道歉。”(推荐阅读:【性别观察】#METOO 运动过火了吗?女人开始自省,但男人去了哪里

嘉芙莲丹露于《解放报》的信上指,她认为刊于《世界报》公开信原意被其他联署者扭曲。“对,我签了那封联署信,但今日我认为绝对有必要强调,我不同意其他联署者在媒体上的个人言论,那些言论扭曲了公开信文本的原意。”嘉芙莲丹露续说,“在电视上说妳享受强暴,比向所有强暴受害人的脸上吐口水更恶劣。”嘉芙莲丹露指的,是电视主持及前色情女星 Brigitte Lahaie。Lahaie 亦是刊于《世界报》联署信签署人之一,她早前在 CNN 旗下 BFMTV 电视上公开称,女性可以从强暴中获得身体欢愉。

对于有评论质疑她作为女权主义者的立场,嘉芙莲丹露就回应,自己曾于 1971 年与 343 名女性一齐签署由女权主义作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写作的声明,在声明中她公开曾经堕胎的经历,而当时堕胎在法国还是非法的。

嘉芙莲丹露又说,“保守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及各式传统主义者,当你们觉得支持我(签署公开信)是一种有利的策略时,我要向你们说,我不会被你们愚弄。正相反,他们不会得到我的感激或友谊。”

嘉芙莲丹露与超过 100 名法国女作家、演员及学者早前在法国《世界报》发表公开信,批评近日全球 #MeToo 浪潮妨碍“求欢调情的性自由”,认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被性侵经历的做法是过火,甚至演变成猎巫,造成部分不应被谴责的人面对与性侵加害者相同的指责。公开信随即惹来巨大争议,有评论认为,“求欢调情的性自由”与“性侵”、“性骚扰”是两回事。亦有评论认为,英美思潮影响下形成的新式女权主义,带有仇男性质,主导 #MeToo 运动。(推荐阅读:【影片直击】从玛丹娜到妇仇者!康庭瑜:“后女性主义,会不会让女人活得更辛苦?”

公开信指:“强奸是犯罪,但尝试固执或笨拙的调情不是罪(délit),对女人献殷勤(galanterie)亦不等于大男子主义的冒犯。”公开信又指,“纠缠的自由”对性自由而言“不可或缺”,指男性被“简易治罪”,“(被揭发的男性)他们唯一做错的事就是摸一下别人的膝盖,想偷一个吻,在工作晚宴上谈论亲密的事情,或发送带性意味的短讯给一个并没无相同意向的女人”。

早前《世界报》的公开信亦在法国引起关于法国女权主义的讨论,并聚焦于英美思潮对法国女权主义的影响。